“感谢时代赋予我的机会,让我来到这里。我将不断努力,希望有机会为文化与减贫的伟大事业,持久地做一点点自己的工作。”10月13日,站上太湖世界文化论坛第六届年会“文化与减贫:多元主体的实践”分论坛的讲台,丁真珍珠用一段流畅的汉语“点燃”了全场热情。

丁真珍珠

作为四川文旅宣传推广大使、理塘县旅游形象大使,丁真如今开口即是履职邀约——家乡理塘的路修好了、电通了,网络也有了,“希望大家到我的家乡来玩”。

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副主任谭卫平在会上表示,在丁真身上,他看到了新媒体的力量,也看到了理塘对丁真的呵护。在他看来,丁真所代表的形象是可以走向世界的。 “希望丁真好好成长,能够一直红下去,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望。”

谭卫平

丁真和理塘,曾是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和832个贫困县的一员。今年2月,中国宣布消除现有标准下的绝对贫困,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减贫目标,为全球减贫事业发展和人类发展进步作出了重大贡献。

一个共识是,“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站上新起点,推动乡村振兴、迈向共同富裕,政府、企业、个人等多元主体如何协同共进、凝聚合力?探索与实践正在进行。

从“丁真现象”到“丁真效应”

丁真的家乡理塘,是一个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海拔4014米的县城,大部分地区为高寒的牧区草原,2020年2月方才“摘帽”退出贫困县。

理塘县副县长洛绒曲吉坦言,去年11月以前,很多人可能还不太知道理塘。“我们虽然拥有着丰厚的文化、旅游和生态资源,但因为距离偏远,人口稀少和海拔极高,曾经是一个典型的国家级深度贫困县。”他表示,与此同时,尽管当地在探索文旅体农商融合发展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和尝试,但由于理塘传播能力有限,效果也不甚理想。

洛绒曲吉

变化从丁真走红网络开始,用洛绒曲吉的话说,“互联网像一团火点亮了理塘。”他在论坛现场分享到,理塘旅游从2020年底持续走热,搜索量激增600%,甘孜一跃成为年度全国旅游十大热点城市,并且今年持续走高,“所有这些都与丁真不遗余力的推荐有极大关系”。

以理塘与人民文旅携手推出的《丁真的自然笔记》为例,作为一部文旅环保系列短片,其核心目的是展示青藏高原风光,弘扬藏族优秀传统文化,呼吁更多人关心自然、保护生态,该短片接连16次登上微博热搜,累计话题流量达到31亿,关注度空前。

在洛绒曲吉看来,目前,“丁真现象”已转化为“丁真效应”,不仅提高了理塘、甘孜乃至四川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还实实在在为地方文旅事业贡献了一大波流量,为家乡群众增收有着巨大贡献。

随着大量网友慕名前往“寻找丁真”,“丁真效应”不断释放潜能。而从红极一时的“现象”到历久弥新的“效应”,一个引人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让一个互联网时代的优质IP为减贫事业带来可持续的助力?

人民文旅董事长赵亚辉认为,通过“大流量”与“正能量”相结合,优质IP的社会生命力才会是持久的。在他看来,《丁真的自然笔记》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影响力持续破圈,关键就在于“用正向价值打动人,用热点话题吸引人”,传播非遗文化,推广环保理念,最终成为通过大流量扩大文旅正能量传播的时代范本。

赵亚辉

赵亚辉总结,丁真1.0阶段属于“意外走红”,偶发于社媒时代的民间传播;2.0阶段成为“理塘旅游大使”,是根据区域产业特性将内容与产业协同发展的顶层设计;而3.0阶段,人民文旅通过丁真首部个人作品将其个人IP与“攻坚脱贫”“乡村振兴”这个更宏大的社会价值观结合,系统化地再造全新藏地文化符号,从而帮助藏地文旅产业完成了从“网红”到“长红”的蜕变。

从产业振兴到“教育减贫”

“贫穷不是命中注定,贫困并非不可战胜。”截至2020年底,中国如期完成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打赢脱贫攻坚战,创造了中国减贫史乃至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

与此同时,中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依然任重道远。如何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怎样推动乡村振兴?

完美世界CEO萧泓认为,实现新时期的发展目标,不仅要靠政府,也要靠企业、靠所有人共同努力。在他看来,引入更多数字科技,利用“文创化思维”,可以促进地区多元化产业的发展,“尤其是更富发展前景、更加绿色低碳的文化、旅游产业,让乡村文旅产业得到进一步发展,促使文旅产业走出去,实现乡村振兴。”

萧泓

一个例子是,今年6月,完美世界在无锡拈花湾进行了一次文旅游戏化的沉浸式体验:以拈花湾唐风宋韵的实景为依托,结合线上,让景区升级为一个同时存在于虚拟与现实的超大沉浸式空间。萧泓说,做这些的时候,我们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能否利用完美世界的数字化技术应用在需要减贫的地区?通过引进数字技术、挖掘当地自身资源,再利用数字技术赋能,帮助贫困地区发展农产品或者旅游等行业?比如在丁真的家乡理塘,或者其他待发展旅游业的地区?

不仅如此,萧泓表示还可以利用数字技术搭建新的互联网消费平台,促进电子商务在乡村的推行,培育新型的产销供应链和市场主体等,从而实现减贫。

值得注意的是,在推动科技赋能的同时,他特别强调了“教育扶贫”的重要性。“只有物质与精神齐头并进发展,才能真正为他们种下战胜贫困、实现乡村振兴的精神种子,进一步丰富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让他们在共同富裕的路上走得更加稳健。”萧泓表示。

论坛现场,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杜兰则从“推普减贫”“技术减贫”“就业减贫”“教育减贫”和“医疗减贫”五个方向分享了人工智能助力减贫事业的探索与实践。

杜兰

比如,“推普减贫”的背后,是“扶贫先扶智,扶智先通语”的现实需求——通过与教育部、国家语委、原国务院扶贫办合作,打造语言扶贫APP,在云南、广西等地广泛使用,累计帮助超过102万人次学说普通话。

杜兰说, 人工智能具有天然的资源均衡的价值属性,在促进发展的同时,人工智能将持续优化资源配置,促进社会公平,助力共同富裕,“这是我们的一个共同心愿”。

来源:人民文旅

编辑:李净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