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市难言乐观。

6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依据国家电影专资办所公布数据初步计算,2021年电影“端午档”(6月12日—6月14日)票房约4.6278亿元,处于历史低谷。基于十多部影片定档的庞大数量,此前,业内普遍预期今年“端午档”票房有望破10亿元。

从2015年到2019年,电影“端午档”依次为6.05亿元、8.46亿元、7.6亿元、9.12亿元、7.85亿元,总体处于渐进式上升趋势。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国影院停摆。

具体从影片来看,郑恺主演的体育励志片《超越》上映3天拿下8878.3万票房;美国动画片《比得兔2:逃跑计划》上映4天票房7720.31万元;宁浩监制,彭于晏、张艾嘉主演的《热带往事》上映3天票房5235万;包贝尔执导、翻拍自韩国经典影片的《阳光姐妹淘》上映4天票房5399.1万元;日本奇幻爱情故事《你好世界》上映4天票房5205.7万元。并无一部影片票房破亿。

端午档票房低迷,原因是多重的。受疫情影响,广东省影院停摆对全国影市造成重大影响,广东是全国第一大票仓。以“五一档”为例,广东省以2.35亿元总票房居全国省份总票房第一位,占全国总票房的14.10%。

此外,今年“端午档”影片题材均相对小众,未见爆款,也对市场造成冲击。

事实上,“五一档”后,全国影市就陷入片荒,市场低迷,这进一步激化业内固有矛盾。

6月12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中国电影产业高峰论坛”上,博纳影业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于冬“炮轰”猫眼、淘票票高额服务费。他认为,在线售票平台对售出的每张票都收取3~5元手续费是不合理的。他甚至直接拿服务费与专资办费用进行对比,表示,“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说,(服务费)也不能超过国家准则。专资至少被用于影视行业发展,服务费最终去哪里了?”

“大家可以拿出手机看看,昨天端午节前一天的票房7500万,去掉服务费是多少?6700多万,有800万是服务费。”于冬称。

对此,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回应,服务费并非完全归于猫眼所有,也是分了三份,猫眼只取其中一份,其余也会被院线拿去。而猫眼收取的这些费用,还与票补、影城取票机以及公司运营成本息息相关。他还认为,目前电影行业里,院线在热门档期收取的“排片费”更不合理,仅仅春节期间,一部影片付给院线的排片费可能都高达上亿元。王长田同时也是猫眼董事长、实际控制人。

这仅是问题一隅。在6月11日的中国影视资本峰会上,王长田坦承,电影行业出现非常严重“三角债”问题,“院线欠发行公司钱,发行公司欠制作公司钱,制作公司相互欠钱,而且制作公司还欠主创人员的钱”。

种种问题下,电影业恢复期,显得纠结而漫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贺泓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