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天气的转冷,全国各大雪场也陆续“开滑”。

“开板是久别重逢的喜悦。与雪友们一起穿上雪板,一同出发,享受雪板与雪地的摩擦,犹如冲浪在浩瀚云海,整个冬天的激情和快感就此释放。”10月28日,崇礼富龙四季小镇国际度假期2021-2022年雪季正式开滑。热闹的不止是北方,开设在广州市花都区的融创雪世界,亦迎来越来越多的青少年,他们在滑雪教练的指导下,小心地调整着身体平衡,享受着心跳加速带来的愉悦……

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愿景和政策的扶持下,中国滑雪产业变成了一门大生意。作为冬奥来临之前的最后一个雪季,市场运营情况到底如何?冬奥契机之下,冰雪产业又将迎来怎样的蜕变?

20190618071438529

图片来源:融创文旅官网

雪季提前,南方更比北方“热”

初雪的日子里,你最想做什么?

10月16日,一场纷纷扬扬的雪率先落在了长白山国际度假区,也正在当晚,长白山国际度假区开始了吉林省造雪开栓的第一炮。在机器的隆隆声中,一些雾状的白粉从“炮筒”中不断地喷向天空,随后纷纷落下,原本秋日的“五花山”,霎时变成一条银龙翻腾跳跃。

无独有偶,松花湖度假区雪道开放时间也比以往提前10天,“与此同时,我们对度假区造雪能力进行了加强,今年的松花湖雪质更优,体验更爽。”万科冰雪事业部总经理陆慧告诉人民文旅,“这是疫情管控常态化的第三个雪季,前两个雪季运营均在雪季最旺季春节受疫情影响中断,今年不少雪场怕疫情出现缩减经营时长,选择了人工造雪提前开板。”

人未到,声先来。虽然还未正式开板,但早在10月20日,松花湖度假区就开启了“双十一”抢购的活动,刷足了“存在感”。“‘双十一’的活动主要起到了预热的作用,对于热衷于滑雪的雪友来说,也是超值的福利时刻。”陆慧坦言。

对于“冬奥之城”崇礼来说,2021年-2022年的雪季似乎也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万龙23号开滑,富龙28号,太舞也按照计划如期开业……尽管目前正面临着防疫的巨大挑战,仍然有一部分‘雪友’来到雪场开启‘首滑之旅’。”富龙控股总裁助理、文旅公司总经理张力涛表示。

今年以来,富龙也做了很多调整,张力涛介绍,“其中最突出的两大动作:一是将原来7万平方米的滑雪公园扩充到17万平方米;二是新建了一条1.5公里长的夜场滑雪道,同时在夜场滑雪时,可以坐吊箱往返,这样也解决了夜间滑雪寒冷的问题。”

同时,人民文旅也发现,如今,滑雪已不仅仅是北方人的专利,在我国多个南方城市,滑雪也成为“日常活动”。 《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暨2020-2021雪季财年报告)》显示,截止到2020年底,国内开业的室内滑雪场为36家,数量全球第一。

广州市花都区的融创雪世界便是这些室内雪场的其中之一,占地7.5万平方米,为第四代室内滑雪场,设有1条初级雪道、2条中级雪道、2条高级雪道共5条雪道,雪道总长度1031米,最长雪道长460米,雪道最大落差达67.5米。室内能恒温保持在-5摄氏度左右。不仅可以满足全年365天的滑雪需求,而且不同水平的滑雪者都能找到合适的雪道。

融创文旅相关负责人表示,“融创文旅冰雪业务发展迅速,业务范围和产业布局不断完善,已成为国内领先的雪场运营商之一,集冰雪专业性、娱乐化于一体。目前开业7家雪场,另有5家室内雪场在建,计划整体战略布局35家室内雪场,已运营项目全年接待客流超240万人次,其中单体雪场最高年客流量近100万人次。”


值得注意的是,融创雪世界已经开业的6个室内滑雪场,有5个落地南方(广州、无锡、昆明、成都和重庆),布局南方市场的意图非常明显。

对此,北京卡宾滑雪体育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鸿俊分析道, “南方人很少见到雪,对雪的热爱也比北方人更加浓烈,物以稀为贵,南方消费水平也高,反映在冰雪运动上,就是一个清晰的市场信号。”

在他看来,室内雪场不受季节限制,其高速发展打破了原有的局面,遍布全国的室内雪场形成了“网”的效应。“这样的效应对于冰雪行业来说实际上是有利的,这张‘网’将吸纳链接更多上下游企业、行业协会乃至政府端资源,培养更多的人热爱冰雪,为冬季室外雪场提供源源不断的滑雪爱好者,推动形成新的横向体量更巨、纵向更深入的冰雪产业开放平台,从而也能促进国内冰雪旅游产业发展。”张鸿俊强调。

ÉãͼÍø_500818187_banner_ÑDz¼Á¦»¬Ñ©³¡£¨ÆóÒµÉÌÓã©

图片来源:摄图网

巨头下山,滑雪培训成“香饽饽”

堆雪人、打雪仗,这是人们在雪地里最喜欢的活动,然而,对比这些活动,滑雪的门槛似乎高了一些。想要玩滑雪的人,在走上滑雪场之前,都需要经过专业系统的训练。基于这样的需求,滑雪培训成为滑雪产业中众人眼红的“香饽饽”。

2021年7月,融创文旅“热雪少年营”产品在全国6个室内雪场推出,一经面世,即受到广大家长和孩子们的喜爱。“热雪少年营”以营地的形式举办,时间一般为一周, 6岁以上的青少年均可参加,以孩子们独立参加为主要形式,核心目的是通过学习滑雪运动,培养孩子们的滑雪运动能力、自我管理能力、社会交往能力。为保障孩子们的安全,雪场会单独划出营地活动区域,按1:5配置滑雪运动教练和生活导师,从营地到食宿、到课外活动,全程覆盖。据规划,在教学中,课程还将融入与滑雪相关的多方面知识拓展课程和学习能力提升活动,实现青少年多元化赋能。

据悉,除了营地之外,融创文旅冰雪板块还计划开设“冰雪学校课程”,相比于短期的营地,冰雪学校的特点是学习时间更长,学习内容更专业、更系统,能帮助孩子们走上专业的滑雪运动之旅。

同为“巨头”的万科也同样虎视眈眈,根据陆慧的介绍,万科冰雪事业部在各地教委、体育局等政府组织领导下,组织了多场中小学生滑雪体验活动,开展免费滑雪教学公开体验课,积极鼓励更多青少年参与冰雪运动。

除了开拓青少年市场,万科也将目光聚焦在了原本的“客户池”当中,“我们联合万科生态中长租公寓、商业、物业等业态联合开展‘万科迎冬奥—燃情冰雪季’活动,如万科业主滑雪大赛、泊寓青年冰雪节、社区冰雪运动会等。我们也将在利用场地优势,在南方冰雪资源欠发达地区,加强冰雪运动宣传与普及,切实推进三亿人体验冰雪运动的号召,营造良好的迎接冬奥的热烈氛围。”陆慧表示。

“大佬们”跃跃欲试的同时,市面上也不乏一些滑雪培训机构,如雪乐山、SNOW51、FlowerSKI、SNOWHERO等均为主流品牌,但尚未形成一家独大的市场局面。

以雪乐山为例,这家室内滑雪馆主打“为4-12岁青少年及家庭提供滑雪全方位服务”,自2015年成立以来发展迅速,已在全国30余所城市开设100多家门店。据了解,雪乐山主力店主要布局5万平米以上的商场,面积在500平米~800平米,两三万平米的商场则开设迷你店,面积在100平米左右。公司超过半数的客户群体都是亲子家庭,当然中青年、中老年人也可以进行滑雪培训,并不作太多限制。

雪乐山创始人王展曾对媒体表示,“以前K12学科教育占到了整个培训产业的80%~90%,双减政策实施以后,孩子们的时间更为充裕,家长的预算也空出来了,会让青少年更多参与到像滑雪这类运动当中来。另外学校在这方面供给也存在不足的情况,反而更愿意主动选择专业滑雪机构来合作。”

“对比欧美、日韩等国家的滑雪产业,现在国内的渗透率还很低。这门生意其实有些像驾校,八九十年代学开车的人很少,随着汽车的普及,以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学车的人越来越多,市场规模也逐年递增,像东方时尚这类培训机构,已经可以做到上市。这个市场空间还很巨大,存在不少创新空间。”王展指出。

ÉãͼÍø_501511451_banner_Å®×Ó»¬Ñ©ÏÂÆ£¨ÆóÒµÉÌÓã©

图片来源:摄图网

“冬奥”倒计时,一切只是开始

2022年2月4日-2月20日,冬奥会将在北京市和河北省张家口市联合举行。对于张家口地区乃至全国冰雪产业,冬奥会的到来意义重大。一方面,中国冰雪旅游潜力巨大,冬奥会有利于全国冬季旅游推广;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中国冰雪旅游市场损失较为严重,要恢复需要长时间的过程,而这场长达17天的冬奥赛事过后,未来滑雪小镇、滑雪度假等冰雪业态必将得到很大丰富,届时参与滑雪运动的消费群体也会增加,对各滑雪服务商的服务质量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张力涛用 “前冬奥时期”和“后冬奥时期”来形容富龙四季小镇的发展节奏和需求:“从夏季开始一直到冬奥会结束,我们的工作重心将放在冬奥会的保障工作之上,当然这只是短期影响。实际上,冬奥会结束之后,对于崇礼、富龙来说都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我们还是要丰富自身的业态,例如明年我们的温泉度假酒店即将对外开放,这是张家口地区首次将温泉和滑雪两种业态组合在一起,但我相信这对CP一经推出将开拓新的市场,受到更多人的欢迎。”

陆慧预测,整个崇礼片区滑雪场都会随冬奥会举办名声大震,拥有其他冰雪资源片区不可比拟的宣传曝光优势,也将带动冬奥赛后全季经营发展,吸引全国山地户外和滑雪爱好者前往崇礼打卡。

在她来看冰雪运动的普及与发展是一项长期的事业。“我们需要利用举办冬奥会的契机,借助举国之力宣传冰雪运动的窗口期,培育更多滑雪运动消费者,整个行业都会走上健康发展的快速发展道路。”

距离冬奥会开幕已不足百天,然而,对于冰雪行业从业者来说,冬奥会的开幕似乎只是开始,

在接下来的冰雪消费新浪潮之中,如何提升自身的竞争力,坐收市场红利,是他们继续求索的课题。

来源:人民文旅

编辑:李楚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