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5日至27日,第三届中国匠人大会将在杭州良渚梦栖小镇举办。应大会邀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铜雕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朱炳仁先生将参与本届大会,并在大会上分享他对铜雕艺术的超高造诣与对铜雕文化的深刻理解。

雷峰塔,杭州重要的文化符号,静静矗立在西子湖畔,以西湖十景之一“雷峰夕照”惊艳于世,白娘子和许仙的爱情故事也为雷峰塔增添了别样的风情,千百年来,它一直向世人述说着中国文化的底蕴。

钱塘江岸上的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作为G20峰会主场馆,各国领导贵宾在这留下了印记,作为杭州面向世界的时代封面,它指引城市发展的未来趋势。

这些杭州名片都离不开一位大国工匠的鬼斧神工手笔,他就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朱炳仁。

朱炳仁,杭州人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铜雕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朱府铜艺”第四代传承人  、运河三老之一 、中国文物修复委员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北京故宫博物院顾问、西泠印社社员 海峡两岸架桥使者 。

雷峰塔、灵隐铜殿,上百件标志性铜建筑让他成为“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 。他创立熔铜艺术,开创了“熔现实主义”新流派。他的诸多作品,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家文化部、国内外博物馆等众多机构收藏。

以铜立业,居高而声远

1944年,朱炳仁出生在绍兴的一个铜艺世家。120多年前,朱炳仁的曾祖父创立“朱府义大铜铺”,所制铜器皆是精雕细琢,闻名遐迩,第二代时便已远销京城,成就了“朱府铜艺”的金字招牌。

绍兴曾经有句俗语,“女儿妆,朱府工”,称赞的便是朱府铜艺。而到上个世纪40年代朱炳仁出生的时候,铜作为军事战略物资,在生活上被使用得越来越少,铜行业基本淡出,到父亲这辈已经改行做丝绸生意了。

好在从小朱炳仁跟着父亲学习制铜、诗书,他凭借父亲留下来的一把铁榔头,他从做铜字、铜牌为始,对传统铜雕艺术进行挖掘和研究。

打破了铜雕“重刻轻雕”的传统制作方法,并总结出“朱府铜艺”七大祖传绝活,使该工艺突破了书画禁忌,真正做到“书、画、刻、雕、锻、铸”六位一体,开创了杭州铜雕发展的新局面,成为中国铜雕领域界唯一一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

熔铜艺术,传承与创新

2006年5月25日,中国最高宝塔——常州天宁宝塔整修工程已接近尾声,却突然起了大火。烈火中宝塔的塔身、筋骨虽然保持完好,但首层屋檐被烧毁,大部分铜瓦被熔融。

朱炳仁意外发现,高温中融化了的铜肆意地流淌在地上,反而形成晶莹的铜珠和姿态万千的融铜结晶体。自此,他以独特的艺术视角,独立了熔铜艺术,开创了“熔现实主义”新流派。 

熔铜艺术诞生后,朱炳仁还借鉴了五彩、珐琅彩、粉彩的手法,在熔铜材质上创造出全新彩绘的“庚彩”,为五千年中国青铜文化掀开崭新的一页。 

藏铜于民,无私以传世

2002年起,他与儿子朱军岷开始构思、筹备建馆事宜,施工前后,铜价意外飞涨,每吨从3万元涨至8万元。他经过深思熟虑,果断地把家中积蓄都用来买了铜。他一咬牙,把自己和两个孩子的房产都拿到银行做了抵押,才使“铜屋”顺利开工。

博物馆总建筑面积近3000平方米,除立面墙和地面外,门、窗、屋面、立柱、家具等全部采用铜质结构和装饰,共耗费原料铜125吨。博物馆整体风格,是明清时期典型的江南民居风格,被誉为“江南铜屋”。

难能可贵的是,“江南铜屋”对外免费开放,供人自由出入,每年都有数百万游客慕名而来,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一场铜文化的美妙洗礼。

梵铜之心,彰显大匠风采

这是一个提倡文化自信的时代,这是呼唤匠心回归的时代。朱炳仁先生作为国之大匠、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铜雕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受邀参加第三届中国匠人大会,将在大会上进行分享,并且与参会的各位嘉宾一起为中国匠人发声,让中国匠人在世界舞台上展现自我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