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56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经历了疫情“大考”,文旅企业生存状况如何?
近期,A股文旅上市公司陆续披露了2020年“成绩单”,16家与景区业务有关的上市公司有9家亏损,其中旅游演艺的龙头股宋城演艺亏损超17亿元;盈利的7家公司中,除云南旅游盈利超1.2亿元外,其他公司盈利均在5000万元左右。
IMG_257
尽管A股景区类上市公司在去年的业绩普遍不佳,但仍难阻其他文旅企业的上市热情。目前与景区业务有关的南方文旅华强方特等文旅企业正在冲刺IPO。
IMG_258
但IPO之路并不容易。近5年内,成功登陆A股的景区类文旅企业只有九华旅游、天目湖旅游和西域旅游3家,时间范围再拉长一点看,近10年来成功上市的也仅有6家。
IMG_259

IPO之路被拒是常态
疫情冲击下,整个文旅行业受到的影响非常大。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更需要资金去恢复和发展。同时,从制度层面来说,在注册制背景下,企业IPO渠道相对以前也更为通畅。
然而情况并不理想,常州恐龙园IPO三次被拒,第四次申请后,自己主动退出。
华强方特2012年第一次谋求上市,2015年新三板,2019年创业板申请,2020年6月终止,2020年12月第三次申请。
2020年成功上市的西域旅游,IPO之路更是走了15年。
文旅企业上市缘何这么难?
从现状看,大部分项目都是景区类项目,上市市值低;在线旅游类项目,大企业基本垄断市场;主题公园类项目,创新有限,没有文化产业支撑;地产类文旅企业,少之又少。
为何上不了?

(1)盈利少

长白山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公司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48亿元,同比下降68.41%;实现净利润为-0.56亿元,同比下降174.12%,这也是上市近7年以来,长白山首次出现业绩亏损的情况。
峨眉山A在2020年实现营收4.67亿元,同比下滑57.82%;净利润为-3852.23万元,同比下滑117.03%。
2020年上市的*ST西域(原西域旅游),2017-2020年,营业额1.9亿元、1.88亿元、2.38亿元、0.51亿元,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0.51亿元、0.73亿元、-0.43亿元。公司更是创下A股最快*ST的纪录。
2021年海南的呀诺达景区申请IPO,其业绩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净利润仅1000万左右,2018年和2019年约8000万元左右。

(2)靠门票

国内景区的门票收益占到总收入的6-8成,比如乌镇的门票收益也在50%-60%左右,很多的项目甚至达到80%,衍生品和二销收入占比较低,从而限制了企业的盈利能力。
恐龙园作为国内的IP景区,2017年~2019年园区综合业务营收(门票收入及其他运营收入)占比分别为70.66%、68.90%、69.63%,同期文化创意及衍生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22.49%、22.04%、20.72%,后者营收占比逐步下滑。
当IP景区没有IP相关的收入,如文化创意、系统集成等收入比例不高,那么该项目的盈利模式会遭到质疑,持续的盈利模式也会有限。

(3)资产重

文旅企业的建设投入大,如恐龙园的停车场就达到近20个亿,如此大的投入会给企业带来巨大资金负担,如不谋求资产证券化,企业很难承受“现金流之重”。文旅景区的营业额有着很大的瓶颈,如国内大部分人造项目的客流量很难超过500万,营业额大部分在5亿以下,这个瓶颈使得企业很难持续支持运营,大部分国企项目靠债券支持。
频频碰壁不如改变融资模式
1、乌镇+中青旅模式资产方与运营方分开,运营有力,资产增值
乌镇2003年投资建设西栅,10亿贷款全部政府投入,2007年资金压力很大,引入中青旅3.55亿的融资,资本分为两类,一类是保护性资本,比如乌镇的桥、房子,属于百分之百国资。另一类是经营类资产,比如酒店的经营,与中青旅合作分成。2009年引进IDG投资,2013年IDG退出,中青旅占股66%,到2019年收入累计超过120亿,利润超过43亿。
2、灵山+拈花湾模式
打造可变现资产补充项目 向市场要利润

灵山大佛通过打造拈花湾,如果不是因为土地问题,该项目可通过资产和度假物业销售回收整个成本,拈花湾投资48亿,如果可以销售预计可回笼资金近50亿。在拈花湾资金回笼受到影响后,目前开发的大拈花湾同样采用资产销售和运营补充的模式,把度假、康养、商业与原有的资源景区结合在一起,形成资产销售补充的模式。
3、复星旅文模式
优质运营资产的CMBS
三亚亚特兰蒂斯是复星旅文首个旅游目的地项目,位于三亚市海棠湾国家海岸沙坝酒店带的核心位置,2018年4月正式营业。2019年,三亚亚特兰蒂斯营业额达到人民币13.1亿元,年到访客流达520万人次。
2020年3月CMBS专项计划以复星旅文附属公司持有的海南亚特兰蒂斯商旅发展有限公司70.01亿元的债权设立财产权信托,并以位于三亚市海棠区海棠北路36号的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和水上乐园物业作为抵押,以海南商发100%的股权及三亚亚特兰蒂斯的运营收入和应收帐款作为质押,以确保专项计划项下的偿债责任得到及时和充分履行,复星旅文及附属公司上海复星旅游管理有限公司亦承担差额支付责任。
4、政策发展模式
向社会要融资
财政部办公厅、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专门印发有关通知,布置开展梳理新增专项债券项目资金需求工作,并明确将文化和旅游领域作为新增专项债券的重点投向。各地应积极抢抓新增专项债券集中申报机遇,争取更多专项债券用于文化和旅游领域重大项目建设。要重点关注服务国家重大区域发展战略有关项目、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相关项目及产业集聚区建设、旅游公共服务保障设施建设、重点景区基础设施建设、博物馆建设等项目。
IMG_262

解码行业版图
文旅是一个大行业,行业的种类多且分散,行业包括以下四大类:

1、资产及开发类

  • 地方土地和资产有关的景区,主要以国企为主,如丽江旅游、峨眉、长白山、九华旅游、天目湖等。

该类上市企业的模式是以本土的强势资源通过资产开发、内容运营和资源整合形成大的产业链,核心是自身的资源。该类型企业的上市的时间段多集中在90年代末和20世纪初期。

  • 单一IP的文旅开发和运营类,该类企业以自身的IP为核心,通过IP+文旅的模式进行投资、开发和运营。如恐龙园、华强方特、宋城、长隆等。

该类企业通过自身的IP打造,形成自己的独特复制模式,但该类企业的复制需要的自身的内容的不断的研发与升级,包括文化产品、文化IP、衍生品等,不能单单靠开发和运用托管,宋城在这里面走出一条自己的路,长隆业绩很好但不在全国复制,恐龙园企业相对产品单一,华强方特的乐园较传统,内容和开发无法跟上。

  • 地产开发类,该类企业一般是现有地产开发企业,如融创文旅、华侨城、恒大文旅、复星旅文等企业。

该类企业通过与政府合作,通过文旅+地产的模式构建拿地、开发和运营的模式,主要的盈利模式是地产为主,文旅为辅。
百强房企TOP 35中约26%成立了独立文旅公司;恒大、碧桂园等综合性房企巨头,主打产品体系,呈现布局广、项目多、单项目投入大等特征。
IMG_263

头部房企布局文旅行业统计

2、综合旅游服务型

  • 旅游综合服务为核心的平台,如中青旅、现在中国旅游集团、国旅、携程、驴妈妈等。

该类企业的模式是通过自身的平台构建客源的旅游社体系,进行旅游的服务。近几年该类企业也在通过资产收购和运营输出进行景区的管理,从而形成线上宣传推广,线下集客服务,落地景区产品的模式。

  • 酒店和航空服务为核心,如春秋、锦江、吉祥等。

该类企业以航空和酒店为载体,通过酒店和航空服务与旅游进行深度结合,构建自己的模式,从而达到赋能旅游城市,获取盈利的可能。
3、科技和产品创新型

  • 科技+旅游为核心的产业创新企业,该类企业以科技类企业和产品赋能的创新企业为主,如内容类、科技类和产品类。如南方文旅、中山金马等。

该类企业的模式是以旅游的产品和科技为导向,构建创新的赋能产品和内容,从而达到扩展的目的。该类企业近几年开始出现,并且具备很好的前景和未来。
4、轻资产服务类
该类企业以咨询、规划和运营为核心,直接输出知识与服务,通过知识与服务形成自身的营业收入和利润。该类型的公司比较多,但核心竞争力有限。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来源:人民日报人民文旅

观察员:马洪波

编辑:龙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