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下听诊器,脱去白大褂,只见陈绍杰转身走出门诊室,来到村卫生室门口的空地上,起势、拗步、云手、蹬脚……一招一式,似春蚕吐丝绵绵不断,太极拳的刚柔并济尽显其中。

45岁的陈绍杰是陈家沟人。在这个河南省焦作市黄河北岸清风岭上的小村庄,300多年前,陈绍杰的先辈、陈家沟陈氏第九世陈王廷创编了太极拳。如今,太极拳已列入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在15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播,习练者达数亿人之多。

“穿上白大褂,我是村医。换上练功服,我也是一名拳师。”陈绍杰说,乡间行医近30年,工作之余带着100多名拳友习练太极拳,不收学费,纯属爱好,一年到头还要外出七八次,会会各地拳友,教拳法、传心得。

陈绍杰10岁起就随父亲习练陈氏太极拳。“‘喝喝陈沟水,都会翘翘腿’。我们村家家户户大人小孩都会练太极拳。”陈绍杰说。

离开村卫生室,正逢街边一身穿橙色环卫服的大娘,手提快赶上她两个高的大扫帚,边走边将落叶、烟头等扫成堆,眼看垃圾量差不多了,拿起畚箕一把搓起,倒进垃圾桶。

大娘上了年纪却身手矫健,一双大眼陷入眼窝,脸上条条皱纹,似乎在诉说些什么。上前一问,果然,是习拳之人。

大娘名叫黄春英,今年62岁,早年曾在陈家沟太极拳学校学过拳,“后来嫁了人,要带娃,还要忙农活,一直在想啥时间能重拾这童子功”。

4年前,黄春英当上了村里的环卫工,有了一月1500元左右的收入,也有了重新练拳的空闲。“老架一路、二路,春秋大刀,太极双刀,这些招式咱现在都重新捡起来了,圆了儿时梦。”黄春英说。

谈话间,黄春英利索地打扫完了街道。换上练功服,在村委会门前的小广场上,劈、砍、截、刺……20多斤重的春秋大刀在她手中运用自如,引得同村村民跟在后面比划起来。

记者在村中走访了解到,尽管时过境迁,被保留下来的20多处太极拳名师传艺授业故居里,昔日峥嵘依然为人们津津乐道。只有3000多人的陈家沟,如今有着太极拳学校3个、家庭拳馆40多个和拳师800多名。

在陈家沟,老幼妇孺习拳成风,历代名手辈出。走在村内与你擦肩而过的人,也许就是自小习练太极拳的行家里手。

“我们村隐藏着太多太多关于太极拳的人与事。”陈氏二十世、太极拳第十二代嫡宗传人陈斌介绍,在王廷大街南段的陈德瑚故居,当年河北人杨露禅就是在这里从偷窥到学拳,最终投身一代宗师陈长兴门下,苦练拳法,成名成家。

在陈斌的记忆中,先祖前辈们的功夫故事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相通的:弥留之际往往会感叹“终其一生未能尽得太极拳之妙,乃人生一大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