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组拍自南极科考站附近的照片引发关注:照片里南极的雪竟变成了绿色和红色。

视频丨2月17日,财经频道《第一时间》栏目报道南极雪“变色”

“红色雪景”频现

其实,这不是南极第一次布满红色积雪了。去年2月28日,南极乌克兰科考站就发现了“西瓜雪”现象。

去年8月,欧洲阿尔卑斯山脉也出现粉红色冰川。

俄罗斯媒体分析,变色可能是微型藻类繁殖的结果,比如使其呈现红色的就是“雪衣藻”中的类胡萝卜素。

研究人员表示,南极温度升高为藻类的生长提供了条件,该现象可能导致极地冰雪消融失控,应引起重视。

“雪衣藻”是什么?

雪衣藻与大多数藻类不同,十分耐寒,广泛分布在北极、南极及其岛屿,以及阿尔卑斯地区等极端冰雪环境中。虽然这些雪衣藻本身没有危害,但是,它们却是加速冰川融化的幕后推手。

在寒冷的冬季,它们处于冬眠静止状态,但是一旦阳光足够温暖,藻类就开始了“春季”复苏。

年轻的雪衣藻呈绿色,当它们成熟后会产生红色的类胡萝卜素,这使它们呈现出从绿色到红色的“西瓜色”。

一项2016年的研究表明,在北极的一个融雪季里,雪衣藻产生的藻华会使雪反射的阳光量降低13%,这会导致更高的融雪速度。

全球气候变暖惹的祸?

事实上,雪衣藻的大量繁殖、冰川融化都与全球变暖有着密切的关系。

有数据显示,南极的气温每十年就会以0.6℃的速度上升,南极气候变暖的速度是全球的三倍以上。在2020年2月,科学家在南极的北端检测到南极的温度竟然高达20.75℃。

《全球生态环境遥感监测2020年度报告》显示,1999年至2019年,南极冰盖表面融化显著,融化面积达263.4万平方公里,约占南极冰盖总面积的19%。

当雪在阳光照射下微有一点融化时,雪衣藻便会立即从梦中醒来,而为了抵御白雪反射的强烈紫外线,它们体内会产生类胡萝卜素等多种红色素,形成传说中的“西瓜雪”。

雪衣藻会让南极的融雪增加,而融雪增加又加剧其生长,形成恶性循环。“西瓜雪”会降低对阳光的反射,大面积出现将加剧气候变暖,威胁到生态系统。

南极的情况真有那么糟吗?

其实,南极只有部分区域,特别是靠北的区域存在速度较快的暖化现象,但整体仍处于缓慢变化的过程中。

气温超20摄氏度?单点而非整体

去年2月9日,位于南极半岛北端外部西摩岛阿根廷的Marambio科考站,巴西的土壤学家观测到了20.75摄氏度的气温,比之前的最高气温19.8摄氏度上升了接近1摄氏度。也是南极气温第一次突破20摄氏度。

但西摩岛在南极半岛北端的外岛上,并不属于真正的南极大陆;其次这个区域是整个南极半岛的最北端,本就属于相对气温更高的区域,因此这里的气温不能代表1400万平方公里的南极的气温。

图片来自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公众号。

同一时间,南极半岛的另一侧,隔海相望的南设得兰群岛上,相似纬度的中国长城站在同一天的是8.7摄氏度,并没有突破1989年的历史最高数据11.7摄氏度,也同样说明了,这个气温只是一个单点的气温纪录。

在今年南极半岛西海岸的部分区域,夏季雪衣藻的繁殖确实至少比去年要明显很多,雪衣藻真实存在,也有风险。但是不是大面积和长期性的,都还需要更多区域的数据支持,并不能立刻得出结论。

南极气候变暖,对生物产生了一定影响。有某些报道称,“企鹅数量锐减75%,磷虾数量下降80%,企鹅伏在地上好像悲伤于自己孩子的死亡……”

某公众号配文

根据科学家的长期研究,在南极半岛的三种扫尾企鹅数量确实有所变化,但总体来说有增有减,有些企鹅迁入南极,有些企鹅前往更寒冷的区域。有些区域内的某种企鹅增加了,某些减少了。都还算是正常的波动。


图片来自中国国家地理

企鹅伏在地上因为悲伤,则完全是错误的解读。去过南极半岛的旅行者们都常常遇到趴在地上的企鹅,它们大部分时候都只是在休息。

因为冰山阻挡,磷虾的年度变化,或者是某些疾病,在某些栖息地确实发生过企鹅幼崽群体性死亡的情况。但这种单个栖息地的变化并不会对整个种群数量的变化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尊重科学 也仍需敲响警钟

通过长期的数据监测,科学家绘制了这张整个南极的气温变化图。

图中可以看出,南极的大部分地区气温都没有明显的变化,上升幅度都小于0.25摄氏度,而南极内陆地区特别是南极高原上,气温是下降的。而红色部分的南极半岛区域,表面温度比1957年上升了3.5摄氏度。这是一个非常明显变化的数据。

然而南极的气候暖化是一个长期而缓慢的过程,一方面要避免刻意夸大其严重性而令人恐慌,另一方面也要时刻警觉温度变化,关注南极真正的生态现状。

“西瓜雪”并不浪漫。南极洲是地球上的一片净土,保护好它是人类共同的责任。我们要在尊学的基础上,时刻保持警惕性,做好力所能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