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值9·27“世界旅游日”, “马可·波罗遗嘱复制品”捐赠仪式在中意两国政府和文旅行业代表的见证下,以网络连线方式在中国北京和意大利威尼斯两地同时举行。世界旅游联盟主席段强、中国驻意大使李军华、意大利文化部国际事务负责人罗莎娜·比纳奇、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国际交流与合作局副局长郑浩、意大利前副外长劳拉·芬卡托、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许澎、威尼托大区文化事务顾问克里斯蒂亚诺·科拉扎里、中国驻米兰总领事馆副总领事张洪、威尼斯市文化遗产、大学关系以及领土推广事务专员保拉·玛尔、圣马可国家图书馆馆长斯特法诺·坎帕尼奥洛、威尼斯饭店业协会总经理克劳迪奥·斯卡帕等领导和嘉宾在仪式上致辞。世界旅游联盟副秘书长、世界旅游博物馆负责人王昆欣、捐赠人应虹女士和桑托罗先生分别代表双方展示捐赠物、捐赠证书并签署《捐赠协议》。

会后,人民文旅就此次捐赠会以及世界旅游博物馆的建设情况对世界旅游联盟副秘书长、世界旅游博物馆负责人王昆欣进行了对话。

王昆欣

人民文旅:此次“马可·波罗遗嘱复制品”的捐赠,对于在建的世界旅游博物馆而言有哪些重要意义?

王昆欣:“马可·波罗遗嘱复制品”能够来到位于杭州的世界旅游博物馆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首先,马可·波罗是一个具有标志意义的西方旅行家,作为一名著名的旅行家和商人,他的遗嘱本身就具有很高的价值。

第二,马可·波罗在13世纪到中国旅行以后,回去写了著名的《马可·波罗游记》。《马可·波罗游记》是西方人了解中国的重要“窗口”。从唐朝以后,不乏一些外国人写中国的游记,数量达到上百部,但在这几百部游记当中,唯有《马可·波罗游记》在西方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甚至影响了几个世纪的西方人,所以《马可·波罗游记》是超越了意大利,超越了马可波罗本身,是代表了中西文化交流很重要的文献。

第三,马可·波罗的本身就具有非常高的文学价值和历史研究价值,刚刚的会议上,不少专家也提到了这个问题。而且这次“马可·波罗遗嘱复制品”的捐赠其实是不止一件,除了马可·波罗的遗嘱以外,还有一本是马可·波罗研究的著作。

今天的捐赠,不仅能帮助我们了解到关于13世纪的意大利社会经济发展情况,还能了解当年在威尼斯这样一个世界上非常繁忙的港口城市,人们对家族遗产怎么来处理的一种方式。通过这些遗嘱的文件,我们还可以看到在13世纪西方的一些契约文明。


人民文旅:世界旅游博物馆目前建设到哪个阶段?预计什么时候开放?

王昆欣:世界旅游博物馆是世界旅游联盟成立以后做的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世界旅游联盟的总部,有 90%以上的面积是建一个博物馆,而真正的世界旅游联盟的总部办公用房占了不到10%,也就是说在整个40000平方米的建筑当中,36,000多平方米是博物馆,可见这个博物馆的重要程度。

与此同时,世界旅游博物馆也是全世界第一个以旅游为主题的综合博物馆,到目前为止,我们收集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藏品400余件/套,有些藏品它一套可能就数百件物品,所以从数量上来说,可能已经是几千件了。其中,包括我们今天看到的“马可·波罗遗嘱复制品”,1820年出版的法文版《世界旅游通史》……中国的展品也是多种多样,我举个例子,馆内藏有《中国旅游报》改革开放以来所有的报纸的原件共计132卷,重量达到300多公斤。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宝贵的研究资料。

目前,世界旅游博物馆还在不断的收集藏品,这些藏品不仅是反映了旅游行业的情况,也反映了中西文化的比较交流,甚至反映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

现在世界旅游博物馆基本建设已经完成,正在进行内部的陈设,我们预计在明年适当的时候会向公众开放。


人民文旅:作为“史无前例”的首家世界旅游主题的博物馆,世界旅游博物馆在筹备、建设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最后是如何解决的?

王昆欣:困难当然很多,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样一个世界旅游主题的博物馆。

主要困难有,第一个问题是藏品的收集,怎么能够收集到跟旅游发展有关的藏品,对于初期的我们确实是非常艰难的。因为旅游对中国来说是改革开放以后真正发展起来的产业,以前大家没有关注到旅游这个行业。旅游业虽然在西方国家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但是国外的藏品也很难收集,所以无论是中国的藏品和国外的藏品,都很稀缺。

第二问题,是应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和方式来展现。我们希望这是一个超越传统意义上的博物馆,不只是简单的把藏品放在柜子里,做一个说明,让大家来看。而是希望旅游者能够通过体验、互动的方式来了解旅游。所以,我们也尝试使用一些高科技、5G、3D的手段来打造一些沉浸式的互动项目,以求给游客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来源:人民文旅

编辑:李楚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