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6日16点35分左右,贵州黔东南4A级景区西江千户苗寨突发火灾,起火点位于风雨桥5、6号之间的一栋木质房屋。根据当地官方通报,火情发生后,雷山县立即组织有关部门及专职消防队员进入现场扑救,17:02分左右火势全部扑灭,此次火情烧毁民房1栋,无人员伤亡,起火原因在进一步调查中。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苗寨起火,不是第一次

2019年3月15日22点20分左右,西江千户苗寨也发生了与本次事件类似的火情,火势从“荷塘月色”酒吧开始迅速蔓延,烧毁房屋2栋。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与西江千户苗寨同属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剑河县,也曾在2014年、2016年发生过重大“苗寨起火”事件:2014年12月12日15点40分左右,剑河县最大的苗族村寨之一久仰乡久吉苗寨发生火灾,大火造成176户村民共619人受灾;2016年2月20日18时左右,剑河县岑松镇温泉村一苗寨起火,60栋房屋化为废墟,120名群众瞬间“无家可归”。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无人伤亡”,但险情不容忽视

数次苗寨起火,虽未造成人员伤亡,但火灾的致命风险,以及其对发生地造成的房屋、财产损失,日常生活节奏的打乱,原本保留完好的文化遗产被损毁后难以复原等问题,都会对景区、村镇的投资吸引力、游客吸引力、区域经济发展、综合运营管理产生持续深远的影响。本次事故的主体,西江千户苗寨是我国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被民俗学者誉为“领略和认识中国苗族漫长历史与发展之地”,曾获得“贵州最具魅力民族村寨”、“最美原生态露天博物馆”等称号,近十年来也因其旅游业发展迅速,成为业界以乡村旅游开发带动产业升级、村民脱贫致富的典型案例。游客的激增、影响力的提升,对安全管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在消防安全的配套设施和措施方面,景区及村镇相关部门必须做好严格把控,对村户、商家做好开业审核、随时检查和消防培训,对游客做好防火宣传工作。

“木质结构”,不应该是火情的“罪魁祸首”

纵观近年来的“苗寨起火”事件,相关村镇的官方回应主要内容都聚焦于“已展开快速扑救”、“无人伤亡”以及事后居民的安置处理措施,但是,对于“起火原因”在“正在进一步调查”的发声后,未有进一步的公布和防灾经验的总结,消防安全警钟往往止步于“无人伤亡”。苗寨起火,有其先天因素,鳞次栉比的木质结构房屋极易引发火灾,一旦起火,会迅速引发“火烧连营”的后果。

但是,究其更深层的原因,是传统苗寨在商业化、旅游化转型的过程中,消防基础设施的薄弱以及消防安全管理机制的欠缺。黔东南自治州政府近年来修订颁布的《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民族文化村寨保护条例》《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农村消防条例》等,都对村寨的消防安全作出了专门规定。但是,这些条例并没有完全遏制住“寨火”的侵袭。消防栓、消防水管等装备无法工作,房屋耐火等级低、居住密集且无防火分隔,村民和外来商户消防安全意识的淡薄,都导致了“苗寨起火”事件不断。从自治州到村镇、景区,各级行政部门不应只等火情出现后再去“灭火”,而是从根本上建立上下联动、措施有效落实的工作机制,防患于未然,从根本上提升苗寨的安全系数。

(作者 人民文旅研究院 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