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是典型的幸福产业,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重要标志,旅游业进入“十四五”,既要丰富优质产品供给,也要着力满足大众旅游特色化、多层次的需求,既要加快推进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智慧旅游,也要推进旅游+、+旅游的产业融合协同发展,同时发挥助力乡村振兴、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作用。

数字化推动中国文旅高质量发展该怎么理解?

4月23日,人民日报《国家人文历史》杂志社、人民文旅联合举办第四届中国文旅品牌影响力大会。大会现场,在人民文旅高级副总裁万宇的主持下,故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关琪,完美世界高级副总裁兼发言人、完美世界教育董事长王雨蕴,达晨创投副总经理王一鹤,莫高丝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军,凤凰数字科技总裁王晓东,泰和泰知识产权法律中心负责人李静传,从IP资源的所有者、企业经营者、投资专家、法律专家的角度以“数字化推动中国文旅高质量发展”为题进行了讨论。

圆桌论坛二全景图(供人物头像参考)

圆桌论坛二:数字化推动中国文旅高质量发展

万宇

圆桌论坛主持人:人民文旅高级副总裁万宇

HL__3967

嘉宾:关琪

故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关琪:

故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故宫博物院下设企业,我们的工作内容主要是研究文物保护与传承,大家知道故宫有186万多件各种各样的珍贵文物,因为跟我们出版相关的大概有30多万件各类的书法绘画,这些文物历经了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保存,像中国第一张山水画,展子虔的《五牛图》,包括《清明上河图》,他们在保存上是有一定难度的,对展览的要求也非常高,比如说温湿度,比如说季节,比如说光线等等,所以当人们鞠个躬,或者去其他博物馆看这些文物,不一定就能看到你想要看的东西,因为它们大部分时间都要在库房里休息。

怎么解决这种矛盾呢?一般情况下作为博物馆来说都是通过展览、教育和出版来解决,这几年随着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在文物保护和传承上、宣传上有了一些应用。比如说故宫博物院和凤凰卫视联合推出的清明上河图3.0的多媒体数字艺术展,把这个问题就很好的解决了,它的交互体验和动态场景,是有别于传统博物馆展览的地方,所以很有划时代的意义。

陈建军

嘉宾:陈建军

莫高丝路董事长兼总经理 陈建军:

文物数字化和旅游的关系,敦煌是特别好的范例,至少解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文物数字化形成的一个IP,第二是它形成了全新的旅游模式。

我们到敦煌,首先看了这两部电影,球幕电影(注:《梦幻佛宫》)全部是文物数字化的成果,荧幕电影《千年莫高窟》里面,也用到了很多数字化的内容,只不过这个内容放到了一个辅助性的作用上。这两部电影和莫高窟的参观形成了全新的旅游模式,对于景区系统化的内容展示和运营方式科学合理化的安排,作用是非常大的。

对文物数字化,我们大部分理解的主要是文博系统的人需要文物系统化工作,他是从文物保护的角度。如果我们从传播的角度做文物数字化,就要从应用的出发点来考虑。我做影视的时候,各个文博单位说我都有文物数字化,你们给我做一个敦煌一样的东西,我说做不出来,为什么?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按照电影的方式去做文物数字化。

我们其实是一家文化公司,包括我们也在为大足石刻做文物数字化电影的拍摄,这个时候我们的经验和路径会形成一个更加合理化、更加科学化、更加便捷化的方式去完成这项工作。

王晓东

嘉宾:王晓东

凤凰数字科技总裁 王晓东:

凤凰数字科技这几年实际上更多的在数字化的一个应用场景上,我们通过这几年跟故宫的深度合作,我们持续的把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还有故宫的宫喜,合理的通过数字化的转移,把它打造成文旅IP。

未来我们通过AR的技术,让你穿越到宋代,可以看到李清照吟诗,可以跟苏轼对话,这是一种未来沉浸式、体验、交互的场景。

我们跟文旅也充分结合,我们用千里江山跟桂林的叠彩山相结合,让人们先欣赏画中的千里江山,然后走进叠彩山,欣赏眼中的千里江山,回来以后再通过各种数字化体验,让人们画出、体验出人们心中的千里江山。

这种数字化的体验,是我们通过不断提取文物数字化的一些素材,还有咱们画技、美景,我们应用到真正沉浸到文旅空间里去。我们把皇帝大婚提取所有的素材,还有故宫喜文化的素材,我们传承国是千万家,家是最小国的理念,把中国要求美的文化,包括喜文化结合到一起,我们打造茶、酒吧、摄影、自拍融合的体验,你在这里可以体验到故宫的雪景,故宫下一场雪非常难体验,你可以穿着古装穿越到故宫的学景里头,也可以穿着古装走到十二美人图里面,可以拍抖音。

王雨蕴

嘉宾:王雨蕴

完美世界高级副总裁兼发言人、完美世界教育董事长 王雨蕴:

完美世界这些年一直不断有数字化和文旅结合的合作案例产生,我们从中摸索出一种方式,那就是通过整合我们的优势,去深挖当地的一些特色,我们构建的是一套游戏化的数字平台,利用我们的IP去赋能,高效连通线上线下的商业场景以及消费应用场景沉浸式的体验。

疫情催热了数字文旅文创这个概念,又促使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当然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而且后疫情时代,国内消费者用户对品质的要求是提升的,文旅用传统的方式去经营的话,是很难满足消费者新的需求的,尤其是年轻用户的需求,所以我觉得在未来,数字化转型应该是国内文旅行业的一个共识,它是一个趋势之一。文旅行业应该内容是核心,技术是基础,文旅融合带动优质文化产品的产出,推动整个文旅的数字化、文物化和智能发展,我相信未来的文旅一定会跟数字化高度融合,融入到整个数字经济发展的大潮中。

李静传

嘉宾:李静传

泰和泰知识产权法律中心负责人 李静传:

在一般性法律的支撑下,其实也对文旅行业的特殊性提出要求,当中涉及到的文物、艺术品具有传统性,保守和谨慎是它的基本态度,但数字化又要求它创新,要求它飞速发展,这个矛盾怎么解决?也对法律提出了相应的要求。

首先,著作权保护期限的问题。故宫博物院有大量的作品文物,著作权法是不保护的,怎么开放?数字化以后,一个非常有名的宋画,如果高质量的数字化推向了市场,很多人可以制作出非常清晰的复制品,文化成果和故宫自身发展的需求之间的矛盾,这就是我们在过了保护期限的艺术品或者是文物方面,用怎样的视角去保护。

第二,著作权和物权分离的问题。比如说故宫博物院和其他机构收藏了一幅美术作品,不代表著作权到手。十几年前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的一个案例,画家董希文的作品,中国革命博物馆作为收藏方,它复制发行了画作,然后被起诉,最后败诉了。尽管有物权,但没有著作权,是不是中国革命博物馆早一点有这个法律意识,跟画家本人或者他的继承人签订协议,更好地开发这个作品,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思考。

嘉宾:王一鹤

达晨创投副总经理 王一鹤:

从好的角度来说,数字文物就是IP或者文化数字的产品,不管从产品构成、从传播,还是从变现角度来说,都比以前有了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第一从产品构成来说,原来只是一个文物,现在有新的东西,有新的技术、新的互动,产生一个新的产品形态。所以这种新的产品形态能够有更多的吸引力。

第二从传播的角度来说,世界各地都是一张网,在传播实现了跨区域的扩张,所以传播更丰富、更多元。

第三是在变现方面,以前博物馆是卖门票,卖门票就是收入,现在有很多变现的方式,因为数字化了,边界成本变成零了,可以跟游戏、互联网等其他业态结合。

从不好的角度,我要提醒几点,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其实数字文化这边看的多,投的少,原因有几点。

第一点是好的IP或者说好的文物不代表是好的数字化的产品,而且我们发现越顶级的IP出来的产品,可能反差还挺大。为什么呢?迪斯尼做的花木兰、功夫熊猫,用的不是我们想象中最顶级的IP,最顶级的IP都在故宫,但是迪士尼做成了很好的产品。你守着最好的资源、最好的文物、最好的IP,往往故步自封,觉得这是最好的东西,却忽略了消费者不是看文物的,消费者看的是产品,这块是有冲突的。

第二点是好的技术并不代表好的产品,产品跟技术有时候是冲突的,我发现有些公司有最好的技术,但是没有最好的产品经理,所以是产品经理为导向去做数字化的文物。

最终要借助外力,借助跨行业的去整合数字化的文物IP,跨行业的整合这些资源,大家一起按照所谓新消费的方向,满足年轻人的偏好,最终这种消费级别的数字化的文旅产品才能有市场空间、才有投资价值。

来源:人民文旅

编辑:龙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