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长城脚下文明的缘分冬奥与春节相聚公元前776年,古希腊举办第一届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公元前104年,中国颁布《太初历》,定岁首为春节2022年立春,中国第2126个春节期间,第24届现代冬奥会于“双奥之城”北京开幕。

北京冬奥会将是一次历史性的盛会,因为北京将是第一个同时举办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的城市,这对于整个奥林匹克运动都是很重要的。我们都意识到在这次疫情中,体育是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也认识到体育在凝结整个社会团结方面有多重要,体育是社会的一个纽带。

在疫情挑战之下,北京冬奥会筹备工作进展得相当顺利,这几乎是一个奇迹。

我们需要团结起来应对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这些挑战不限于新冠疫情和未来的健康风险,而是关于如何实现人类整体的可持续发展。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

俗话说得真好:有缘万里来相会

现代奥林匹克从巴黎传到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从北京传向世界。人类文明的东方与西方不断地相向而行相遇相聚。中国春节是世界上最多人参与聚会的节日;奥林匹克是世界上最多人目光聚焦的节日。俗话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这是中国文化对于个体之间相遇相聚或形成友好交往关系的描述。

今天我们要说:“有缘万里来相会!”这是我们用于2022年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全球情缘的最好描绘。届时,冬奥会将在北京、延庆、张家口三大赛区举办,这一带是长城文化最密集的地带,是长城文明带最核心的区域,而又恰逢中国最重要的节令和人文盛典—春节。

2022年的春天,将开启一个又一个新的大美景致。开春的长城会呈现古老魅力与青春激情,全世界目光将聚焦中国的春节与奥林匹克的北京相约,聚焦激情的冬奥与温暖的春节的长城相拥。届时,北京作为世界首个双奥之城,将谱写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新篇章,呈现人类文明交流互鉴的文明对话新盛景。

放宽历史的视界,我们可以说,起源于古希腊的奥林匹克文化与起源于中国的长城文化、春节文化相聚,这一缘分伏脉千里,至少已经持续了2500年之久,昭示着东西方文明必然相映相通、相遇相聚、相知相长的历史进程,也就是建构人类文明共同体的历史机遇和趋势。

所谓“缘分”,按照哲学观念来理解,就是人类共同体的各种文化存在相通的必然性和互联的偶然性之统一。人类作为群居动物,其建构共同体的信念是文化创生和文明创世的本源,追求美好生活的文明寻梦是这一信念的主要内容。因而共同体的创建、交流、包容、组合、发展是一个由小到大、从初级到高级、从一种文化到多种文化、从冲突到融合、从简单到丰富的文明寻梦过程,这就是文明缘分的含义。

奥林匹克文化对文明隔阂与冲突的克服与超越,证明了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作为动力机制相向而行、相互融合的历史:人类共同体按照文化类型、文明信念和物质技术能力由血缘共同体、部落联盟体、民族集合体、城邦联合体发展到跨文化的大型文明体和文明圈。奥林匹克文化发展至今,正是人类经过跨文明圈交流而形成世界文明的精神本质和秩序表征的逻辑展开过程。

那么,2022年长城脚下,冬奥与春节相聚的文明缘分是怎么来的?

建构文明共同体的经验相映

公元前1000年被西方学者称为“神奇的千年”。在这一时期,在欧亚大陆文明发生和交流最为密集的地带,犹如数次地质纪年中发生过的生物大繁荣一样,进入千年文明大创世的时代。

四大流域的文明古国,组成了欧亚文明大走廊的四大支柱,继小麦之路、玉石之路、彩陶之路、青铜之路时期以后,欧亚大陆进入铁器之路和丝绸之路的文明大时代,封建制即封邦联合体和城邦制即城邦联合体的充分发展,诞生了相映生辉的古希腊与古罗马、古波斯、印度孔雀王朝、亚历山大帝国、中国周秦汉王朝等大型文明体。

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洛阳。中国的东周时期,也就是春秋战国时代开始了,时有140多个封邦联合体,史称诸侯国;公元前776年,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希腊一个城邦奥林匹亚举行,时有200多个城邦联合体,史称城邦国家。

距今2500年前后,在亚欧大陆的文明轴心地带,世界文明史进入“百家争鸣”的轴心时代。亚欧大陆出现了古希腊的哲学家和科学思想家、琐罗亚斯德教的先知们、犹太教的先知们、佛教的佛陀和中国的儒道墨法、农医工兵、阴阳五行纵横各学派,这种世界性百家争鸣的文明思想大涌现,建立了此后2000年世界文明交流互鉴的动力机制和共同价值基础。

东西方文明的缘分横空出世。

这种百家争鸣的机制也同样出现在奥林匹克文化中:从公元前444年起,古希腊奥运会出现了艺术比赛项目,比如朗诵、歌咏、雕塑工艺甚至建筑美学等等。许多著名学者、历史学家、诗人、戏剧家和艺术家都曾到奥运会上参加比赛。今天,奥运会开幕式与闭幕式的文化艺术表演和展示,以及数学、物理、化学等奥林匹克竞赛,与此一脉相承。

在这个轴心时代,不仅仅是文明思想体系同时出现,更重要的是组建和发展文明共同体的实践经验有很大的类同性。

公元前685年,被中西方学界公认为是中国早期经济学家的管仲,即管子,开始在政治、外交、法律、军事和文化教育等方面进行系统性改革,建立了社会生产和分工、社会交换与流通、社会市场和消费三位一体最大化匹配的“富民强国”经济思想与政策,尤其实施了扶持农牧业和工商业精密分工的产业园区政策。管仲担任齐国国相40多年,使得齐国成为“春秋五霸”中的第一“霸”,这里的“霸”就是“富裕强盛”的代名词,其思想和政策导向为后来的中国政治家所遵循。

公元前594年,梭伦以其威望和功绩当选为雅典城邦的“执政官”,开始进行具有宪政意义的一系列经济、政治和社会改革运动,包括废除贵族专制,建立公民大会制;废除债务奴隶制,建立公民财产等级制;废除严酷法律,建立陪审制;颁布鼓励优势产品出口、建立民生技术教育体系等产业政策,使雅典成为古希腊城邦联合体的“龙头老大”,也为后来西方构建成功的社会治理模式奠定了基础。

公元前462年开始的伯里克利改革和公元前356年开始的商鞅变法,在世界文明思想和实践史上也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原创文明价值观的底蕴相通

文明在本质上是关于天、地、人三者总体关系的认知方式和行为范式的信仰体系,文明的特质性就是这个思想体系及其共同体建构模式的特性,反映了不同文明生态条件和实践经验的差异。但是,由于人的基因遗传与增殖的机理,人类对于文明本源即天地造化的终极感恩和敬畏心理,是文明创生传承的最大共性,也就是不同文明共同认同的价值。这种价值认同主要表现在神话传说、图腾崇拜、祭祀礼仪、节日庆典、英雄敬仰等最为重大的人类族群的共同活动中。

古希腊经历了克里特-迈锡尼文明阶段,在荷马时期(公元前1000年-公元前900年)出现了以天神宙斯为首,赫拉、雅典娜、阿波罗等组成了分工明确、职责清晰而长生不老的神祇家族。这些神祇被赋予七情六欲等人所共有的秉性,全面参与治理社会的活动,其实是按照天文、地理、智慧、美丽、婚姻、健康、技术、军事等文明要素和禀赋来分工管理人的世俗事务。

认同宙斯神祇家族并对他们的祭祀、礼拜构成希腊城邦联合体的共同精神基础。

奥林匹亚这座距雅典190千米的美丽小城,是传说中天神宙斯的直接管辖地和主要祭祀地。尽管奥林匹克文化起源有不同版本的传说故事,但是都指向一个宗旨,就是宙斯崇拜,也就是说,奥林匹克文化源于全体希腊人的宙斯礼拜仪式和节庆活动。由于这种活动加入了体育竞赛的内容,全体希腊人的参与程度与当中包含的美感、庆典意味与狂欢意味都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因而“和平与安宁”“公平与正义”“快乐与健美”“勇敢与效率”“自由与勤奋”等世俗文明的标签便一览无余。

中华文明有着盘古开天地、女娲补天和造人、伏羲等各种原始神话传说,历经尧舜禹的传说时代、夏商周的王政时代,中华节日庆典与观象授时、五谷丰登的农事形成密切关联,祭天拜地敬祖先实际上是世俗生活的信仰机制。

与古希腊“神谱”的社会治理模式本质上一致,《周礼》形成了6大“官谱”的社会治理模式:天官冢宰负责宫廷和王政63种事务;地官司徒负责农业和民政78种事务;春官宗伯负责宗亲和人口70种事务;夏官司马负责军事和外交70种事务;秋官司寇负责法律和司法66种事务;冬官司空负责工商与营造30种事务。

《周礼》就是中华封邦联合体和大型文明体的精神基础和行为范式来源,而后来演变为春节的“岁首”是其中最大的祭天拜地敬祖先的节日庆典。

岁首是如何演变为春节的?

岁首的确定在汉代以前有比较复杂的历史过程。在观象授时时代产生的“夏小正”直到秦代,按照太阳的位置春夏秋冬季节的“分”和“至”设置的是十月历,在《黄帝内经》《诗经》等典籍和彝族古历法中得到证实,因此将十月的冬至日期作为岁首。同时按照天干地支和月相的分布,一年也被定为12月,岁首有的定在1月,有的定在12月。由于诸侯国南北跨度很大,天象物候也有较大的差异,因而采用历法的岁首日期并不统一,但庆典的隆重性却是一致的。

直到公元前104年,司马迁提议改历后,《太初历》问世,一年分四季12个月,岁首定在1月1日,就是以农历的大年初一为岁首,岁首就演变成过年节庆。由于过年也是立春节气,因而叫做春节,这反映了中华文明由封邦联合体成长为大型文明体的历史过程。
以崇尚天道为首,春节文化代表了文明的价值序列:天道酬勤、地道酬德、人道酬诚、政道酬善、家道酬孝、业道酬精、文道酬美、商道酬信、食道酬养、寿道酬健……

“天神”与“天道”,东西方两端的最高文化范畴,底蕴之相通,发展之同步,其实即内在的缘分,今天看来令人惊奇,细想却十分合乎规律。

长城文化:文明相遇的奇迹

就在世界文明的轴心时代,中国出现了长城和大运河这两个重大文明现象。

在首届古代奥运会举办之后的120年,即公元前656年,《左传》记载了楚国绵延250多千米的“方城”开始使用,抵御了来自北方的军队。此后魏国、齐国、赵国、燕国、秦国等多个诸侯政权都筑有长城,各绵延数百至上千千米不等。自秦汉大一统王朝以来的2000多年中,从东边的鸭绿江边到西边的帕米尔高原北麓、从秦岭脚下到漠北蒙古高原,中国人修建的长城及其烽燧、关城设施多达两万多千米。

要问长城有什么功能,先看古代奥运会有什么功能。

公元前561年,古希腊哲学家卓罗斯为古代奥运会起草了新的章程:

竞赛期间,各城邦之间不得有战争事务,因此竞技比赛只能在个人之间进行,不能在团体之间进行;赛会的组织者为各城邦主官和祭司,决定运动员和观众的资格和规程,因此仲裁委员会由宙斯神殿中的专职祭司和经过选举产生的裁判人员共同担任;参赛者必须两代以上是纯希腊人,必须在政治上、道德上、宗教上、法律上没有污点,因此凡在比赛中贿赂裁判或行为不检点的人要被罚以巨款……

其文明的价值在于,奥运会把城邦之间可能的或现实的战争冲突关系定格为和平竞赛、公平竞技、追求大美等融合秩序关系,尽管并不能杜绝冲突和战争,却为组建文明共同体提供了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经验范式。

同样,中国的长城文明带,不但形成了农牧产业的分工交换地带,联结了黄河流域、海河流域、草原、黑松辽流域、西域等中国主干文明带的民族文化关系,更为日后丝绸之路的出现提供了安全保障,打通和联结了古波斯-中亚、古希腊-罗马、古印度-南亚等文明圈。这就是长城的安全与和平、分工与交换、精神与审美的融合秩序功能,因而也为创建文明共同体提供了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经验范式。

非常神奇的是,正是在轴心文明时代,古希腊人就知道了丝和丝国。《荷马史诗·奥德赛》中写道:“从门阈直到内室,椅子上放着柔软的绮罗。”绮罗即丝织品,后来学者们认为这些丝绸很可能就是与斯基泰人交换得来的。斯基泰人是那时活跃在欧亚大陆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也就是著名的“小河公主”的族人,中国典籍中的“塞人”。另有一批经过波斯人交换而来的丝织品被称为“透亮的衣服”。

此后,古希腊出现了“赛里斯”即“丝”和“丝国”的概念,后来罗马国家中的希腊学者直接把“赛里斯”作为对中国大汉王朝的称呼。这个缘分与奥运文化的年代一样久远而深厚。

于公元前336年至公元前323年存在的亚历山大帝国,是当时世界上领土面积最大的帝国,促进了古希腊文化的繁荣发展、东西方的直接交流与经济文化大融合,史称“希腊化时期”。

那么,“化”到什么程度?“化”到中国了!

有学者研究认为:亚历山大帝国分裂后形成三个王国中的塞琉古王国,其边界进入帕米尔高原和中国古称的西域,其中《史记》记载张骞进入西域见到的阿姆河上游一带的大夏国,就是希腊人后裔所统治的地区。也就是说,张骞间接接触了古希腊人,感受了古希腊文化。

这就是文明相遇的奇迹。

丝绸之路:文明的因缘际会

大汉王朝建立了西域都护府,大唐王朝设立安西和北庭两大都护府,长城的烽燧和关城设施延展至天山以西、瓦罕走廊、额尔齐斯河,密切联系和接触了希腊化的中亚和西亚古国。于是,随着丝绸之路上的经济文化传播,大量具有浓郁的古希腊、古罗马精神面貌和风采的艺术传入中国,影响深远。

佛教本来不具有偶像,但在以希腊文化为核心的犍陀罗王国(今巴基斯坦境内),佛教开始出现以雕塑和绘画的方式来描绘佛陀,沿着丝绸之路,佛陀及其弟子们的形象便以欧洲人的样貌传入中国,演变为或慈眉善目或嫉恶如仇的东亚大众形象。唐代,佛教携带古希腊艺术精神,历经千山万水到达了朝鲜、日本。

如今从新疆向东长城文化带沿线数以百计的石窟中,还留存着体现古希腊人形象与艺术风格的雕塑和壁画。

中国家喻户晓的文学故事《西游记》与古希腊神话故事相似,讲述了充满七情六欲的神和小错不断、大错不犯的英雄的故事:玉皇大帝就像宙斯,观音就像雅典娜,哪吒就像阿波罗,唐僧师徒就是人神结合、法力独特、建功立业的最典型的英雄群像,其中孙悟空的法力犹如古希腊最受崇拜的英雄普罗米修斯。中国古代的大众文化与古希腊人崇拜奥运英雄的情结同样深入人心。

公元前的神奇千年是以文明共同体的升级而告终的。从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2世纪,在地中海,“希腊化”的欧亚非三大板块,马其顿、塞琉古、埃及等王国融入罗马这个大型文明体;在东方,楚、齐、燕、赵、魏、韩、南越、西域、游牧等文化板块涌入秦汉大一统文明体。东西方几乎是在同一时期进入大型文明体阶段,这难道不是因缘际会吗?

于是,大汉文明体向西,罗马文明体向东,开启了东西方相向而行的官方交往史。公元97年,汉使甘英出使罗马,被地中海的汹涌波涛挡住未果。罗马皇帝派出两批使者,第二批于公元166年成功抵达了长安。

古罗马继承和发扬了古希腊的神话美学、哲学和科学精神,延续和扩展了奥林匹克文化。尽管包含了伤亡率很高的项目,但罗马公民不分种族、肤色、阶级、地位都可以参与,奥运会被赋予更多自由和平等的内涵,却在公元4世纪末戛然而止。

公元393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宣布基督教为国教,随后基督教徒展开了对异教文化的毁灭运动:宙斯神祇家族的宗庙被捣毁,大批继承古希腊文明精神的哲学家、科学家、戏剧家、工艺家受到了迫害、关押和驱逐,乃至于杀害。公元394年,狄奥多西一世宣布,奥运会是异教徒行为而被禁止。公元426年,奥林匹亚城被基督徒彻底焚毁。直至1000年之后的文艺复兴时期,伴随黑死病肆虐后的反思,欧洲人开始重新恢复古希腊罗马的文明精神,为后来的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奠定了精神基础。

于是,东西方文明的缘分再次发生:深受《马可·波罗游记》的影响,欧洲人有了再次向东方文明寻梦的冲动,15世纪大航海运动开始;16、17世纪来华的传教士发现了中华文明与古希腊、古罗马文明具有类同的思想内涵和实践范式,因而他们传回欧洲的信函、出版的书籍,成为欧洲启蒙运动的重要资源。

春节文化:文明的相聚相欢

古代奥运会被废止了整整1500年之后,1894年6月23日,顾拜旦与12个国家的79名代表决定成立国际奥委会,开创现代奥林匹克运动。1896年,首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雅典举办。1924年,首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法国举行。

在奥运会缺席的1500年里,世界发生了无数饱经忧患和翻天覆地的变故。如今奥运会已成为普天同庆的现代节日,吸引了202个国家和地区、数十亿人口的热情参与。那么,为什么奥林匹克文化能够复兴?

这是因为文明创生时代人类共同面对的挑战和问题,现在还在持续,比如天灾人祸与生态困境、冲突与战争、社会不公和精神萎靡,影响生命健康的不良习俗等等。不难看到,轴心时代创立的奥林匹克文化具有现代性和超越性,其所代表的文明境界至今依然有效,对现代国际政治的文化冲突病症具有“文明治愈系”的意义。不难发现,这种有效性和治愈性将会持续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景之中。

在1908年《天津青年》发表了著名的“奥运三问”整整100年之后,2008年8月,第29届夏季奥运会圣火在北京燃烧起来;整整114年之后,2022年2月的春节期间,第24届冬季奥运会将在北京、延庆、张家口三大赛区举办。

根据议程,2022年冬奥会将有北京、延庆及张家口三大赛区,届时将有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媒体人、志愿者和广大观众活跃在200多千米之间的25个场馆的赛事路线上。

我们再来看看这条赛事路线呈现了怎样的文明缘分:

这里是太行山与燕山两大山系的交汇处,有上古驿道的军都径,是北京母亲河——永定河的上游桑干河与洋河汇流处,桑干河沿太行山北麓,洋河沿燕山西麓,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民族迁徙活动和农牧产业分工集聚地带。

这里有延怀涿盆地,有涿鹿、阪泉两大地名,炎黄蚩尤三大古代部落战争的地带,这是被中国历史首次记载的民族融合而文明创世传说,与古希腊神话传说有共同的文明发生学原理:人神大战大融合导致城邦国家组建成功。

大约在第一届古代奥运会举办的100多年后,距今2600年左右,周朝的诸侯国燕国开始在这里建长城。2000多年来沿太行山北麓、燕山西麓直到蒙古高原和大兴安岭,历代政权修筑了2000多公里的长城及其烽燧、关城,因而这是一条华北平原和渤海、黄海通往蒙古高原和俄罗斯的古驿道、古商道,名为京张库大道,即从北京到张家口、再到库伦(今乌兰巴托)和恰克图(今属俄罗斯)。

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之一张家口的崇礼,有金朝海陵王完颜亮的太子城。金朝在这里完成了迁都北京的准备,也就是金中都。1153年以后,完颜亮迁都于此,为北京成为文明大国的首都奠定了深厚的基础,至今已有860多年。

元世祖忽必烈沿京张库大道进京后,来自古罗马文明故土的马可·波罗沿西亚和中亚的丝绸之路,进入中国的长城文明带,于1275年到达北京。1601年,另一位来自古罗马文明故土的利玛窦沿京杭大运河也来到了北京。

1276年,马可·波罗在当时叫做“大都”或“汗八里”的北京度过了第一个春节,当时叫做元旦节,元宵节叫做上元节。他是这样描写春节的:

中国人“以(西历)二月作为每年的开始……他们希望一年幸运到头,永享快乐安宁。汗八里城内,无论王侯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欢天喜地,他们互赠白色礼物,彼此祝贺:万事如意,百福骈降。”

746年后的2022冬奥会恰逢从公元前104年《太初历》颁布算起的第2126届春节。这个全球近20亿人的共同节庆,使得这一届冬奥可能成为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冰雪文化活动。

2022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将熊猫形象与富有超能量的冰晶外壳相结合,体现了冬季冰雪运动和现代科技特点。而2022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则以中国标志性符号的灯笼为创意,以“中国红”为主色调,渲染了2022年中国春节的节日气氛,身体发出光芒,寓意着点亮梦想,温暖世界,代表着友爱、勇气和坚强,体现了冬残奥运动员的拼搏精神和激励世界的冬残奥会理念。

“有缘万里来相会”,2022冬奥会与春节相聚相欢,我们将迎来全世界人类的文明共同体最盛大的节日庆典。

(文明传播课题组)

2020年已经过去,东京夏季奥运与北京冬季奥运即将接连举行。此刻,我们这个赖以生存的地球,需要一次能够传达温暖和展示激情及表达的"人类团结"的集体仪式,重新奏响新时代的欢乐颂歌,作为这个仪式的开端——《美丽的奥林匹克文化长卷III》将开启主题内容全球征集活动!

2004年

文明杂志社携手国际奥委会启动推出国际奥委会独家授权的第一套国际奥林匹克文化读本“新北京·新奥运”系列珍藏特刊(10本)国际奥委会和奥林匹克大家庭评价:“《文明》杂志准确理解和诠释了奥林匹克的理念与价值!”

2008年1月1日

《文明》杂志在北京向全球首发——“中英法三种文字的《奥林匹克宣言》”

2012年6月23日

在全世界奥林匹克大家庭的瞩目下《文明》杂志推出奥林匹克历史上第一部“《奥林匹克宣言》——美丽的奥林匹克长卷Ⅰ”

国际奥委会再向世界宣布:“今天,《文明》杂志让《奥林匹克宣言》以建立奥林匹克宣言广场这种固定的方式永远留在北京,同时又用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方式传向世界。从北京到伦敦、再到今后每个举办奥运会的城市,《奥林匹克宣言》无疑是传播奥林匹克理念新的重要载体和方式。”

△ 2012年6月23日国际奥林匹克日向全球首发奥林匹克历史上第一部“《奥林匹克宣言》——美丽的奥林匹克文化长卷Ⅰ”,2016年7月18日,《文明》杂志向世界推出“《奥林匹克宣言》——美丽的奥林匹克文化长卷Ⅱ”,让世界认识中华民族文化魅力,向世界展示奥林匹克文化之美。

2013年5月

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对世界强调说:“我要衷心的感谢《文明》杂志,感谢他们为推动奥林匹克事业和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发展、传播奥林匹克文化与理念所作出的全新的、值得推崇的贡献。让全世界更多的青年人受到奥林匹克精神的激发,参与到奥林匹克文化的传播中,并在传播过程中共享奥林匹克文化之美。”

2001年7月13日和2015年7月31日

北京两次成为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办城市14年来,著名的《文明》杂志为传播奥林匹克运动的真谛和奥林匹克精神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和卓越的贡献。文明杂志社出版的“新北京·新奥运”系列珍藏特刊、“《奥林匹克宣言》——美丽的奥林匹克长卷”和“奥林匹克文化珍藏特刊系列”及多种版本的奥林匹克文化教育读物,

为中国乃至世界的读者提供了一个了解奥林匹克运动价值的宝贵机会,特别是它们已经成为学校“奥林匹克教育计划”的最好读物和送给孩子们的礼物。《文明》杂志这些国际奥委会独家授权、特别推出的奥林匹克文化权威读本,让青年学生在奥林匹克运动中感受到快乐,感悟到奥林匹克精神的真谛,认识到奥林匹克运动就是一种快乐共享。它告诉人们,奥运会其实是一个属于世界人民的聚会,我们拥有同一个世界和同一个梦想。《文明》杂志不仅是北京奥运会为中国人民留下的宝贵财富,更是全世界人民的财富。

全球首个奥林匹克宣言广场落成典礼现场

2016年7月18日

国际奥委会又一次向世界宣布:《文明》杂志推出“《奥林匹克宣言》——美丽的奥林匹克长卷Ⅱ”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同时对世界说:在奥林匹克运动中,国际奥委会的神圣使命就是捍卫奥林匹克价值观,并将它传遍全球。通过出版讲述顾拜旦对复兴奥林匹克运动伟大愿景的“美丽的奥林匹克文化长卷”

和“新北京·新奥运”系列珍藏特刊,《文明》杂志与国际奥委会共同完成“借助奥林匹克运动向年轻人传递人类基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建设更好的社会,也让奥运会成为全人类的盛会”这一伟大使命。《文明》杂志深刻理解并创新传承了顾拜旦复兴奥林匹克运动的伟大愿景:体育运动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2018年1月1日

奥林匹克再次进入北京时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通过《文明》杂志对世界说:在新的一年,开启奥林匹克新征程!让我们铭记,蕴含巨大力量的体育运动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让我们铭记,世界的未来属于新的青年一代。奥林匹克文化是连接世界的纽带,当今世界的两大变革力量:奥林匹克运动和全世界青年!

2022年

融入中国春节文化的北京冬奥会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也让中国更好地拥抱了整个世界。我们对生活有着同样的梦想与同样的激情。《文明》杂志通过奥林匹克系列读物,准确地理解和诠释了奥林匹克的理念与价值,为弘扬奥林匹克精神和传播奥林匹克文化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向人们证明了奥林匹克运动会绝不仅仅是体育的盛会,更是人类大家庭的永恒相聚。

新时代开启新征程!

审视当下,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刚刚百年,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畅行奥林匹克主义,传播奥林匹克文化,正在开创世界文明大协同的格局与氛围;放眼未来,作为世界文明共同体成员的中国满怀期望:祝愿作为人类文明瑰宝的奥林匹克精神,将在全世界永恒地延续、传播与共享。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交响曲奏响新时代的欢乐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