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三只金钱豹出逃”一事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截至目前,外逃的三只金钱豹已捕到两只,尚有一只未寻回。
事实上,近年来,我国野生动物园行业发展迅猛,但普遍存在管理不善、理念滞后等问题,猛兽出逃、伤人事件频发。业内人士指出,建立野生动物园的初衷在于研究、繁育及科普,最终目的是为了保护野生动物。然而,目前部分野生动物园盲目追求动物的种类、数量,同质化现象严重,甚至开展违背动物生活习性和自然规律的游乐项目,盲目追求经济效益,或将与建设初衷背道而驰。
投喂、园区自驾,动物成“吸金”法宝
对于野生动物园而言,最危险的动物往往最值钱。虎豹等野生动物也成为动物园名副其实的招财利器。被誉为“中国最具国际水准的野生动物园”长隆野生动物世界于1997年正式开业,园区占地2000余亩,是动物种群众多、拥有大型野生动物的主题公园。据全球主题公园游客大数据报告披露,2016年,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运营主体长隆集团从上年的第99名上升为第7名,接待游客2358.7万人次,增长率26.4%。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长隆集团年营收已达30亿元。
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官网显示,平日门票及自驾车票均为300元人民币,而节假日期间,门票及自驾车票均涨至350元。反观传统的动物园,如占地面积约1350亩的北京动物园,虽然拥有珍稀野生动物约500种,数量5000余只,但门票售价可谓是“白菜价”,如旺季为成人每人15元,淡季门票仅为10元。
除了门票上的差异,野生动物园内的游乐项目也比传统动物园较丰富。比如动物表演、投喂项目、游船服务,自驾游、餐饮住宿等。某在线旅游平台显示,上海野生动物园“门票+虎狮喂食+科普小讲堂”,成人票158元;“门票+马戏票”根据具体日期,售价135元至190元不等。此外,投喂长颈鹿每人收费16元,喂食大象、斑马每人收费也是16元。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自驾项目中,6座以下车票售价60元,6座以上7-20座以下车票售价70元,截至目前,该预订平台自驾车票累计销售1.6万张。

此次杭州“金钱豹外逃”事件中,园区管理人员称,早在4月19日三只金钱豹已外逃,为了不影响五一期间营业,故决定隐瞒不报,私下开展搜捕。那么野生动物园“吸金”能力有多强?据媒体报道,“五一”期间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累计接待游客9.77万人次。按照该园成人票价为220元/人、儿童票为140元/人,其“五一”黄金周期间的门票收入区间范围在1300万元至2100万元。
园区内,野生动物的来源、饲养成本及监管措施是怎样的?5月11日,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多次致电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均无人接听。浙江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相关负责人对中新经纬表示,目前该事件由相关部门“统一对外发声”。
野生动物园相关企业过去5年增百家
众多“赚钱”场景也刺激了野生动物园在近年大规模“上马”。公开报道显示,目前,河南省在建和拟建野生动物园(森林动物园)有16座,野生动物园总占地面积达到4422公顷,占用的土地和林地面积达到中国之最。据报道,投资总额达359亿元,是国内之最。此外,2020年,河北衡水、四川广元、浙江金华等地级市也纷纷“上马”野生动物园项目。
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发布的关于中国动物园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披露,2015年至2019年,动物园行业企业数量从557家增至1122家;资产规模从3000.74亿元增至3607.62亿元,整体利润总额超220亿元。在动物园产业中,野生动物园在过去六年的发展速度惊人。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5月12日,中国有超200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野生动物园、野生动物馆、野生动物世界、野生动物欢乐世界”的野生动物园企业,其中近八成为有限责任公司。
从相关企业年注册量来看,2007年,中国野生动物园相关企业年注册量曾达到一轮小高峰,全年新增超30家相关企业,此后注册趋势有所放缓。2015-2020年,相关企业年注册量呈现回升趋势,年注册量稳定在20家以上。2019年,中国新增40家野生动物园相关企业,年注册量达到历史最高。以工商登记为准,截至5月12日,今年已新增9家野生动物园相关企业。IMG_257
天眼查数据相关负责人对中新经纬表示,野生动物园相关企业分布最多的行业为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占比24%;其次为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占比20%;以及批发和零售业,占比15%。“地域分布方面,四川的野生动物园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过20家。其次为广东、上海和河南,相关企业数量均在15家以上。”
据中国旅游报消息称,早在2000年,原国家林业局针对一哄而上兴建野生动物园的现象,规定每省原则上只批一家,严格控制发展规模。然而,这并没有止住各地上马野生动物园的“热情”。天眼查数据显示,仅以2020企业注册数量为例,就有湖南常德汉寿湘同发野生动物园、河南郑州雁鸣湖野生动物园、山东平邑趣都野生动物园、河北衡水东郊野生动物园等22家相关企业注册。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对中新经纬分析称,近几年,中国野生动物园的数量增速很快,实际上更多的是旅游市场需求吸引了资本进入。“从股权结构方面来看,无论是民营资本,还是国有资本都对野生动物园的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吴丽云看来,同城市内的传统动物园相比,郊区野生动物园的放养形式才是园区的核心吸引力。“孩子喜欢探索、了解动物,而野生动物园的园区设施能够营造沙漠、热带雨林、海洋等环境,由此更能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这类园区的营收水平也较高于传统动物园。”
野生动物园管理问题层出不穷
不过,匆匆建成的野生动物园管理及运营问题层出不穷。以杭州金牛湖野生动物王国来说,2016年4月刚注册成立,2019年国庆就开始试营业。不过,试营业开放当天,游客吐槽称“动物园门票太贵”“可玩的内容太少”“景区内嵌收费项目”等。2019年6月,该野生动物园内的一头雌性河麂出逃,同年9月,一匹小马驹出逃。2020年5月,有游客拍摄的视频显示,一只狒狒跑出来爬到树上“怎么也不肯下来”。
除了动物出逃,野生动物园内的猛兽伤人事件频发。2020年10月,上海野生动物园一工作人员在猛兽区实施作业时,遭到棕熊攻击不幸身亡;2016年7月,一对母女在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内下车,遭东北虎袭击致1死1伤;2010年6月,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内,一对父子同样遭老虎袭击致1死1伤。
河南省首席科普专家、专门从事野生动物研究的专家刘冰许教授此前指出,目前,中国野生动物资源保护形势依然严峻,尽管野生动物保护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野生动物保护还存在着很多问题,野生动物保护协调问题亟待统一集中管理协调,破除部门羁绊,利益条块分割等弊端,改为国家集中管理,提高管理效益。
景鉴智库创始人、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研究员周鸣岐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不少地区新建设了野生动物园,不过,一些野生动物园盲目追求动物的种类、数量,同质化现象严重,甚至开展违背动物生活习性和自然规律的游乐项目,盲目追求经济效益,导致出现猛兽伤人、出逃等事故。
周鸣岐指出,建立野生动物园的初衷在于研究、繁育及科普,最终目的是为了保护野生动物。如果以牟利为目的而大规模建设,不考虑动物对环境条件要求,没有专业的饲养人员进行看护,不仅对动物的健康不负责,对游客的人身安全也不负责,或将与建设目的“背道而驰”。
“从运营管理角度看,部分野生动物园为了追求经济利益,降低成本,管理者往往不提供足量的食物,有偿投喂成为许多动物园的盈利项目。如果这些习惯被投喂的野生动物没有从游客手中得到食物,就会主动跟随,甚至做出攻击行为。另一方面,园区对猛兽的监管及对游客的安全教育也应加强。”吴丽云称。

来源:中新经纬

作者:张燕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