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提示】在全域旅游示范区认定的“倒逼”机制下,有些创建单位是为了迎接验收的被动发展,做出为了满足验收标准的“应景之举”,而不是自发地顺应市场消费和趋势的“应有之举”。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把迎检的“应景之举”转化为常态的“应有之举”,才是发展全域旅游的价值所在。

日前,文化和旅游部公示通过认定的总计97家第二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单位,颇有些拨乱反正、扫除疑虑、以正视听、坚定信心的意味和功效,在迷离中,引发了一轮久违的行业亢奋。那些为争创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单位,在持续三四年的投入之后,终于又有一部分修成正果。

然而,对于很多创建单位而言,通过认定不是终点,而恰恰是推动全域旅游发展的起点。原因很简单,在全域旅游示范区认定的“倒逼”机制下,很多地方是为了迎接验收的被动发展,做出了很多为了满足验收标准的“应景之举”,而不是自发地顺应市场消费和趋势做出的“应有之举”。把短期的“应景之举”转化为长期的“应有之举”,才是发展全域旅游的价值所在。

也正是在这种存在验收考核标准和时间零界点的“倒逼”之下,很多创建单位在三四年的时间内,紧锣密鼓地恶补短板,通过党政统筹动员、出台政策文件、加大基础投入、升级业态布局、完善服务设施、营造发展氛围等举措,走过了在常态下至少需要十年才能跨越的发展历程,让旅游发展的软硬环境发生了本质的转变,真正迈向旅游业发展的正轨。

作为一项引领中国旅游业发展的全新理念和模式,以及一场覆盖全国,声势浩大的示范区评定,全域旅游认定并非都是“全知全能”,不管是在资料审核,还是明察、暗访中,都会存在一些为了配合检查而“被精心设计的图景”,或多或少,正是这些“被精心设计的图景”,掩盖着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看不见的盲区。

总体而言,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观念不清,动力不足。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主要是以具备一定资源和产业优势的市县区为单位,发挥基层党政灵活的体制机制创新优势,构建符合现代旅游业发展规律的综合治理体系;把文化旅游业培育成带动当地社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优势产业,并着力构建有利于推动旅游业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旅游管理部门与其他部门协同管理的生态体系;构建基于消费市场供需关系、良性互动、互惠互利的价值体系。

然后,在具体操作的过程中,有些地方的党政机关及关联部门,并没有认识到发展全域旅游的重要性,没有把全域旅游创建上升到应有的地位,还是依赖于旅游主管部门单打独斗,或者只是在创建工作的有限周期内,实现了短暂的“党政统筹,部门联动”,平时或在评定结束后,则分崩离析,这使得推动全域旅游发展的内生动力不足,保障不可持续。

二是重视结果,轻视过程。不可否认,有些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的党政领导往往重视获得“全域旅游示范区”的牌子,追求眼前政绩,并未意识到在一个开放性、流动性、融合性的要素市场中,发展全域旅游的深层意义。在具体的创建过程中,由于观念滞后、重视不够,没有在体制机制、政策法规、财政土地等影响全域旅游发展的难点问题方面提供有效的创新支持——有些只是存在于书面材料上,并未真正落实在的具体工作中,掩盖了基础政策缺位,基础工作缺失,基础工程缺损,只在汇报材料编制和验收时才“临时抱佛脚”查漏补缺,导致创全根基不稳,华而不实。

三是模式不清,示范不楚。有些创全单位的确在某些层面和领域探索出了符合自身发展的创新路径,通过了省级、国家验收,但是,按照考核打分项堆砌了一摞摞庞杂的资料,却并没有系统性地进行创新模式研究,没有讲清楚推动全域旅游发展的“因果关系”和“内在逻辑”,有“果”没“因”,更无“因果”转换的实践路径,形成“一地一特色,一城一模式,一事一路径”的示范体系。简言之,就是“只为打满分,不见方法论”。

由于“方法论”的内容缺失,或“方法论”没有形成便于传播、交流的话语体系,没有在媒体平台上深度、可持续地发声,把自身全域旅游的“示范亮点”讲明白,传出去,树起来,形成可供业界研讨、学习、借鉴的典范案例。结果是,没有占领“示范话语权”,达到充分的“示范”作用,引发行业和市场的聚焦和关注,大部分只停留于自说自话。

以上问题,具有特殊性,也有普遍性,因地而异。这是那些正在创建以及已经创建完成的示范单位,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或许,主管部门建立和完善动态化的评定机制,才是保障全域旅游示范区可持续推进,并将市场、消费者反馈纳入监管体系,讲得清“示范故事”,看得见“示范效应”,才是保障全域旅游示范区——“示范”价值的可行之举。

总之,文旅融合之后,旧的体系被打破,新的体系尚未建立。至少在现阶段,尚未出现能超越“全域旅游”发展理念的新概念来统领产业发展,借用领导人的话来说,“发展全域旅游的路子是对的,要坚持走下去!”

至少,通过创全的洗礼,基层政府才知道或思考在一个流动性社会、开放的世界体系中,该如何重新认知旅游的价值,如何探索既符合现代旅游业发展规律,又符合自身发展阶段状况的创新路径。

比如,参加评审组电视汇报的党政“一把手”,因为要接受评审组的各种问题刁难,才会有备无患,有机会系统地接受“旅游教育”,系统地认知推动旅游业发展的“基本逻辑”。这不啻为一次系统而深度的“洗脑”,会从根本上改变决策者对于旅游业发展的认知。

“领导重视”这一强劲的意识转变,或许会在未来的执政决策中,转化为强劲的生产力。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一切过往,皆为序章!”——即便是通过认定的创建单位,也恰恰是全域旅游真正实现全面发力的开端,而不是结束,认定只是全域旅游发展历程中的一个“果”。

“全域旅游”这棵树,能否在得到一个“果”之后,保持枝繁叶茂,继续硕果累累,考验的是满足认定的考核指标能否在今后的发展中可持续地发挥促进作用,并因时因地而已,做出符合市场规律和趋势的灵活调整,不断丰富其体系内涵和价值外延。

(作者孙小荣:中国旅游改革发展咨询委员会委员、西北师范大学旅游学院硕士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