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年后,崇礼与北京将再次呼应。”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崔光海对记者说。从2017年开始,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就介入太子城考古遗址的保护工作。经考古推断,太子城遗址可能为金章宗行宫,800年前便与金朝首都北京产生了联系。如今,占地18.9公顷的太子城考古遗址公园即将与世人见面。2022年北京冬奥会临近,位于冬奥会张家口赛区的考古遗址公园将成为“文化高地”,全面展示太子城遗址的考古成果,为北京冬奥会增添浓重的中国文化元素,向世界全面展示其文化内涵。

已成“国保”

太子城遗址位于张家口市崇礼区奥运村内,东南距北京市区140公里,西距崇礼县城20公里。太子城遗址分布范围南北长约500米、东西宽约400米,总面积约18公顷。太子城遗址出土遗物以各类泥质灰陶砖瓦、鸱吻、嫔伽、凤鸟、脊兽等建筑构件为主,另有部分绿釉建筑构件、铜铁构件、瓷器、鎏金龙形饰等,其中青砖上多戳印“内”、“宫”、“官”字,部分螭吻上刻“七尺五地”、“天字三尺”等。瓷器以定窑白瓷为主,已发现刻“尚食局”款18件,另有仿汝窑青瓷盒、黑釉鸡腿瓶罐等。铜器有坐龙、铜镜等残件。


施工中的遗址公园(董立峰摄)

经考古发掘确认为一处金代中后期(1161-1234)皇室行宫遗址,推测即金章宗夏捺钵的泰和宫。太子城遗址是第一座经过考古发掘的金代行宫遗址,是仅次于金代都城的重要城址,也是近年来发掘面积最大的金代高等级的城址。其双重城垣选址理念,主体建筑呈轴线分布、前朝后寝的布局方式对金代捺钵制度、行宫的选址与营造研究有重要意义,特别是对于金代都城研究具有重要推动作用。2019年3月,太子城遗址入选“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同年10月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整体保护原址

坐落在冬奥核心区内的考古遗址,如何合理保护利用,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关注的焦点。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后,为保护遗址的完整性,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张利教授团队对太子城冰雪小镇的控规进行了大幅度调整,将遗址区域完全避让。太子城遗址及周边历史环境因此得以实现原址的整体保护。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理事长、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主任吕舟教授,以及崔光海带领的遗址公园设计团队承担了太子城遗址的文物保护与展示利用规划及主体工程设计工作。


遗址公园总体鸟瞰效果图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提供

崔光海向记者介绍,太子城考古遗址公园应结合周边山水自然景观的自然性以及周边建成区的现状进行综合设计,既要避免防止过度人工化,又要结合实际需求提供舒适的建成空间,使太子城考古遗址公园景观有别于一般的城市公园与郊野生态公园。

“雪落宫墙”独具匠心

遗址公园重要节点强调了太子城遗址的双重城垣城池格局、南北中轴线、赛时L型流线,具体包括:城墙、城濠体系,位于中轴线的南门区域、9号基址区域、一至三号院落区域(推测为金章宗的寝宫),以及遗存最为丰富、出土遗物最多的西院落遗址保护性设施等。其中9号基址是城内单体面积最大、台基最高、规格最高的基址,由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庄惟敏院士团队进行整体设计,确定了整个遗址公园的空间基调,突出遗址原有的大山水格局。

西院落是“尚食局”所在地,规划建设了4600平方米的整体覆盖性保护设施。西院落保护设施的外墙设计十分考究。崔光海介绍,考古遗址中发现的红色墙皮,证明了这里在当时的显赫地位。保护设施外墙的颜色同样考虑使用红色,但红色是使用古代深沉庄重的暗红色还是代表当代的正红色,一度引发争论。最终研究团队认为,颜色选择更应偏重现实考虑,使用正红色,即“中国红”。一方面,红色可以代表今天的中国,另外,在奥运五环中红色代表着生命力,同时,在白雪皑皑的冬天,红色更加明显。红色围墙的上部还设计了六边形的图案。这是古代皇宫窗格的样式,是一种皇家符号,另外六边形也是雪花的造型。他说:“红色围墙配上六边形图案,给人一种雪落宫墙的感觉。”


西院落遗址保护性设施(叶舒摄)

作为考古公园唯一的室内展示,西院落保护设施内部将展示双重城垣格局,展示西院落格局建筑形制,展示“尚食局”出土的文物,展示太子城遗址性质考古论证过程,并可利用西院落遗址保护性设施内部开展尚食礼仪体验、瓷器修复体验等多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体验活动。

表现历史沧桑感

遗址公园大部分为遗址景观,更多体现出了遗址感和历史沧桑感。“考古信息清晰,格局清楚,对于后期遗址公园建设很有帮助。”崔光海告诉记者,遗址的地面信息非常多,包括宫殿大小、建筑之间的关系、巡逻步道、护城河等,这些在遗址公园建设中都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设计,比如运用矮墙示意宫殿间的层层关系。

太子城考古遗址公园总体设计保持太子城与周边山水环境对位关系,突出太子城遗址的方城结构及双重城垣的城池格局,强调南北中轴线及中轴线重要院落建筑分布关系。同时,设计语言突出太子城考古遗址公园的“四时捺钵”与“冬奥泰和”两大主题。“四时捺钵”强调遗址公园的四季变化,“冬奥泰和”特别注重冬季观赏、使用需求,总体景观环境要体现辽金时期“贞刚浑厚、质朴粗犷”的审美情趣,园区的设计语言沿袭这种醇直粗豪、简雅有力的风格。同时,营造宏大开阔的遗址氛围,并以横向舒展的设计形式与连绵起伏的山地融为一体。

太子城考古遗址公园即将与世人见面。在崔光海眼里,这里将成为一片“文化高地”。他说:“我们将努力把太子城遗址建设成为一流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和有中国文化底蕴的冬奥广场,成为文物保护与冬奥赛事相结合的新典范,向世界展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魅力和中国文物保护工作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