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开局之年、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开启之年。为更好地发挥中央媒体在品牌强国、旅游高质量发展体系建设中的作用,由人民日报社指导,《国家人文历史》杂志社、人民文旅联合举办的“第四届中国文旅品牌影响力大会”将于2021年4月23日在人民日报社举行。在此期间,我们专访文旅行业具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对中国文旅发展提出建设性意见。本期专访嘉宾为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文化和旅游部十四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张辉。

人民日报人民文旅:您曾提出将研学旅游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推动大、中、小学研学旅游的常态化。今年是建党100周年,您认为,研学旅游如何与红色旅游发展结合起来? 

张辉:我国的研学旅游开展的比较晚。近几年,总书记对研学旅游非常重视,通过研学旅游,可以将课堂所学知识和祖国大地之美结合在一起,对于提升我们的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以及加深对历史的了解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年,发展研学旅游和红色旅游、红色精神教育密不可分。研学旅游的种类有很多,但是最主要的是对整个中华民族历史,中国文化的一种认知。通过研学旅游,可以更深入的了解祖国的大好河山、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化及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中国共产党在这100年历史中,通过艰苦卓绝的斗争,推动了整个中国社会经济的全面发展和民族振兴,这是研学旅游的主体内容。目前很多地区,红色旅游的景区景点和革命战争的纪念地,包括很多红色旅游的元素,都是我们研学旅游需关注的领域。如果研学旅游走入常规化,配合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的庆祝,将对充分体现文化自信、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制度自信,起着重要的意义。

从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出,在整个世界的疫情防控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坚强保障,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制度优势。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个年轻人,我们要了解这种制度从哪儿来。

我作为一个学者,很希望我们的教育部门,结合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这样一个契机,来构建一个以红色旅游为主体的研学教育的计划,让我们的学生来了解中华民族的历史,中国共产党历史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我想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也希望人民日报人民文旅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能发挥更大作用。

人民日报人民文旅:目前,我国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已达168个,您认为当前的示范区建设的经验对各地深化全域旅游发展、文旅融合发展有何借鉴意义?

张辉:全域旅游是根据大众旅游发展的需求态势,从供给侧发力而提出的一个概念。随着我们国家的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获得感的增强,人们的消费概念已经从原先的以物品消费为核心,转移到精神层面和服务层面的消费。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要到各地走一走,看一看。度假旅游、研学旅游、康养旅游、休闲旅游、自驾旅游等等,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应运而生。所以这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提出来的大众化旅游需求。但是在整个旅游形态多样化的情况下,我们原先的供给存在着短板。我们整个旅游主要是以观光旅游为核心而构建起的发展格局,以景区为重。这种格局仅仅是旅游的一个部分,形成了供给和需求不充分不平衡的一个状态。

比如观光旅游,必须有景区,度假旅游的话,还必须有其它的空间形态和其它的产业形态。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全域旅游是从供给侧的角度,提出了要构建一个新型的供给体系。

现在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大量乡村人口到城市去,山区人口到沿海去,西部往经济发达地区迁移,东北大量人口流失。

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另外一种方式来补充它的短板,达到我们的平衡呢?全域旅游实际上就是一个旅游化的发展方式。城镇化城市化的人口流动主体是乡村、山区,而现在旅游刚好是相反,城市人民到山区到沿海旅游。

为什么乡村旅游这么火,民宿谁来消费呢?是城市居民。现在东北山区已经进入雪季了,来滑雪的人多是广东福建沿海的居民,如果没有全域旅游等发展方式,他们大概不会去。

通过乡村旅游发展,民宿旅游发展,很多人才到乡村去发展民宿,形成了现在的有知识有创新能力的小镇青年,从民宿旅游做起,通过旅游将事业做大,他再一步步往下延伸,乡村振兴就有基础了,有了这批人才,乡村的风貌就保护了,全域旅游的示范意义就在这儿。

通过这样的一个现象,可以达到一个平衡。通过这几年全域旅游示范的工作,各地政府尤其是县级政府已经看到了这种力量,对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直接形成了一种融合,带动相关产业的升级和附加值的提高。

通过全域旅游发展、旅游消费来带动相关产业,包括农业、工业、商业、服务业,还有非遗文化发展。如果变成工厂化了,它就已经不是非遗了,但是对手工制作来讲,面对什么?面对的不是工业化的那个东西,是面对着旅游化的问题。我们的剪纸,我们的泥人,我们布艺等,可以带动非遗文化传承,这个意义很重要。所以重新来看,通过全域旅游发展,破解了工业化和城镇化所带来的不利的一面。通过旅游化把传统文化传承起来,把小农业做起来,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得,这正是国家推出全域旅游的意义所在。

人民日报人民文旅:您曾提出,建立国际旅游自由购物区,对冲中国公民出境旅游购物支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袭击全球,出境旅游大受影响,同时,北京自贸区挂牌成立,我国加入RCEP,您认为这对于未来我国的文旅发展及旅游购物有何利好? 

张辉:就中国目前而言,出境旅游有相当于一部分是冲着购物去的,2019年中国公民的出境旅游花费大体上达到了1万亿元,这个量是很大的。

由于购物对出入境旅游来讲形成了巨大的逆差。我们现在促进消费,能不能利用目前的一些地区资源优势,在旅游方面出台相关政策,建中国公民自由购物区,让游客可以在国际旅游自由购物区买到任何的奢侈品出口品?如果将这个购物区放在东北,或可促进东北振兴,例如设在沈阳、哈尔滨,将成为二次吸引旅游者的重要资源。

目前我们很多加工品是对外销售的,这期间需要制度方面的配套。目前很多企业愿意把产品出口了,关键有一个政策就是出口退税。我们是以制作业为核心的,而旅游消费对经济的发展也有很强的能量。

当前的旅游发展伴随着技术的发展,比如房车旅游。现在轿车的家庭普及率已经很高了,但是特殊的汽车像自行式房车、拖挂式房车,是旅游发展的一种需求。如果我们在旅游需求侧给予相关政策,这一块发展速度将会很快。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一家人拿到房车,去自然风光较好、空间辽阔的新疆、西藏、内蒙去旅。现在美国自行式房车是6000万,3亿多人口6000万,而我们现在寥寥无几。如果把这样的一个东西释放出来,6000万,按照美国的人口比例的话,大概有1亿辆的一种需求量。如果带动我们整个的汽车制造业,它是一个产业链,就形成了一个切入点,通过需求带动供给的发展。 

人民日报人民文旅:我国人口老龄化在加速,老年人的旅游市场需求不断扩大。您曾提出,推动养老旅游大众化发展。您认为,未来养老旅游发展有哪些方面是需要特别注意的? 

张辉:首先判断一个问题,我们的人口在慢慢向城市聚集。更大的消费市场主体是在城市,城市除了医疗条件作为保证以外,目前养老从60岁退休到八九十岁之间,有二三十年时间愿意去各地去旅游。人们养老愿意有回到过去的一种感觉,到能记得起乡愁,看得见山水的地方,农村成为城市养老的核心地带。但农村养老目前存在宅基地的问题,农民到城市去了,有一相当一部分闲置房,农村形成了空心村空心户。所以土地宅基地的流转,是解决城市人到乡村养老的核心问题。比如一个退休人士在东北有一个宅基地,有长期使用权。这样,一方面解决了现在空心村所带来的资源闲置,另一方面又满足了城市人群对养老的一种需求。这其中就涉及到农村的宅基地的改革问题,使用权转让问题。如果把这一块儿释放出来,既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再加上农村围绕养老形成医疗体系建设,如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的话,既能满足以人民为中心,老有所养,同时还能释放大量的经济效益。这一块还存在一个制度上的改革问题。

人民日报人民文旅:中国文旅品牌影响力大会即将举办第四届,您认为大会的举办对文旅行业有何指导意义?

张辉:人民日报人民文旅作为主流媒体,在全国来讲影响力很大。主流媒体来思考我们文旅的品牌问题,这两个加在一起影响力就更大了。这几年人民文旅举办中国文旅品牌影响力大会,对文旅行业尤其是一些县域的文旅品牌影响力很大。对县域来讲,它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载体。把品牌做强做大,对于影响旅游消费者目的地选择和消费选择,加强相关旅游企业品牌意识,推动中国旅游的高质量发展,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个平台和自媒体不一样,自媒体是一时网红一下,但是品牌的建设,要形成整个社会的一个共识,人民文旅具备这样的条件。我作为一个学者,希望人民文旅把这样一件事儿做的扎实、广泛、有影响力。我想这对下一步中国旅游的发展,起着很大的一个作用。

(采写:陈相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