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4日17时40分,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勐角乡翁丁村老寨发生严重火灾。根据云南省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经全力扑救,截至2月14日23时15分,现场明火已经全部扑灭,至15日1时左右,现场余火全部清理完毕,经现场核查无人员伤亡。火灾烧毁房屋104间,其中包括寨门2个、厕所4间。起火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2月18日,国家文物局发文督办翁丁村火灾事故,要求按照“四个不放过”原则,尽快查明火灾原因,依法依规严肃追责问责;认真查找引发火灾的隐患和问题,落实文博单位安全责任人,切实采取安全措施;深刻汲取教训,警示全省,全面加强和改进文物安全工作。

图片来源:国家文物局网站

四百年古寨付之一炬,惋惜之余更应追责

关于翁丁村老寨的火情控制进展、人员伤亡情况及相关部门的善后工作也引起了媒体和网民的关注,除了表达对古村落消亡的唏嘘遗憾之外,很多媒体、大V和网民也表示应该以此为戒,加强对古村落的安全消防管理保护意识,同时要求追责:“千年部落付之一炬,必须给公众一个交代”(翁丁村实际历史为400余年)。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翁丁村的火情也引起了大量网民的关注和讨论,截至2月20日,#翁丁大火#、#翁丁村村民称起火后打开消防栓停水#、#国家文物局督办翁丁村火灾事故#等相关微博话题,阅读量已超过3亿,事故进展、事故原因、有关部门的官方回应、翁丁村修复以及追责问题等话题也密集出现在评论中。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根据翁丁村村民自述,“起火后曾打开消防栓后加入救火,但10多分钟后就不出水了”,“因为房子是木头和茅草结构,当时风大,火势凶猛,加上交通和水源问题,村民和消防人员扑火已经来不及”,“寨子烧毁,东西都没了,这些房子都是无价的。” 可以看出,此次火灾确有天灾成分:“木头+茅草”的房屋结构,又遇当时、当地大风。但消防基础设施支撑不足、防火安全意识淡薄和应对能力的欠缺,也是让四百年古寨遭此劫难的“罪魁祸首”,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因火消亡令人无比遗憾。

被忽视的风险信号,形式化的救援演练

据悉,今年的2月8日,也就是此次火灾发生的前一周,翁丁村老寨里一户民居就曾发生过小型火灾,由于村民扑救及时,火情并未产生重大恶果。按理说,这是一次拉响的警报,如果当时能够引起相关部门及当地人们的足够重视,立即排查各种隐患、认真整改,或许就能避免后续的悲剧发生。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沧源融媒微信公众号2020年12月还曾发布文章称,沧源佤族自治县在翁丁村召开冬春火灾防控工作推进会暨“翁丁原始部落”灭火救援应急演练,当时总结此次演练“有条不紊,达到预期效果”。“平安报更”声落仅两个月,翁丁原始部落即“火烧当日穷”,试问,这场“达到预期”的演练,效果在何处?

图片来源:沧源融媒微信公众号截图

古村落殒没之殇无法计量,消防安全应常备不懈

公开资料显示,本次事故的主体——翁丁村,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云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其民风民俗是整个佤族地区文化传承发展的缩影,被称为世界佤文化的原生地、佤族文化的活态博物馆,据央视网报道,这里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也是目前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原生态佤族村落。2020年3月31日,翁丁原始部落文化旅游区被评定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纪录片《翁丁》中介绍,2013年翁丁老寨发生火灾后,出于安全与发展旅游的考量,当地政府和旅游公司合作,对翁丁古寨内的村容村貌进行保护性整治和开发,并且重新选址建立了一个新村,绝大多数村民都搬离了古寨到新村生活,古寨中只剩下几位老人还留在原地。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段德罡教授曾指出,“滇西南一带,冬季风干物燥,村寨失火是高频事件。西南木结构建筑的村寨,失火本是村寨发展演进生命历程的一部分,恐怕没有哪个寨子没有经历过火灾”。作为“常与火为伴”的古村落,历经400余载仍保存完好,却在现代社会一夜之间化为灰烬,不仅暴露出了“人村分离”导致的火灾自救机制严重缺位,更暴露出翁丁村在商业化、旅游化转型的过程中,没有从古寨火灾隐患角度出发,从根本上建立上下联动、措施有效的防火灭火机制。此次火灾虽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其造成的房屋、财产损失,对寨主日常生活节奏的打乱,文化遗产被损毁后难以复原等问题,都会对景区、村镇的投资吸引力、游客吸引力、区域经济发展、综合运营管理产生持续深远的影响。

“翁丁并不会因一场大火而从此消失。作为草木结构的房子本身寿命就不会像石砖结构那样超过数十年。只要建造的技艺还在,重新就地重建并非难事。”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吴必虎教授如是说。但是,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不可移动文物已经全部毁坏的,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在原址重建”,即使翁丁村因特殊原因而获批重建,那些浸染在原始环境中的部落文化,也只能因岁月的不可回溯而葬送。形神俱灭的翁丁村,带走了其承载的文明,却留下了关于传统古村落保护与开发问题的思考供业内严谨研究和审慎实践。(人民文旅研究院  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