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小立

湖南是一块红色的沃土,沉淀了丰厚的红色革命基因资源。据不完全统计,在历次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献出宝贵生命的三湘儿女近40万人,其中被追认为烈士的就有12.4万人。自曾国藩建立湘军伊始,在近代中国历史上就流传“无湘不成军”的说法。在新中国首次元帅授衔中,十大元帅有3位湖南籍,十名大将军中6位是湖南籍,这也是我党我军历史上一个独特的地域文化现象。作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广播剧展播剧,广播剧《一大代表毛泽东》深度挖掘湖南红色革命文化,以极具湖南地域文化特色的艺术表现手法,再现伟大革命领袖毛泽东从响应五四运动,领导湖南学生爱国主义运动与“驱张运动”,直到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一大召开这两年时间内的革命历程。

全剧通过毛泽东建党前夕在湖南组织并参与的一系列爱国革命事件,如组织赴法勤工俭学、创刊《湘江评论》、赴京转沪开展“驱张运动”、开办文化书社、推动早期工人运动,以及改造新民学会秘密建党等,在节奏明快的主旋律年轻化表达中,迅捷铺陈剧情,通过毛泽东与何叔衡关于哪种主义可以救中国的“思想之辩”,毛泽东与李大钊、陈独秀等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思想巨擘的交流学习,他从康梁思想到克鲁泡腾金无政府主义再到马克思主义思想的转变,展现了毛泽东革命初期的心路历程。在领导“驱张运动”中,青年毛泽东一度寄望北洋政府的干预,寄望于晚晴老政客实现“湖南自治”,但他的这种幻想在聆听李大钊关于马克思所说“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的深入解读后,使他明白依靠一派军阀达到另一派军阀的不切实际,使他逐渐明白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方才是救国救民的唯一良方。正是信仰的变化与抉择,才让毛泽东与新民学会决裂,与好友萧子升分道扬镳。这种情感的温度与信仰坚贞之间的痛苦抉择,让观众真切了解到原来我们的领袖毛泽东在革命道路上也曾面临困惑。剧中青年毛泽东风华正茂、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革命豪情与满腔热血,以及毛泽东与杨开慧建立在共同信仰与价值观基础上真挚的爱情故事,对于当下年轻人在如何面对事业、爱情、家庭的抉择上,有着强烈的现实观照意味。

整部剧昂扬着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一代革命先行者不负韶华的理想信念,在革命道路上的信仰之坚贞与情感层面人物接地气的小切口艺术塑造,集思想性、艺术性于一体,可以说是一部充满大时代革命力量,将时代审美与浓郁湖湘文化特色完美融合的优秀广播剧。该剧强大实力派配音演员的加入,例如孙立石(饰李大钊)、饶敏莉(饰杨开慧)、王旭峰(饰何叔衡)、洪涛(饰陈独秀),都是广播影视及话剧舞台的实力派演员。在该剧人物塑造上,这些老戏骨精准地把握剧中主要人物的年龄、身份、性格等特征,“声临其境”地为观众演绎了毛泽东、李大钊、陈独秀等革命先驱的不朽功绩与人格魅力。任杰用充满青春律动的湖南话演绎了青年毛泽东在革命道路上的意气风发,在与杨开慧的爱情中,又准确还原一个对于爱情渴望的热血男儿的浪漫情怀。带有普通话改良版的湖南话配音,既突出了毛泽东湘音湘情的人文情怀,同时也照顾到最广泛观众的听懂需求。此外,像李大钊的沉稳智慧、陈独秀的慷慨激昂、杨开慧的蕙心兰质、还有陈树湘等湖湘青年才俊“吃得苦霸得蛮”的特色人设,让整部剧的人物塑造丰满立体而鲜活,将革命先驱在革命信仰革命坚定的共性群像艺术塑造与每个革命者人格魅力的差异化人物刻画相结合,带给观众真切质感的听剧体验。该剧中《国际歌》和《浏阳河》两个主题配乐,交互融合,在实体交响大乐队的演奏烘托中,时而低沉婉转、时而激越昂扬,既很好衬托大时代革命背景,同时也用音乐呼应了剧中人物在革命高潮与低潮的境遇、心理多维情感层面的细腻变化。

随着新媒体的崛起,可以随时随处收听的音频节目又回到了听众中,广播剧《一大代表毛泽东》的出现正逢其时,该剧的热播,对于如何更好利用新媒体、利用音频方式进行革命历史传播与党史教育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中国广播剧作为一种大众艺术传播方式,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和艺术积淀,广播剧这种有声无画面的艺术形式,虽然在视听等技术层面与电视剧、电影有差距,但是诚如中国诗歌与绘画强调的意象表达和“留白”艺术表达一样,从另一个角度给予观众更多自我思考空间和艺术遐想,从而达到莎士比亚所说”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艺术效果。广播剧《一大代表毛泽东》以方言对话的语言艺术塑造领袖形象,更具地域贴近性和人物真实性,也增强了人物的亲切感和情感温度。

广播剧的制作与传播曾一度式微,不是广播剧的艺术品质下降,而是忽视和缺乏有效的传播路径,在这点上,广播剧《一大代表毛泽东》采取百台联播、矩阵输出的方式,在学习强国、中国之声、长沙地铁、喜马拉雅等多个平台同步上线,涵盖中央、省、市、县各级媒体300多家。正是这种将优秀主题性广播剧与新媒体互融的方式,才有该剧时下热播的效果,从这点上看,该剧对于广播剧这种艺术形式的回归作出了跨越式的时代发展。

(作者系《文艺报》艺术部主任、北京市文联2021年度签约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