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个作品开始……你换了摄影师。”今年3月6日,在抖音平台“贺局长说伊犁”账号下,有网友刷到去年11月下旬那段“策马雪原”的视频,写下这样一段留言。

确实是从这段视频开始,贺娇龙换了摄影师,作品有了“大制作”的感觉。那之前发布的视频,大多都是“随手拍”,或者是当地一些宣传短片。

IMG_256

贺娇龙策马奔腾

这是海沙尔的第一个作品——茫茫雪原,一袭红袍的贺娇龙策马奔腾,如同一团火焰,在洁白的雪地里燃烧。镜头转动,随着奔跑的骏马,将雪原的辽阔和高远展现得淋漓尽致。

无数网友被这段视频展示的美所击中。从那以后,贺娇龙从昭苏县副县长,一直到担任伊犁州文旅局副局长,海沙尔都是她的“御用”摄影师。

很多网友留言表示,贺娇龙的摄影师厉害,并且认为其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制作团队。但这个“强大的团队”,其实只有海沙尔一个人,他担起了整个摄制组的工作,策划、拍摄、剪辑、字幕、音乐……海沙尔平常还有工作要做,拍短视频只是他业余时间的“兼职”。

拍出“策马雪原”

从此成为贺娇龙“御用”摄影师

海沙尔,全名海沙尔·波尔那力,80后,牧民家的儿子,昭苏县融媒体中心副主任,之前在昭苏县电视台工作。他喜欢马,很早就开始拍摄有关马的题材……

IMG_257

为了拍出好的效果,海沙尔骑马跟拍

过去几年的天马节,海沙尔会被抽调到活动组委会工作一个多月,而组委会一向由贺娇龙负责。贺娇龙是一个很有亲和力、工作投入的领导,这让他印象深刻。但两人除了共事,并无更多交流。

2020年5月,根据当地“县领导助力直播带货,解决当地农副产品销售难问题”的统一安排,当时的昭苏县副县长贺娇龙开始担任抖音账号主播,为昭苏农产品直播带货。同时,“贺县长说昭苏”抖音账号也持续更新短视频。

但很长一段时间,直播和短视频流量不高,在浩瀚的网络平台上,贺娇龙并没有引起网友的注意。直到2020年11月下旬,那段“策马雪原”的短视频出现……

IMG_258

贺娇龙策马奔腾

海沙尔告诉红星新闻,那天昭苏县天马文化园有一场活动,副县长贺娇龙电话邀约,希望能帮她拍一段视频。视频拍完以后,他连夜剪辑发布。第二天醒来,他看到流量嗖嗖地上涨,无比惊喜和意外。

贺娇龙就这样红了,很多平台开始转发那段视频,主流媒体也纷至沓来,联系采访……那个阳光、温暖、干练的贺娇龙出现在媒体面前,她把远方的美推介给全国网友。

那之后,海沙尔与贺娇龙长期合作,拍了很多精彩视频。今年4月上旬,贺娇龙调任伊犁州文旅局担任副局长(正处),海沙尔依然是她的摄影师。

这些视频,从拍摄到后期制作,都显示出“大制作”的水准。很多网友以为,贺娇龙身后有一个强大的“摄制组”。他们不知道,去年5月以来,贺娇龙90%以上的视频,都是海沙尔凭一己之力完成的。

拍摄、剪辑、字幕、音乐……海沙尔告诉红星新闻:“都是周末或者下班后去拍,后期制作也是一个夜晚一个夜晚熬出来的。”

每次拍摄

他都会提前一天去踩点做好准备

7月11日,为了宣传在昭苏举办的伊犁天马节,贺娇龙要拍一组昭苏县万亩油菜花海的视频。

IMG_259

海沙尔在拍摄

拍摄从早上9点开始,先拍了灯塔农业观光点,又拍了哈尔乌松村。因为时间紧,大家中午在野外吃了点干粮,准备等太阳偏西,阳光柔和一点继续拍摄,但突然下起雨来,拍摄不得不终止。

为了这场拍摄,海沙尔提前一天就赶往拍摄地点,查看地形,选好拍摄角度和场景。贺娇龙工作很忙,到了现场就得开工,并且要达到好的效果。

昭苏县离伊犁州州府伊宁市有180多公里,一般要三四个小时车程。贺娇龙调任伊犁州文旅局副局长后,一些普通拍摄,她只有去街头找婚庆公司、自媒体公司的摄制团队,但拍出来的效果总是不满意。

贺娇龙的直播助理李雪松告诉红星新闻,在伊宁找人拍摄,可能技术差别不大,但这种团队不可能像海沙尔那么用心去准备,拍摄时倾注对这片山水的感情,“海沙尔跟贺局(贺副局长)长期合作,他们早已形成默契。”

李雪松介绍,在外面找摄制团队拍了以后,素材往往打包给了海沙尔,最终由海沙尔完成剪辑。

每次拍摄的时候,我脑子里就在想,要达到什么效果,需要什么样的音乐。”海沙尔告诉红星新闻,平时会一次性拍摄较多的素材,回来后,再根据素材剪辑成多个短视频,隔一天发布一条。

最近三个月,海沙尔每个月大概要为贺娇龙拍摄两三次。有些地方因为路途遥远,他们不得不提前商量,挤出时间去拍摄。首先,他们沟通好拍什么、怎么拍;然后,海沙尔从昭苏赶往目的地,贺娇龙再从伊宁赶过去,拍完以后又各自往回赶。

IMG_260

海沙尔跟妻子、女儿在一起

海沙尔的家在伊犁州新源县,女儿3岁,现在妻子又有6月身孕。他原本半个月回家一趟,因为天马节比较忙,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回家了。

他说,跟妻子分居两地有一个好处,就是工作上很方便,不管加班到什么时候都没关系。只是,没法照顾到家里……

贺娇龙感谢:

我的摄制组只有一个人,他总是默默付出

前不久在雪山拍摄,海沙尔的无人机突然坠落悬崖。晚上回去,没找到无人机的他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因为舍不得里面拍到的素材。第二天,他又爬上山,冒着生命危险找了一天,还是没找到。晚上回去,他还是睡不着,天一亮又去找,终于在一个石缝中找到了损坏的无人机,素材还在。

“拍摄过程中,他总是处于亢奋状态。”李雪松有时候叫海沙尔“海哥”,有时候叫他“艺术家”。在李雪松看来,海沙尔对拍摄效果极其苛刻,“他不是在做短视频,更像是在做一件艺术品”。

7月6日那天,海沙尔和贺娇龙一起去拍了木扎尔特冰川,返回时因为迷路,晚了4个小时才下到山脚,他们还要去昭苏县湿地公园拍“天马浴河”。当时,贺娇龙已经很疲乏,原本不想去了,但看到海沙尔那股劲,又不忍心拒绝。

因为状态不好,贺娇龙刚开始拍摄,就从马背上摔进河里,全身湿透,然后换了一匹马继续拍摄。李雪松当时在现场看到,“海哥都流眼泪了,双手一直在抖……”

海沙尔告诉红星新闻,他当时被贺娇龙投入的状态、不放弃的精神所感动。拍摄过程中,他们俩都是完美主义者,往往是拍摄之前就开始讨论如何拍,拍的过程中又不断尝试,剪辑时又不断修改……

“一个人的成功,总是有很多人的付出。”贺娇龙告诉红星新闻,自己走红网络,绝不是一己之力能做到的,“身后还有很多小伙伴的努力和坚持”。

说起海沙尔,贺娇龙很感动。她说,海沙尔总是默默地付出,做事用心,又很有想法,一个人完成了一个团队的事情,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

有网友询问她背后的摄制组,贺娇龙说:“我的摄制组只有一个人。”这让很多网友难以置信,“但真的就他一个人,还是兼职人员”。

图据受访者

来源:红星新闻

记者: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