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7日,一则“小伙滑雪时飞出气垫坠亡”的视频引发网民广泛关注,12月28日,相关微博话题迅速登上热搜高位,截止至12月31日,话题#24岁小伙滑雪时飞出气垫坠亡#、#24岁小伙滑雪坠亡母亲发声#、#小伙滑雪身亡雪场该担责吗#阅读量达8亿+,讨论2万+。

C:\Users\Tia\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31959b4713593933f650a5e09d72d7a.png

事件争议焦点:雪场是否应该担全责

关于滑雪场装备是否合格,死者母亲和滑雪场负责人各执一词。悲剧发生在今年12月6日,一名24岁男子到哈尔滨一滑雪场滑雪,在高级赛道滑下后摔倒经抢救无效身亡。死者母亲质疑滑雪场的装备不到位,认为事故的发生是由于滑雪场气垫不够长、救护不及时导致的,要求滑雪场对其子的身亡承担全责赔偿。滑雪场负责人则称,经调查装备没有问题,此事属于意外事故非全责,提议赔偿11万7千元,但死者家属未同意,双方还在协商。

12月29日,据观察者网报道,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熊超律师表示,就报道内容来看,雪场和个人都有责任,死者家属无法获得全责赔偿,根据案件综合来区分责任大小及义务承担较为妥当。

C:\Users\Tia\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e94a847b924bf720264f5e4f4eaf70f.png

媒体观点:公平定责更要堵上安全漏洞

12月30日,红星新闻发表评论文章《24岁小伙滑雪坠亡,公平定责更要堵上安全漏洞》,指出:任何一项运动都不可能完全杜绝安全风险,何况是本身就自带风险的滑雪运动。但是,愈是如此,愈要体现安全保障的专业性和足够的安全意识,尽量把安全漏洞消除在萌芽状态。当然,这不仅是对滑雪场地的要求,也是对个人的要求。至少每个参与者都应该明白,滑雪是一场刺激的运动,但同时也蕴藏着风险,必须量力而行,敬畏专业,不能拿安全不当回事。只有监管层面、经营者、个人,都恪守好“安全第一”的原则,这项运动才能真正获得良性发展,散发出它该有的魅力,也让人享受到该有的乐趣。

舆论观点聚类:

根据此次事件2万+网民评论结果来看,大部分焦点集中在滑雪本身的安全风险,以及责任主体的认定争议上。但不能忽视的是,有不少评论提到了融创发生安全事故已经不止一次,并且以自身经历为依据,说明融创乐园本身的安全隐患,虽然声量不大,但是值得特别注意。舆论观点主要聚类为以下几点:

  • 滑雪本来就是高风险运动,达不到运动员级别的水平不要上高级赛道

  • 自身判断失误导致的,个人应负主要责任

  • 认为滑雪场的赔偿在合理范围内,滑雪不担负主要责任

  • 设施没问题,但管理有问题,不该让非专业的人员进高级赛道

  • 质疑为何融合乐园老是出事

  • 中高级赛道没有明显区分

推广冰雪运动的同时,不能缺失必要的风险提示

近几年,每到滑雪季,我国各地滑雪场周边酒店都可谓是一房难求,今年元旦、,携程、去哪儿等多家OTA平台上,很多滑雪场周边酒店元旦期间价格已经上涨到4000多元,并且绝大多数已被预订一空。冰雪运动已经一点点渗透到很多人的生活里,并且随着2022年冬奥会的临近,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推崇。媒体报道、明星代言、自媒体推送…….生活中几乎是随时随处可见冰雪运动的宣传,刺激与危险并存的冰雪运动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但是很多冰雪运动具有速度快、操作难度大的特性,在做运动推广时,决不能忽视风险提示,这次事件也是给媒体宣传导向的一个警示,安全提示不能仅仅存在于滑雪场地内,在大众传播的过程中,对运动本身的刺激性和风险作出一定提示是媒体和自媒体在推广中应该注意的关键点。

新“血案”暴露的老问题:融创“卖房子、收租金”的老思维,绘制不出真正的“诗和远方”

官网显示,哈尔滨融创乐园的经营主体为哈尔滨铭晟文化旅游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晟公司”),从企查查、天眼查等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显示,该公司早在2018年12月,就曾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被起诉。彼时的融创雪世界,还叫做“万达娱雪乐园”,法律纠纷的起因与本次事件类似,是游客雷某在滑雪过程中,被铭晟公司的雇员撞伤,造成左肩锁关节脱位,闭合性颅脑损伤轻型并住院16日。两年后安全事故再次发生,可以看出,铭晟公司除了应诉、赔偿和强调“初学者不该进入中级雪道”的回应外,并未对雪场的安全保障采取实际的巩固和加强措施。

融创乐园的事故,不止发生在一地、一季。就在今年9月,无锡融创乐园就发生了“过山车停运导致20余名游客倒挂半空”事件,而在2019年8月,该乐园就曾因过山车传感器故障导致游客滞留在上升区。频发的事故,暴露出融创在操盘文旅项目之时,对旗下供应商、经营主体的管理运营存在缺口。

融创中国自“蛇吞象”式地收购原万达文旅集团和旗下13个文化旅游项目公司以来,经过文旅集团、文化集团的组建以及全国12座文旅城的布局,不到三年的时间,已成为房企进军文旅的“大户”。从商业理论的角度,融创地产与文旅的联姻,可以形成互补互助的良性架构:以文旅项目撬动土地获取,更多的商流、人流带来超过以往单一住宅开发的地产溢价,而地产的开发售卖,能够快速回流资金反哺投资大、回收周期长的文旅项目运营。但是,在现实中不可否认的是,融创文旅在“做大”的同时,并未“做精、做强”,至今未形成业内“文旅地产”开发的标志性项目。对于融创来说,资本、土地资源是其强大优势,然而优质文旅项目的打造,不止需要重资产投入,更需要有创新的内容运营能力、专业的管理经营模式和服务人才培养能力。融创文旅将集团定位为“中国家庭欢乐供应商”,但是,从旗下项目频出的事故中可以看出,融创的经营本质,是将文旅视为地产项目的配套收入,“卖房子、收租金”的“老思维”,仍贯穿在文旅新项目中。融创要真正实现从单一的地产商向“欢乐供应商”的转型,需要将“制造房子、租售商铺”的“工厂”模式,转变成“以人为本、以产品和服务为核心”的“文旅”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