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三星堆发掘负责人:6座祭祀坑都有何特点?
2019年10月,在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实施的大背景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为解决三星堆遗留的众多学术问题,在三星堆遗址开启多点位考古勘探,最终在祭祀区发现了新的6座祭祀坑,祭祀区新一轮发掘由此在去年10月正式启动。经过5个多月工作,有什么进展?
https://rmwloss.oss-cn-beijing.aliyuncs.com/cms/upload/images/20210320/1616214366548739400.png

三星堆发掘负责人:6座祭祀坑都有何特点?

2019年10月,在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实施的大背景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为解决三星堆遗留的众多学术问题,在三星堆遗址开启多点位考古勘探,最终在祭祀区发现了新的6座祭祀坑,祭祀区新一轮发掘由此在去年10月正式启动。经过5个多月工作,有什么进展?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发掘现场负责人、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长冉宏林介绍,本次6个坑的发掘各自进度不一样,截至3月中旬,4号坑的文物全部揭露,3号坑出土文物基本揭露,唯一慢点的是7、8号坑,正在清理表层泥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3号坑出土文物最多,现在已发现有超过100根的象牙,还有超过三十件的青铜器暴露了出来。多数铜器尽管和一二号坑出的一样,但有的器形是以前没见过的,所以意义还是比较重大。

4号坑目前来看最早发掘,进度最快,今年2月文物就基本露出来了,与其它坑相比灰烬丰富,基本整个坑都弥漫有灰烬。但经过发掘,我们认为这些灰烬是从坑的东南角倾倒下去的,不是在坑内均匀平铺。现在可以看到的第一层是象牙,下面还有金器、玉器、陶器等等。这里出土过一件齐家文化的玉琮,说明三星堆和中原文化是有密切联系的。总体而言,从埋藏情况和出土文物来看,与一号坑比较相似,只是出土文物要少一些。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5号坑目前清理出了一件很大的金面具,以及一些残的金器、象牙雕刻残片。这些新发现,总的来说丰富了以前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的文物类别。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6号坑目前确认有两件比较重要的文物,可能是当时的木器。一件类似于木匣子,它的整个平面规整,长1.5米左右,宽和高都是四五十厘米左右,边壁碳化,有朱砂的痕迹。在3000多年前埋入坑的时候,应该可以推测木匣子制作是比较精良的。我们目前正在清理匣子里面的堆积,想看看装了什么文物,是青铜玉器,还是看不见的酒肉丝绸等祭祀用品。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8号坑现在正在清理表面填土。我们此前勘探发现了有铜器、象牙等迹象,所以比较值得期待。在填土堆积里,我们发现有大块红烧土,而且确定是墙壁的残块。因为它们一面平整光滑,但另一面呈半圆柱体凹槽状,应该属于木或竹构泥墙。再结合红烧土的体量,基本可以确定是大房子的墙壁。而当时大房子不可能是民众居住所用,应该是神庙,宗庙或者宫殿等大型建筑。

确定性质 这就是古蜀国的祭祀区

考古的魅力,便是不断根据出土文物,拼凑并还原隐秘的历史。三星堆祭祀区新一轮考古发掘,为认识古蜀文明提供了大量宝贵的材料。而最受学界关注的一、二号坑的性质,多年来一直争议不断。此次6座坑的发现以及出土文物,基本可以确认这片区域就是古蜀王国的祭祀区。

在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横空出世时,考古学界也无法相信古蜀王国会无端把国之重器砸碎掩埋地下。一时,关于两座坑的性质莫衷一是,出现了亡国宝器掩埋坑、失灵神物掩埋坑甚至是墓葬陪葬坑等不同说法。

然而,这些猜测也存在难以自圆其说之处。如果是宝国宝器掩埋,那战胜方难道不该是毁其宗庙后,把灭国方的宝器劫掠作为战利品炫耀吗?所谓“播溃其祖庙”、“迁其重器”才是古代常见的做法。至于失灵神物掩埋,也有学者提出疑问,毕竟祭祀坑出土文物几乎囊括了金杖、象牙、玉礼器、青铜器等当时社会最珍贵的东西。如果一失灵就经常毁弃,不仅为当时的社会财力不容,在神权主导的社会也容易导致人们精神世界的动摇,因此当时统治阶层的巫师集团应该不能容易这样的事情发生。

随着三星堆持续不断的考古发掘,以及6座新坑的发现,“祭祀”说显然更有说服力。冉宏林介绍,新发现的六、七号坑,存在弥足珍贵的打破关系——6号打破了7号。简而言之,六、七号坑可以明确表示并非同一时期挖掘,并且6号坑比7号坑后挖,也就是年代比7号坑要晚。如果是亡国宝器说,那么在相距并不遥远的时间,古蜀国连续被亡了多次吗?

根据几座坑不同的文物埋藏情况,冉宏林推测,掩埋了木器的6号坑和发现了金面、象牙器的5号坑更像是祭祀坑,剩下的坑应该是祭祀器物的掩埋坑。总体而言,这片区域都属于古蜀国的祭祀区。

如今,几座坑的填土已开始进行碳14测年。如果它们最终确定年代不同,将对几座坑的性质判断提供更科学的依据。(川观新闻记者 吴晓铃 吴梦琳 摄影 向宇)

来源: 川观新闻
责任编辑:陈相利
来源: 川观新闻
责任编辑:陈相利
丁真上新!《丁真的自然笔记》精彩抢先看
《“十四五”文化和旅游发展规划》公布
中国旅游未来:绿色发展,美好生活
博物馆的未来:恢复与重塑
戴斌:冰雪旅游是现代产业,更是当代生活
疫情零星散发,今年春节如何安心过?——权威回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