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日下午,杭州市举行的“金钱豹外逃事件”新闻发布会透露了三个重要信息:

早在4月19日,3只金钱豹就已经“出逃”了;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一直“瞒豹”的原因,只是怕影响“五一”客流量

在主管部门曾多次询问的情况下,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回答“无逃逸”

从5月1日发现豹子踪迹,到5月8日确定豹子出逃,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外逃事件”疑点重重,引发网民极大关注,截至5月11日16时,相关微博热搜榜话题超10个,其中#第二只被麻醉的金钱豹正在恢复#的话题热度最高,阅读3.2亿,讨论1.5万。
IMG_256

被追回的第二只金钱豹(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目前,第3只金钱豹的搜救仍在进行,回看事件经过,值得各个动物园在舆情回应方面警醒自查。
IMG_257

杭野“瞒豹”:教科书般的负面示范
5月8日,即距离3只金钱豹真正“外逃”时间超半个月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发布致歉声明,辩称未及时公布有关信息的原因是“担心事件公布引起恐慌”,引发公众不满。
人民日报评论称:“纵观这起事件,因为管理不当导致猛兽外逃,已是失职。从为了假期正常营业瞒而不报,到面对外部质疑时多次矢口否认,再到以‘担心事件公布会引起恐慌’为己辩护,这一连串操作堪称教科书般的负面示范,其中的安全意识淡薄、责任意识缺失、信息发布迟滞、舆论应对失措无不令人愤懑。”
参考消息网也评论称,这种“我不公布消息是为你好”的逻辑,背后隐藏的是对信息管理透明化认知不足以及对公众承受力的极端不信任。
有一种恐慌,叫当事方担心你会恐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看似“出于好心”的回应方式,违背了舆情回应的首要原则——真诚,在欺瞒事实的基础上,不仅不反思过错,还虚情假意,必然会遭受舆情反扑。人民文旅云平台数据显示,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致歉声明,舆论负面情绪占比接近60%。
IMG_258
IMG_259

事故频发:多家野生动物园回应迟缓
野生动物园因其优质的自然风光和珍稀动物资源倍受市场青睐。数据显示,以“野生动物园”为关键词,我国登记在册企业超过1300家,成立时间在2015年-2021年的企业超过1000家。
猛兽出逃,势必会引发附近民众的恐慌,但是消除恐慌绝不是隐瞒不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瞒报行为不仅错过及时搜捕的有利时间,对社会安全也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如果园方第一时间发布通报,不仅能够让民众知晓,还可以提醒附近居民注意防范,以免发生不幸。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野生动物园的“瞒豹”事件,并不是野生动物园第一次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7月23日下午,在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内,一名自驾游女游客在猛兽区下车后,被老虎袭击,造成1死1伤,经“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故调查组”认定分析,造成此次事件的原因是游客未遵守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对园区相关管理人员和其他游客的警示未予理会,擅自下车,导致其被虎攻击受伤。

2017年8月18日,该野生动物园再次发生一起自驾游客被咬伤事件,一名男性游客在开车投喂马来熊时被咬伤左臂。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负责人事后表示,这件事的发生是因为游客没有遵守规定造成的,教训十分惨痛。

2020年10月17日下午,上海野生动物园工作人员在猛兽区(车入区)实施作业时,遭受熊攻击,致一名工作人员不幸死亡。事后上海野生动物园启动猛兽区临时关闭应急措施、发布游客公告,但公告上仅显示“因园内猛兽区(车入区)发生安全问题需及时处理和维护”。

两个月后,2020年12月29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应急管理局发布《上海野生动物园“10.17”其他伤害死亡事故调查报告》,显示事故直接原因系工作人员在熊区履行除草作业监护职责的过程中,违反《动物展区安全作业应急处理预案》和《车入区狮、熊岗位安全操作规程》规定下车,遭熊攻击导致死亡,并认定上海野生动物园未严格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最终上海野生动物园9名相关负责人被处理。


以上几起事故,野生动物园经营主体都在事后回应迟缓,并以游客、工作人员的“不守规定”遮掩了野生动物园自身存在安全管理疏漏的现实。
与本次“瞒豹”事件相似的是,若非被舆论“送上热搜”,野生动物园均未及时对安全事故进行进一步详查和披露。
IMG_260

防微杜渐:野生动物园该整改了
此次金钱豹出逃事件,万幸尚未造成人员伤害,但是纵观近年来的事故,“野生动物园”作为一种兼具动物保护、教育科普和旅游经营效益的业态,其标准化管理也应被提上日程。
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上海野生动物园以及本次的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事后的处置均由所在地的区级政府牵头进行,而事故发生以前,管理归口不明晰、多头权责混乱也是导致野生动物园们的短板、漏洞难以被及时排查和整改的主要原因。
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上,以“动物园”“野生动物园”为关键词,未检索到任何相关国家标准、行业标准。
由于野生动物园相关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经营许可、土地规划、投资建设、开业经营、景区创A升A等程序涉及林业、生态环境、国土资源、市场监督、城乡建设、文化旅游等多部门的审批和管理,在客观上形成了野生动物园标准化管理的“真空地带”。
例如,根据现行《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5A、4A级景区均需达到“建立完善的安全保卫制度、工作全面落实”的标准,但是,上海野生动物园的伤亡人员非游客,且其主管部门为上海市政府,因此文旅部门无法对其做出处罚决定,“5A”金字招牌依然显眼。
那么,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待舆情热度退却后,若失踪豹安全找回、无人员伤亡,文旅部门是否对其有进一步的处罚措施?
在野生动物园已然成为一种产业的今天,被涉事动物园们提及的“配合有关部门”具体指谁,其细分标准和管理法规又何时能面世?
这些问题都值得各方审视思考,防微杜渐,警钟长鸣。

来源:人民日报人民文旅

作者:金戈 大娟

编辑:龙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