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丁真珍珠获评为由《南方人物周刊》发起的“2021魅力人物”,在这份获奖名单中,还有单霁翔、杨丽萍、陶勇等。“魅力人物”是该刊推出的国内第一个由主流媒体发布的致敬名单,缘起2005年,覆盖政、经、文、艺等多个领域,超过100名获奖人。

在对丁真的评价中,《南方人物周刊》称:当流量被正确引导,帮助理塘推广旅游、帮助家乡建设发展,丁真和理塘旅投都在切实地诠释着浪漫和赤诚的初心。丁真有一套在他的土地上生活的智慧和价值观体系,而在一集集《丁真的自然笔记》的纪录片中,他总是不经意地能传达出他的世界里那些浪漫的情怀、奇特的想象和属于20岁的在通透中领悟的哲学深意。

《丁真的自然笔记》由人民文旅出品,是以自然为主题的8级系列环保短片,目前已在腾讯视频播出七集,相关11个话题登上热搜,总计近20亿话题流量,跻身全国7月综艺周榜前十。

以下为《南方人物周刊》对丁真入选进行的报道:

少年成名

2020年11月,在四川甘孜理塘的雪域高原,19岁的丁真误“闯”进摄影师的镜头,留下了一段不到10秒的“野性又纯真”的短视频,在互联网上掀起一阵又一阵的舆论风暴。

9个月过去,如今依然时常让丁真感到困惑并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火了呢?比我能力更强的也有,比我帅的也有,为什么是我呢?”

这是个美丽的意外,在寻找“世界高城的微笑”系列短视频中,他原本并非预想的主角。

丁真前面的人生中,时间过得很慢很慢,日子自由而悠长。推开家门,就能看到格聂雪山,和弟弟赶着成群的牛羊,帮家里采虫草、挖贝母,和朋友们策马扬鞭,躺在草地上能躺一整天,肆意而自在地生长着。他的世界没有热搜,没有直播,没有粉丝,没有电商,只有他的家人,和他珍爱的小马珍珠。受制于当地逐水草而居的牧民习性和贫困现状,他学习的机会并不多,到过最远的地方是理塘县城,最大的愿望是“小马永远跑第一”。

很难用网络造星爆红的路径或定理来解释这一现象,出圈视频里,他的红色防风外套、领子都还没翻好的黑色内搭花衬衫,从来都不是潮流定义的时尚单品。

但他清亮的眼眸、纯真粲然的微笑、由雪山的冰水和草原上苍劲的风经年累月打磨成的含着一抹高原红的黝黑皮肤、素面朝天的样子,带着环境塑造的原生态和异域特质,在标准化的精致审美之外,形成一张返璞归真的脸。

他流露出的少年初长成的羞涩清纯模样,糅杂了人们的好奇和想象,俘获了百万网友的心。现代科技、移动互联网与先锋的娱乐理念冲击着原始村落古老而隐匿的文明,在丁真身上不断激烈碰撞,产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

自此,这位不懂汉语的藏区放牧少年的命运轨迹被改写,有更多的人“闯”进了他的家乡、他的人生。

少年的网络奇幻冒险开始了。

男人穿着绿色的香蕉

描述已自动生成

误“闯”进摄影师镜头的丁真,在互联网上掀起一阵又一阵的舆论风暴(摄影 / 王轶庶,由荣耀 Magic3 至臻版拍摄)

另一条路

丁真走红之后,网友们曾一度好奇并议论着,这位网络现象人物将向何去。

走红的第三天,“丁真收到选秀节目和网红公司邀约”的消息在网上疯传,事情发展到这里,剧情似乎已经走向了大家熟悉的套路——一个普通人变成了网红,他或许成为名噪一时的草根偶像,握住流量附赠的红利,或许只是昙花一现,然后在互联网极速的造星浪潮里被忘记,泯然于众,成为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

不过,丁真似乎另辟蹊径。

他并没有选择出道,也没有直播带货,而是签约了当地国资委下属的国有旅游公司,成为一名国企员工,新的身份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旅游大使”。拿着3500元的月薪,五险一金,签约后的首要任务是补习功课,努力学习汉语,跟上义务教育的脚步,未来将在理塘千户藏寨景区担任大使,参与家乡的旅游文化宣传和建设。

也正是这个选择,丁真带动了理塘的旅游热度。人们开始关注到这个少年背后他生长的土地,和这个赶在脱贫攻坚的尾巴上摘掉了“贫困”帽子的理塘县。

11月20日起,“理塘”的热度大涨,到11月最后一周,“理塘”搜索量猛增620%,比国庆节时翻了4倍。

与此同时,稳稳地接住了丁真爆红流量的是“理塘”这个刚刚脱贫的小县城,和以理塘县领导、理塘旅投董事长张玺、总经理杜冬为代表的理塘基层人。他们替他暂时搁置了上百个商务合作,没有因追求短期红利而让他沦为消耗人们注意力和耐心的流量牺牲品。

他们为丁真安排的日程表里,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学习汉语,学习普通话,描红写字。

一叠叠摞成约1米的桌子高的书散乱地东倒西歪地摆在仓央书房里,一摞挨着一摞,有横着摆的,有竖着摆的,有插空摆的,都是粉丝寄给丁真的书。

上一个与理塘有关的大流量文化IP,还是仓央嘉措,尽管他一生未曾有机会踏足这里。而今,土生土长的理塘孩子丁真从这里出发,理塘旅投希望他能逐渐定型,成为一个为家乡、为旅游、为文化、为公益做出贡献的大使。

男人穿着绿色的衣服

描述已自动生成

丁真走红之后,网友们曾一度好奇并议论着,这位网络现象人物将向何去(摄影 / 王轶庶,由荣耀 Magic3 至臻版拍摄)

把门推开,让各种机会发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丁真仿佛是理塘的“天降紫薇星”。但其实,在这场网络狂欢中,于丁真而言则是意外,他就像被命运选中的宠儿,理塘是厚积薄发、水到渠成的另一方。

所以,似乎不应以网络人物的生命周期有多长来看待丁真的前路。他从未成为谁刻意打造的网红流量,幸好也没有遇到借机牟利的商人推手。他们正在把丁真作为一个“人”来对待,而不是任何的赚钱工具。乘着这股东风,打造一个地区的旅游样本,是理塘旅游从业者和丁真们想要做的。

人们对丁真抱持极大的耐心和包容。有一次丁真到村里直播,遇上下雪断电,信号很糟糕,电话也打不通。但丁真的团队发现,从停电到恢复的大约10分钟里,有3万多人没有下线,就对着黑屏不断刷礼物,聊天互动聊了10分钟。这让他们觉得震撼、骄傲又感动。

但解决理塘的经济和文旅问题,并不能仅依靠一个丁真的出现。丁真现象的确极大促进了理塘的知名度,但理塘的自然条件,它的高反、缺氧问题,以及高寒气候带来的季节性限制都是发展旅游胜地的障碍。

而且,人们是理性的。到理塘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坐飞机要坐早上6点多的飞机,降落的稻城亚丁机场海拔4400米,可能会遭遇严重的高反,从成都开车到理塘可能要8个小时,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旅游还是旅游,有它自己的问题存在。丁真帮你宣传了一把,但到本地的实践和落地还是有很多路要走。”但一个可喜的变化是,“本地的社区参与速度在加快”。从前古镇口的小店清一色的维修店、音像店,突然间变成了奶茶店、小吃店、洋芋店,“直到甚至出现了一家蜜雪冰城”。杜冬觉得,“诶,有点意思。”

“景区服务的问题,这个真的不是一朝一夕,它是长期的。”2019年,理塘旅投的同事们还在讨论古镇里缺乏民宿可以住;2021年7月,古镇正在落成4家好的民宿。他们看到了,觉得“这就是种子,是希望”。

文旅产业能为当地带来什么?丁真团队并不想为未来的图景下一个明确的论断。“当把机会敞开了之后,人们自己会思考。门没有开的时候,大家可能都不会想过去,但门一旦开了,他们自然会过去,他们一定会往前走。”

2009年,杜冬作为一个旅游者去理塘旅游的时候,稻城亚丁刚刚开发。那时,在人们心目中,稻城亚丁和理塘的定位差不多,都没什么人知晓。但10年后,稻城亚丁这一代的年轻人已经不再致力于农业发展,而专注于旅游产业。“那他们的子孙又怎么样呢?可能前途远大。”

这个道理在理塘同样适用,“机会要给到当地人才能知道。丁真的意义就在于此。当我们把这扇门推开之后,再过10年看看,被丁真这个现象所影响的一代人在做什么,很有可能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理塘的路·丁真的路

丁真正以自己的选择,成为四川向全国的文化输出代表。

丁真有一套在他的土地上生活的智慧和价值观体系,而在一集集《丁真的自然笔记》的纪录片中,他总是不经意地能传达出他的世界里那些浪漫的情怀、奇特的想象和属于20岁的在通透中领悟的哲学深意。

他的出现,仿佛为人们找到了一个更便捷的方式和通道,指向那个神秘古老的文化。人们通过他了解了康巴、了解了藏语,看到了理塘这座“高岭之花”,也试图了解藏族文化。

丁真在林芝“放生了一棵桃树”——在藏族的概念里,放生就是给那棵与自己同龄的桃树系上哈达,大家看到哈达就不会去砍伐它,它可以一直生长,幸运的话,未来也许可以成为一棵有千年历史的参天古木。

人在树林里

中度可信度描述已自动生成

《丁真的自然笔记》剧照(受访者供图)

“我想每个生命都知道怎么样才能幸福,青蛙、桃花,还有时间中的我。”丁真说他来生想做一只鸟,飞得高,自在飞翔,在树上欢唱。

对丁真来说,选择走这条路,他放弃了放牧、骑马,他正被迫和自己从前的生活割裂。

但慢慢地,他发现自己也学到了汉语,学到了歌,新认识了很多朋友,去到了更多不同的地方。还是那个单纯的少年,开一次卡丁车就能让他开心很久。

丁真的团队喜欢称他为“孩子”,特别能感受到他偶尔的焦灼感。丁真想去赛马的时候就会跟他们说,“马是必须要训练的。”团队就能马上意识到,这事情对丁真而言是很重要的,万一跑不了第一怎么办?“这个事情并不是我们讲的那么简单,真的是一个大事情。”

他们尊重丁真的意见,婉拒了一些活动,所以丁真回家练马练了好几天。但此刻草原上奔驰着的丁真,他的人生也正在变得开阔。

可能艰难但正确的路

在纪录片《丁真的自然笔记》中,杜冬给丁真讲井底之蛙的故事,问他,“假设你是青蛙,你觉得天只有这么大,你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

丁真回答,开心啊。“那个青蛙,看见外面的话,它坐在这里面(就)不开心了。因为它看见很多东西嘛。”

在理塘的那个小村庄,那时丁真还未被发现,他从来没有想过长大之后要去做什么,就觉得应该会是“放放牛、骑骑马之类的”。他不会在心里装太多事情,“早上起来之后,会想今天我要干什么,但今天的事情想完之后,明天的事情就明天再想。”

再后来,丁真偶然撞进互联网,大家为他身上散发的原始的生命力和少年感而惊叹。丁真同时被赋予了使命和责任,而他欣然选择接受。

他安心于每一种状态。“我觉得开心没有那么难”——如果全世界只有那片天,他会觉得很开心;如果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可以做更多的事,那么就去做。

火了之后,他第一次去了杭州,第一次感受到了家乡之外的夏天。但他仍然最喜欢家乡的夏天,夏天的理塘,草会变绿,花会全开,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样子,而他身边有朋友,有亲人,有小马珍珠,还有雪山与草原,那曾是他的全世界。

这是暴风成长的9个月,是丁真与理塘旅投在面临与流量、收益、变现、欲望有关的各种诱惑后作出的选择与担当。

丁真的想法很简单,无论是热爱自由的天性与受到镜头记录和网络凝视的冲突,还是偶尔烦恼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这条路,有点难,他并不知道好不好。“但是我只能往前冲,我们只能往前冲。”他多次重复。

理塘旅投的想法也很简单,杜冬在丁真爆火接受采访时曾说,“我们不希望丁真只是昙花一现。我们要为丁真的长期发展考虑。把大家对他的热情,像洪水一样的热情,蓄积起来,能流得更长远。这样,对他本人,对他的家乡理塘的旅游发展,才更好。”

当流量被正确引导,帮助理塘推广旅游、帮助家乡建设发展,丁真和理塘旅投都在切实地诠释着浪漫和赤诚的初心。

一群人在山上

描述已自动生成

《丁真的自然笔记》剧照(受访者供图)

《丁真的自然笔记》第一集的结尾,草地上散落着几张刚刚显现出来的拍立得相片,丁真从一众肖像照里拾起两张风景图。摄影师在一旁解释着“家乡”,他用汉语字正腔圆地说出两个字“理塘”。

丁真现在仿佛与理塘绑定在了一起,他很乐意。如果再重来一次,他觉得自己依然会选择这条路。至于自己未来的道路正确与否,他没有想到全部答案,于是决定先去做、先去走了再说,等到“10年后再回过头来看一下,我自己做了什么,再来告诉你这条路正确还是不正确”。

下一幕镜头里,丁真把帽子背在身后,他牵着他的小马走在小山坡上,脚下是他热爱的土地。属于丁真的15分钟(《丁真的自然笔记》片长)已经开始了,而更好的结局大概是,属于理塘的焦点不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