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之后,B站也要回港二次上市了。

3月16日晚间,据港交所文件,哔哩哔哩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这意味着,B站将进入港股上市的冲刺阶段。受此消息影响,B站美股盘前走高,涨幅一度超6%。

B站自2018年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二次元第一股”后,一度引发市场和资本追捧。Choice数据显示,2020年一整年,B站股价累计上涨360.37%;2018年上市至今,股价累计增长885%。

图片来源:Choice终端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表示:“2020年对B站是具有深刻意义的一年。”最新财报显示,B站2020年总营收达120亿元人民币,第四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55%,达2.02亿。

近年来,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已成趋势,多位投资人、互联网分析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B站在港交所上市备受市场关注,除了进一步融资外,也可以更贴近自己的主要市场和更多熟悉自己的投资者,更有利于其在一个安全、稳定的资本市场中经营,是相当好的机会。”

截至每经记者3月17日发稿,B站报收113.31美元/股,总市值为399亿美元。

看好年轻人消费购买力 B站回港二次上市 

B站聆讯后资料集显示,此次港股上市,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瑞银为联席保荐人。

“在美股之后登陆港股市场,形成更加稳定的资本支撑,对B站乃至二次元行业而言都是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这意味着进一步让二次元文化逐渐进入主流。在当下不明确盈利的情况下,能够得到更多的市场认可,说明市场对B站的预期是持续的。”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告诉每经记者。

2009年至今,手握“Z世代”的B站已经走过了十多个年头,如今的小破站早已不局限于二次元,正在加速向泛娱乐领域布局。数据显示,B站2018年~2020年净营业额分别为41.28亿元、67.78亿元、119.99元,同比增幅分別为67.3%、64.2%及77.0%;2018年~2020年的亏损净额分别为5.65亿元、13.04亿元、30.54亿元。

在业绩助力下,B站在资本市场也节节攀升。启信宝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B站共完成了9轮融资,腾讯、阿里、索尼相继成为B站的股东。

截至2020年财报,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持有哔哩哔哩4993万的股本,持股占比14.2%;腾讯为B站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2.4%;阿里旗下淘宝为B站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7%。

Choice数据显示,B站自2018年上市至今(2018年3月28日~2021年3月16日),三年间股价累计上涨885%。

天风证券传媒互联网高级分析师张爽向每经记者表示:B站高股价和高市值的原因在于,B站内容和社区的强壁垒,以及破圈之下,B站用户更加泛化,用户快速增长,广告、直播、会员等业务的逐渐成熟,使得B站在商业化上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B站发展至今,形成了巨大的二次元文化社群,目前 90后、95后和00后的消费购买力市场仍在上升,市场对消费购买力上升和社群粘度的预期,支撑了B站的高股价。但对于B站未来的持续成长性,既乐观也保守,我认为是有成长空间的。”杨歌指出。

那么,登陆港股市场是否会对B站市值产生影响?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每经记者:“因为有参考值,只要B站的业务保持正向增长,理论上讲不会差别太大。”

“未来仍看好B站的成长性。一是其在内容上的优势,以及社区上的强壁垒性;在中视频赛道上,B站仍具有明显的优势;在货币化层面,各个业务上也仍有期待的空间。”天风证券副所长、传媒互联网首席分析师文浩指出。

3年内月活用户到4亿 破圈增长背后是机遇还是风险?

过去一年,B站在“破圈史”背后,鲜花与掌声,争议与质疑并存。

加速泛化下,B站用户扩张进入加速期。陈睿也为B站制定了未来三年的用户增长目标:2023年内,B站的MAU可以做到4个亿。这意味着,B站不再仅仅是“Z世代”高度聚集的平台,而是覆盖了更广范围的年轻群体。

财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5%,达2.02亿;其中移动端月活用户同比增长61%,达1.87亿。日活用户达5400万,实现了42%的同比增长。

截至2020年末,B站超过86%的月活用户年龄都在35岁以下,他们不仅是视频消费市场的主要驱动力,也构成了B站用户的核心群体。“三年前,B站群体主要是以90后、00后用户为主。2020年,B站的口碑已经逐步渗透到了85后,甚至是80后的圈子。”陈睿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谭玉涵 摄 (资料图)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泛娱乐用户的进入,“B站变了”的言论也层出不穷。事实上,B站要成长,平台新用户与老用户,新圈层与老圈层势必产生摩擦。

“B站的用户群体正在发生两个方面变化:第一,原本小众的二次元向更大众的文化群体拓展;第二,原本小众文化的群体正在随着年纪增长而扩大规模。”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坦言,“B站的前景既有机遇也存在风险,机遇是面向越来越具有消费能力的群体,风险则是破圈如果把握不好分寸,可能造成新用户增长不如预期,同时原用户流失。破圈对于B站来说是重大策略调整,还需要更长时间来检验,目前短时间内并不能直接判断是否成功。”

张毅则认为,这种冲突对B站而言不可谓不大,也一定会有影响,未来在圈层内容耕耘上,B站要更努力。对于破圈本身,他则持更加乐观的态度。“整体来看,B站的破圈策略是利好。有不同的声音是正常的。最关键的是B站收获了用户、品牌、商家和未来机会,整体利大于弊。”

每经记者注意到,对于破圈带来的用户增长,有观点认为B站的增长依赖营销,如果未来投入一旦减少,能否维持高速增长则要打上一个问号。

“市场上的确有这样的争论。但我认为从用户和市场情况看,B站用户一是比较有价值,二是B站有足够的内容留住观众,尤其是长视频内容能够留住这些用户。”张毅坦言。

互联网平台集中争夺“新生代” B站未来最大对手会是谁?

B站十周年大会上,陈睿曾坦言:“如果B站不是向前发展,那么它就一定会越来越衰落,直至灭亡,永远不可能停留在那个大家认为的不大不小、刚刚好的阶段。”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

在当下视频网站的竞争格局中,浓郁的社区文化构成的“护城河”,以及高粘度的年轻用户是B站最大的优势。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未来要在互联网激烈的视频化竞争中持续前进,仍绝非易事。

如今的B站早已不是众多互联网企业眼中的“小破站”,无论是对于牢牢占据长视频市场的头部平台“爱优腾”,还是后来者居上的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来说,都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2020年大文娱赛道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B站以年度17起投资位列文娱赛道投资榜单TOP2。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B站过去投资企业数量超100家,主要集中在ACG产业等细分领域。

“B站投入扩大是必然的。”张毅解释,对市场而言,C端市场已经没有多少机会,所有平台都把用户争夺焦点放到了2000年~2010年出生的群体上,这个群体未来具有无限的成长空间和消费能力。

与此同时,B站的危机感也无处不在。长短视频夹击下,在用户、时长、内容、创作者等方面的争夺都愈发激烈,蛋糕就那么大,谁能紧紧抓住新生代年轻人,谁就将在竞争中占据优势。

“从底层逻辑看,B站不单纯是流量公司,它是集流量、内容、文化社群为一体的新的商业模式。”杨歌表示,不同于过往互联网平台思路,B站虽以视频形式表达,但它的核心竞争力不是视频,而是内容社群文化,其内在消费动能还没有展现出来,商业化还在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

上市三年,B站营收增长迅速,亏损也在不断扩大。不过,张毅认为,从逻辑上看,B站或许有机会比爱奇艺、腾讯视频更早实现盈利。

“一方面B站在营收上至少不依赖会员或者广告,因为它还有游戏,而‘爱优腾’长视频内容偏向几乎都是娱乐性的会员和广告,相对单一;另一方面,B站游戏占比虽然在下降,但其整体是增长,只要B站游戏用户量足够大,是有机会去做盈利的;第三,也最重要的是,爱优腾三个平台用户总体年龄偏大,年轻用户更偏好B站,未来成长的机会更多。”(每经记者 温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