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日,云南腾冲市火山景区热气球活动结束后,地面1名地勤工作人员被带到空中后发生坠落死亡。包括此次在内,今年国内10月与11月就发生了三起类似事故,导致两名地勤人员死亡。

从业25年的热气球飞行专家、中国第一个热气球飞行员之子刘翔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低空领域逐渐开放,热气球飞行从一个专业体育项目,逐渐转型为商业活动、旅游观光项目,出现了规模性载客。然而国内热气球行业里,以旅游观光为代表的载人热气球活动,其运行规范却仍是一个空白。

腾冲一景区工作人员从高空热气球上坠落

红星新闻进一步调查发现,载客热气球除了运行规范问题,还有不少“黑飞”乱象——从器材、俱乐部、到飞行员等都存在“山寨”问题,但多个部门对这个领域的监管仍是一个空白。

全国仅有3家厂商可合法生产自由飞热气球

据刘翔介绍,在国内想要合法合规生产“自由飞热气球”,必须要有民航局颁发的《生产许可证》和《型号认可》。而这样的厂家,全国仅有3家。分别为中航工业集团旗下的襄阳宏伟航空器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宏光通用航空装备技术有限公司,与雁翔合泰(深圳)科技有限公司。

这三个公司生产出来的热气球,如果取得了民航局颁发注册的《国籍登记证》和《标准适航证》,才能叫航空器。

然而据刘翔介绍,三家厂商生产的热气球加在一起的年销量仅为200个左右,且基本是属于定制。

而红星新闻记者在电商平台上以“热气球”进行检索,发现还有多家厂商也在生产。如“江苏某航空装备制造有限公司”不同型号的热气球每个月可卖出99个,“泰兴市某航模俱乐部”则为218个。后者一家一个月的销量已超过了上述三家正规厂商一年的总销量。

山寨热气球厂商每卖出一个球都会在朋友圈展示

有一些厂商自称拥有民航局颁发的《生产许可证》和《型号认可》,可以拿着自己厂生产的热气球办《标准适航证》,有一些则明确表示,自己厂正在申请资质,只能卖“系留热气球”。

热气球分为自由飞和系留两种。“自由飞热气球”即热气球脱离缆绳的束缚,可以在空中随风而动、自由前行;“系留热气球”指的是有缆绳拴在地面固定物上并可控制飘浮高度的热气球。相较于自由飞,系留热气球难度没那么大,因此后者在国内民间热气球项目里更为常见。

“无证”球与正规球有什么区别呢?以AX-7级的热气球为例,这种型号的热气球可以承载三四个人,在三个正规厂商购买需要7万多元,购买一个带有民航局颁发的《标准适航证》、可以进行自由飞的热气球则需要近9万元。而同类型普通球,最低的可达两三万元。

一些山寨厂商的热气球价格不到正规厂商的一半

在价格悬殊的情况下,很多个人、小俱乐部会采购更便宜的“无证”热气球进行系留载客。“他们每卖出一个球就会在朋友圈发,没有证件的热气球因为价格低,每年销量相比有资质厂家的会卖得多几倍。”一位业内人士介绍道,一个山寨小厂一年卖几百个热气球很正常。

红星新闻记者在网络平台上看到一些控诉山寨球质量的帖子,比如风机不转,燃烧器喷嘴漏气,差点把人烧伤等。

据刘翔介绍,也有的生产厂的材料进货渠道与正规厂相同,材料也相同,但也比正规热气球价格的一半还要低。“他们包括生产和检验程序比正规厂简单很多,所以成本低。因为如果按照民航局的热气球《生产许可证》和《型号认可》的标准进行,会增加生产成本。但如果缺少了这些把关环节,隐患肯定会增大。”

“飞行员”培训两天即可上岗 

热气球行业内,“山寨”的不止热气球,还有飞行员。

泰兴市某航模俱乐部一孙姓工作人员表示,“你买我们一只热气球,我们工厂免费给你培训两名操作人员,考试合格并颁发证书,我们工厂颁发的证书,在系留飞领域全国通用。时间为两三天,随到随学,包教包会,学会为止。”

山寨热气球厂商自称,买热气球免费培训两名飞行员,证书全国系留飞通用

该工作人员声称,正常情况下在景区做活动,直接凭他们颁发的证书去景区登记一下就可以了。如在城市广场上升空,直接去当地派出所和城管备案。

当红星新闻记者询问其培训的操作人员负责什么时,该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操作人员是带着乘客驾驶热气球的飞行员。在其朋友圈,记者也看到了多张关于培训飞行员的照片。

然而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一个驾驶热气球的飞行员其实应该经过一系列正规培训。首先申请人应该在民航局报名,通过体检,进行40个小时的理论培训与16个小时的实操培训,通过理论笔试和飞行考试后才能取得飞行执照。

民航局信息中心官方微信平台“云执照”显示,截至20201020日,自由气球驾驶员执照数量为837本,相比2016年增加了239本。据刘翔介绍,民航局颁发给热气球飞行员的飞行执照只有“自由气球”一种,已有的飞行员也很少去做热气球载客工作。“他们主要参加比赛、表演、广告等活动。”

同样“山寨”的还有俱乐部。

刘翔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对于热气球的一般商业飞行已经放宽了,只要取得了民航局的《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证》和飞行员、热气球等必需的证件,就可以进行商业飞行和培训,可以进行广告、庆典等。

山寨热气球厂商正在为俱乐部培训“飞行员”

在增加了空中游览的时候,因为大量载人飞行,还需要获得民航局的《运行合格证》。据刘翔了解,北京约有六七十家获得这两个证书的俱乐部。

“山寨俱乐部不可能拿到民航局颁发的证书,他们多是用自己出具一个出厂许可证或者合格证,拿着证书办下来工商执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证书,一般工商部门、景区很难辨别。

“现在全国没有资质就随便飞的俱乐部更多,少说也有上百。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无任何资质的热气球在天上飞。”

系留热气球活动监管空白 准入门槛低

早在2016年,民航局、交通运输部、国家体育总局就颁布或重新发布了《热气球运行指南》《通用航空经营许可管理规定》《热气球运动管理办法》。一系列法规与指南对热气球飞行员标准、热气球适航证、飞行和着陆要求、热气球俱乐部运营标准等进行了规定。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与《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热气球经营者在热气球升空前,应向有关飞行管制部门提出划设临时飞行空域的申请,临时空域最长申请1年。

但实际上这些规定主要针对自由飞热气球,对系留飞热气球没有约束力。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发现,民航规章第91部《一般运行和飞行规则》(简称民航局91部)的适用范围并不包括系留热气球。《热气球运行指南》中也写明,该指南适用于“民航局91部”从事热气球运行的运营人和驾驶员,不适用于其他类型气球。交通运输部的《通用航空经营许可管理规定》则是直接将系留热气球排除在外。

民航局信息中心官方微信平台“云执照”显示,截至20201020日,自由气球驾驶员执照数量为837

也就是说,这两家单位主要监管的是飞行项目。系留飞热气球有系绳固定,并不算飞行项目,也不在民用航空器的范围。

据刘翔介绍,空军则监管的是所有离开地面的飞行物,监管的是人们是否使用他们监管范围内的空域。航空器飞行之间是否有冲突。

而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热气球运动管理办法》属于一个指导办法,监管的是航空体育运动。该《办法》写明:适用于在中国境内开展的热气球训练、竞赛、表演、休闲、宣传、探险等飞行活动。系留飞热气球只属于升降旅游工具,不算体育运动。

刘翔表示,《办法》虽然规定了热气球俱乐部应在国家体育总局注册为会员,申请航空飞行营地。但是即便这些俱乐部不申请,也没有强制办法。如果出现事故,国家体育总局只能处罚入会的会员,或者撤销其登记过的航空飞行营地。

刘翔举例说,湖南株洲的事故当时飞行人员并没有飞行驾照,但民航局没有介入调查,因为系留热气球并不属于“民航局91部”管辖范围内。而国家体育总局唯一的处理方法,是吊销株洲事故发生的航空飞行营地资质,但处理不了涉嫌违规经营的人,因为没有执法权。

系留热气球

刘翔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在北京放飞热气球,热气球属于“低慢小”航空器具,归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管理,各区县治安支队也有专门管理“低慢小”的部门。

红星新闻查询到,上海公安等九部门今年5月也曾发布加强民用无人机等“低慢小”航空器安全管理通告,其中提到,擅自进行民用无人机等“低慢小”航空器飞行活动的,相关主管部门将按照各自职责依法处理,必要时依法采取紧急处置措施;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但业内人士表示,因为权责不清,“相关主管部门”最终可能沦为没有部门来管理。

中国民航局自由气球飞行检查委任代表程鹏表示,民航局有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规定,有热气球运行指南,但都没有明确文字表述系留热气球运营需要什么资质,有什么规范。“在对于热气球的监管实际操作中,公安、工商等部门都会按照民航局的规定进行监督,但民航对此没有具体条文,导致一些人钻了空子。”

行业阵痛期如何过渡?

据刘翔了解,今年,国内热气球的载客量要超过热气球在1983年进入中国至去年的总载客量,截至今年国庆,中国就有上百个俱乐部有系留热气球活动。程鹏则表示,在国内系留飞任务数量远远超过自由飞,甚至实施比例超过82

然而这个市场,很大一部分都被“山寨”挤占了。

视频中险些出事故的系留热气球

“我们和出资方谈活动,后来被山寨球低价拿下。七天的活动,两套热气球,我们购买一套全新的AX-8级球,活动结束球归出资方,我们报价20万,被山寨8万的价格拿下了。”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另一位业内人士曾将“黑飞”的人举报给当地公安局、应急管理局、城管局、气象局,但是依旧让“黑飞”的人飞了一天才被禁止。“正规俱乐部出场一次成本至少一万,而‘黑飞’报价3500元一天。”

“山寨的球和俱乐部太多了,劣币驱逐良币,导致一些正规合法的俱乐部经营困难。” 一位资深飞行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同时,他认为这也是热气球行业在中国发展缓慢的原因。“如果不飞没影响力,大家不知道这项运动;山寨货飞了又容易出事,形成了行业内的恶性循环。”

那么,比自由飞难度更低的系留热气球,在气球质量和飞行员的要求上,是否准入原本就不需要这么高呢?

“如果有绳索拴住系留热气球,飞行高度不超过周边固定物它就不算是一种航空器,但如果系留热气球的绳子断了,或被人错误释放了,当它变成自由飞状态了,不就是航空器吗?”程鹏认为,只要是热气球,就应该严格按照航空器的管理标准来监管。

“现在已经有更多热气球厂商在向民航局申请资质了,但是民航局的手续繁多很难申请下来。很多山寨厂进料的途径和有资质的厂商一致,同样的布料、气瓶、燃烧器,差的就是手续。”刘翔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但民航局的手续又是必要的,因为热气球属于民用航空器,需要严格要求。“民航局对于热气球制造商的标准要求甚至与飞机相同。”

刘翔和程鹏都认为,载人热气球领域因为批量载客,且是商业取酬行为,无论是系留还是自由飞,各项政策规定都应较比赛和表演更为规范、严格,这样才能保证乘客的安全。

“这个行业正在处于上升期和阵痛期,所以出现问题是正常的。”刘翔表示,受国家体育总局相关负责人委托,自己正在编写《热气球载客安全运行指南》,让热气球载客未来有规范可依照。同时,他希望相关配套政策能够及时跟进,让热气球在民间真正成为一项热门又安全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