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备受瞩目的2021中国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隆重举办,一场以瓷为媒,文化搭台,产业唱戏的陶艺盛会,让你体验到国际范,高、新、炫的陶瓷狂欢。瓷博会期间,恰逢“百年百大考古发现”公布,江西省景德镇御窑厂窑址名列其中。借此机会,人民文旅与景德镇御窑博物院院长翁彦俊进行了对话。

人民文旅:本届瓷博会期间御窑博物院举办了哪些活动?与往年相比有哪些亮点?

翁彦俊:作为御窑博物院旗下对公众展示的窗口,御窑博物馆在本届瓷博会期间举办了“龙的传人”景德镇当代陶瓷艺术作品展以及“瓷书御窑”陶瓷书法作品展。除此之外,本届瓷博会期间御窑博物院的考古现场也向部分公众预约开放。

人民文旅:御窑博物馆在建设运营的过程中有很多创新之举,那么它究竟与传统的、大众印象中的博物馆有什么不同?

翁彦俊:首先御窑博物馆是考古博物馆,从上世纪的零星抢救性发掘,到本世纪持续开展的正式考古工作,在御窑遗址出土了众多的窑炉、作坊、掩埋坑、厂墙等古代遗迹,尤其是上百吨、数以千万计的不同年代窑业堆积所蕴藏的瓷片,为我们全面复原御窑的历史面貌和文化与技术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为御窑博物馆的设立提供了极为丰厚而独特的展品。并且,御窑博物馆本身就是在御窑厂遗址的保护区范围内建造的,这是它“天生”具备的独一无二的资源。

那么,在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之下,我们需要探索的是如何在不破坏文物景观的情况下融入周边的社区,并且还要与考古公园形成一种呼应。在这样的情况下,御窑博物馆应运而生。

无边界、全天候、重美感、会说事,也成为今天的御窑博物馆的独特追求。

“无边界”是指对周边环境的融入与延展。双曲面拱形结构建筑,一方面采用了接近于周边传统柴窑——蛋形窑的造型和尺度,以便在大体量厂房和传统民居之间形成良好的过渡;另一方面,长短不一的拱体巧妙地与周边参差不齐的地界进行了有机的缝合。

“全天候”是一种形象的说法。御窑博物馆将终年开放,不舍昼夜,每个开放日的夜晚都成为“博物馆奇妙夜”。

此外,建设中的御窑标本数据库也为“全天候博物馆”提供了崭新的诠释。在海量出土文物的基础上,通过数字化采集胎料、釉料、颜料、器型、纹样、款识、工艺等7个方面的标本信息,进行可视化、智能化的数据库建设。这既为相关社会教育和学术研究提供了生动而翔实的资料,也为打造国内一流的陶瓷传统工艺产业转化中心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为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活态博物馆。

当然,在我看来这些创新还远远不够,因为御窑博物馆处于一个景区之中,这个景区注重的是深度体验游,周边会包含民宿、文化休闲场所等业态,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未来御窑博物馆还将融入更多的内容,我认为创新不仅仅是建筑本身的创新、开放时间的延长,更关键的还是游客的体验,御窑博物馆的未来还是更加值得期待的。

人民文旅:传统文化的保护,既要传承也要创新,御窑博物院更是兼具了传承也创新两者的产物,您如何看待传承和创新之间关系,这两者之间该如何权衡?

翁彦俊:传承和创新者两者并不矛盾,但我认为创新一定是在传承的基础之上,如果摒弃传承,一味标新立异,那只能是“空中楼阁”,是立不住脚的。

以瓷器为例,祖辈创造的一些经典造型,放到今天来说,仍然是很时尚的,甚至可以贴近我们现代生活。在这个角度上,传承其实是为创新提供了很好的基础,在这样的思考之上再去进行相应的创新,我认为才能走得更远。

再以考古为例,从某种方面来说,考古这个行业是研究过去与创新好像扯不上任何关系,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们研究过去、挖掘历史、解读数据,也是为了提供核心的资料,有更多的支撑来为未来的创新做服务、做贡献。

人民文旅:文旅融合是全国各地研究的方向与课题,在这个方面,御窑博物院也一直是探索者,您认为文化和旅游结合的过程中,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翁彦俊:文化对于我们来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实际上,不管是什么文化想要传承、弘扬都离不开物质的载体,那么如何去通过这个物质的载体去解读其中的文化,是我们探索的方向。我认为文旅融合最大的难点,还是如何去选择一个恰当的载体 ,将文化呈现出来,让游客更真切地感受到在地的文化、故事。

人民文旅:近日中国考古学大会公布的百年百大考古发现,御窑厂窑址也名列其中,您认为入选之后,对于御窑博物院会产生哪些影响?

翁彦俊:这次的入选对于御窑来说是一个利好,在宣传或者知名度上都会起到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我们也在思考,如何利用业界权威给我们的荣誉将御窑文化更好的推广出去。我关注到这次的名单中有大部分项目实际上都是远离公众的,不像四川三星堆、江西海昏侯这些重大发现是受到大众关注的。不要说是普罗大众,即便是一些业内人士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精力才能去了解它。

针对这样的情况,御窑博物院也开设了一些研学的课程,目前主要是针对全国50多所开设了文博专业的大学做深度的研学,这也是博物馆社会教育的一个补充。


翁彦俊,景德镇御窑博物院院长,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考古学博士,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博士后访问学者。景德镇御窑厂遗址、落马桥窑址等考古队执行领队,曾从事菲律宾和美洲地区中国古代瓷器贸易遗存的考古调查,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文物》等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多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和省部级课题多项。


来源:人民文旅

作者:李楚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