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帖厂商华夏万卷重新冲刺创业板 遭媒体质疑 “违规宣传”整改未完成

在遭暂缓审议3个多月后,字帖厂商——四川华夏万卷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万卷)将迎来第二次机会。3月19日,公司重新上会审议。

本次审议的消息再次遭到媒体质疑,一家字帖厂商未来成长性如何?是否符合创业板“服务高新技术企业、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的定位?

前科:“教育部门推荐”被教育部戳穿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位资本市场人士表示,“真不明白华夏万卷这样的企业有啥创新属性?完全不符合创业板定位嘛。”而在前次审议会议上,上市委也颇为尖锐地指出,华夏万卷所在的字帖图书“行业门槛较低”,并质疑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

除创新属性和成长性问题外,前次华夏万卷的涉嫌违规宣传等行为也被问起:之前,公司将“教育部门推荐练字用书”印在部分字帖产品上。如今,数月过去了,华夏万卷宣称已经整改完成,事实是否已如其所言?

2020年12月初,华夏万卷首次上会遭遇暂缓审议,这是创业板实施注册制后为数不多的“暂缓审议”案例。究其原因,公司涉嫌违规宣传或是重要因素。

此前,华夏万卷生产的部分字帖在封面印有“教育部门推荐练字用书”的字样。印着“教育部门推荐练字用书”,自然是对销售有帮助。毕竟字帖主要是家长买给小孩练字用的,而宣称教育部门“推荐”,多数家长必然会优先选择。

不过,最终教育部的一纸声明,戳穿了华夏万卷的“谎言”。

去年7月,教育部在官网上发布严正声明称:从未以“教育部推荐”“新课标指定”“统编教材必读书目、推荐书目”“统编教材延伸阅读”以及类似名义出版、推销有关图书。

记者发现整改并未彻底完成

而在首次审议会议上,这一问题也成为上市委问询的重点:“华夏万卷部分产品封面印有‘教育部门推荐练字用书’字样,未经认证或申请流程,被相关部门认定为违法行为。请说明上述情况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

如今数月过去,在最新的招股书(上会稿)中,华夏万卷声称已进行了全方位的整改,就天猫、京东、当当等电商平台自营店铺涉及“教育部门推荐练字用书”等字样的情形进行了清理,删除网页上可能引起争议的字样、下架相关产品。

不过记者发现,华夏万卷的整改似乎并未彻底打扫干净。3月16日,公司官网展示的一份样书上,“教育部门推荐练字用书”仍赫然在列。华夏万卷也并未对此现象进行回应。

投行人士:华夏万卷不符合创业板定位

华夏万卷官网的样书未删除“教育部门推荐”字样,或许仅是公司疏漏之故,然而,摆在华夏万卷的一个更大问题是,如何打消市场对其未来发展前景及成长性的顾虑。外界质疑,一家字帖企业是否符合创业板的定位。

从业绩上看,华夏万卷似乎还不错。2017年~2019年,华夏万卷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增长。

其中字帖是绝对的大头,最近三年,华夏万卷96%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于字帖,公司共计销售了超1亿册的字帖。

虽然公司每年都有几千万元利润,但是市场对华夏万卷的质疑声不断。

“高新企业、成长性创新创业公司,这些条件华夏万卷满足吗?”一位市场人士发出疑问。

华夏万卷招股书(上会稿)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华夏万卷仅有一项专利,还是外观设计专利。此外,去年上半年,其研发费用为零。

对于其成长性,一位华夏万卷“前五大线下民营渠道”经销商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我们这行业最大的特点,用一句话总结就是‘超级稳定’。行业基本没有什么新增客户,15年前是那帮人,现在还是那帮人。”

“你平时买书,就会发现10年前的书店还在那里,旁边也没有新开的,而老书店也没有关门的迹象,它就是很稳定。”该华夏万卷渠道商表示。

与核心合作伙伴对簿公堂

华夏万卷成立于1996年,目前,华夏万卷的实控人为杨曦、陈静夫妇,分别持有公司74.42%、16.74%的股份,合计持股比例高达91.16%。

在华夏万卷的发展过程中,还有一个绝对绕不开的人物——田英章。在字帖行业,有两位鼎鼎有名的人物:一个是庞中华,另一个就是田英章,他是“中国硬笔书法协会首任会长”。

如今,即使华夏万卷已与田英章“闹翻”并对簿公堂,但这样的介绍仍写在华夏万卷部分字帖的封面上。田英章主要为华夏万卷提供范字(标准字体),而这对华夏万卷而言有多重要?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9年,华夏万卷使用田英章范字产品的销售收入占营收的比重,分别达到78.47%、76.26%和51%左右。

双方的分歧出现在2018年9月。这一年,田英章将华夏万卷告上法庭,要求解除双方的合作协议,并支付恶意违约隐瞒克扣的稿酬等。但田英章一直败诉,目前,他已上诉到最高法院。

与核心伙伴田英章对簿公堂也引起了上市委的注意。此前上会时,上市委也提及了田英章的事宜。

“从短短3个月华夏万卷(就)再次上会来看,应该还是跟预审员沟通过了。”一位投行人士表示,不过这种诉讼不管结果,对它都一些有影响,“至少,以后其他书法家估计跟它合作,会有顾虑”。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