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长之荐】—— 广州博物馆馆长 李民涌

晚清民国,广州工匠在中国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吸收西方彩色玻璃制作方法,采用蚀刻、磨砂、彩绘、套色等多种工艺制作出丰富多彩的玻璃片,结合历史悠久、变化万千的木雕工艺,形成具有鲜明广州地区民俗文化特色的岭南建筑装饰品广式彩色玻璃窗。其源于传统又融汇中西,自成一派,浓缩了广州工匠立足传统、勇于创新的人文精神,堪称体现近代广州城市特质的“南风窗”。

广州博物馆从新征集的晚清至民国逾400件广式彩色玻璃窗中甄选75件精品,通过深入解读木质窗棂的结构、样式设计和玻璃工艺的种类和演变,展现近代中西文化激荡中的广州城市文化与人文精神,唤起民众对本土文化的关注与保护意识。

【开展啦】户上千色映羊城——广州博物馆藏广式彩色玻璃窗展

展览时间:2020.12.30-2021.04.20

展览地点:广州博物馆镇海楼展区专题展厅(广州市越秀公园内)

 广州这座2200多年从未关闭的东方大港,一直是中西文化汇聚、融合的前沿地。清末民国曾在广府民居广泛使用的广式彩色玻璃窗与同时期的其他广作工艺同样具有中西合璧、瑰丽斑斓的特点。这是广东省内首个以馆藏广式彩色玻璃窗为主题策划的特色展览,再现晚清以来广州工匠的匠心独运和广州民居建筑装饰特色。

第一部分   坚守传统——中式韵味的木窗棂

广式彩色玻璃窗的窗体以中国传统窗式结构为基础,部分吸收了满族民居窗式的特点,其木质窗棂从工艺到样式均保留浓厚的中式韵味。作为连接和固定窗格中斑斓色块的重要结构,窗棂犹如精奇骨骼,各式吉祥纹样透露着国人对美好的向往。随着时间推移,广式彩色玻璃窗的窗棂样式又部分融入了西洋元素,变化无穷。

方胜套方格心套红花鸟纹玻璃窗

此窗以“套方”接四角的“方胜”棂花为格心,中部四方开光为“画心”,其“衬底”以直棂为主体,是广式彩色玻璃窗中典型的“直子衬底”窗式。


勾云四合如意圆镜格心套红花草纹玻璃窗

此窗以四角“勾云”纹棂条交叠“圆镜开光”为格心基础,“圆镜”开光内部套设“四合如意”开光为“画心”,“衬底”以曲线式棂条为主体,是广式彩色玻璃窗中典型的“曲子衬底”窗式。

四合如意格心白片花鸟纹玻璃窗(一套二件) 

左侧窗以两种形制的“四合如意”开光为格心,上方为四瓣“开口如意”棂花,下方为四瓣“闭口如意”棂花,各自相合为两种形制的“四合如意”,配合白片玻璃,清丽雅致。

右侧窗在两种形制的“四合如意”开光基础上进行变化,将下方四瓣“闭口如意”构成的“四合如意”开光切分为不等分的两半,并将其下部移至上方,再于中部接四瓣“开口如意”棂花,此种窗棂结构“同套相异”的窗式较为少见,别有意蕴。


海棠盘长方格格心套蓝博古纹玻璃窗

此窗以“四方交四方”为格心基础,外部接“海棠形”开光,饰以“盘长”卡子花,“曲子衬底”式。“海棠”为中式吉祥纹样,因“棠”与“堂”谐音,故有“玉堂富贵”“满堂平安”之寓意。

方胜海棠井字格心套红花鸟纹玻璃窗

此窗以四角“方胜”棂花接中部“海棠”开光为格心,“直子衬底”式。“方胜”本是两个菱形压角相叠的一种女性发饰,此形制的几何纹样后被广泛用于服饰、家具、建筑构件等的装饰中,成为中式吉祥纹样之一,有“同心双合”或“优胜”之寓意。

第二部分   取长固本——异趣斑斓的彩玻璃

清代,广州成为南方玻璃工艺及贸易中心,欧洲各式玻璃源源不断经此进口,直接促成了广式彩色玻璃窗的诞生。广式彩色玻璃窗经历了从使用单色玻璃到兼用套色玻璃画的发展过程。随着套色玻璃车刻、蚀刻技术的引入与逐步成熟,广州工匠在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取长固本、洋为中用,将窗上套色玻璃画题材从洋花图案转变为国画、书法等中式图样,最终形成广式彩色玻璃窗融汇中西的风格特点。


卷草海棠花结式格心菠萝片玻璃窗

广式彩色玻璃窗最初仅嵌以各色单色玻璃,而被称为“菠萝片”的一种规则纹样压花玻璃亦是其所使用单色玻璃中常见的一种。此窗“衬底”部分嵌以绿、红、蓝单色玻璃,中部“海棠”开光则嵌入红色“菠萝片”。

花结式十字格心各色片玻璃窗

此窗内嵌黄、蓝、绿及白片玻璃,其中,黄、蓝、绿玻璃均为单色玻璃,无纹样,唯白片玻璃上以磨砂工艺呈现花草纹,十分别致。

半圆宝相花格心各色片门头窗

半圆形窗框内以棂条曲线勾勒出半朵宝相花的样式,嵌红、黄玻璃为花瓣、花心,蓝、绿玻璃填充“衬底”。


博古纹格心各色片玻璃窗

窗框内以“博古纹”为格心样式,内嵌蓝、红、黄、绿单色、套色玻璃,组合成宝瓶、鼎等器皿的图样,实物为一套两件而样式相异,互为呼应。博古即古代器物,宋徽宗著《宣和博古图》三十卷,后世即将绘有宝瓶、鼎、香炉、画卷、如意、玉石等仿古器物的图纹称为“博古纹”,并成为中国古代工艺品上的经典装饰纹样,有博古通今、崇尚儒雅之寓意。



万字花结灯笼锦圆镜格心套蓝花鸟、山水纹玻璃窗(一套二件)

平板套色玻璃画的嵌入可谓广式彩色玻璃窗的一大特色,随着蚀刻技术的引进及发展,文人画成为这些套色玻璃画上常见的画面题材,多以山水、花鸟、梅兰竹菊和木石等标榜士气、逸品。此窗一套二件,其中一件绘花鸟,一件绘山水,是文人画题材窗式中的典型。

【一展一话】—— 口岸文化衍生的独特装饰艺术品 凝聚广州工匠精神 讲述有温度的故事

在岭南园林居室的实际应用中,广式彩色玻璃窗用途涉及窗、门与隔扇、屏风,其玻璃工艺从依赖进口到自成一派的发展历程,集中体现了广州口岸西风东渐及广州工匠自主创新精神。广式彩色玻璃窗斑斓绚丽的艺术特色中凝结着广州人玲珑细腻的生活情趣。人坐窗下,如见广式茶楼的人声鼎沸、十三洋行的货如轮转,岭南园林的四季交替……剔透缤纷的彩色玻璃记录着近代岭南建筑设计和装饰中西结合的特点,见证着近代广州对外贸易与文化交流的历史,映照出羊城在近代化进程中敢为人先的生动故事。展览团队努力挖掘广式彩色玻璃窗背后的历史故事,从内容策划、形式设计、教育推广三方面着力增强展览的知识性、趣味性和体验感,讲述广州城市故事,感悟人文精神。

(本文图片由广州博物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