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圣亚是一家主营旅游娱乐产业的上市公司,主要建设和经营水族馆,辽宁大连的知名旅游景点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就是它的主要产业。近期上交所问询大连圣亚第四季度收入陡增的原因,质疑大连圣亚存在规避强制退市指标的行为。大连圣亚回复称,靠展示和销售企鹅获得了约2200万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记者来到了大连圣亚海洋世界极地馆,据估算,至少有一百只企鹅在这里。这些企鹅“身负重任”,因为根据A股上市公司大连圣亚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在2020年靠着展示和销售共计52只企鹅获得了2200多万元,算下来差不多一只企鹅价值43万元,相当于在有些地方甚至都能买一套房了。

记者观察下来,在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展出的企鹅主要有三种,世界体型第二大的王企鹅,在大连圣亚海洋世界仅看到4只,最为珍贵。这里数量最多的是巴布亚企鹅,又称白眉企鹅。还有一种体型较小的帽带企鹅,有一道黑色条纹,像海军军官的帽带。

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工作人员表示,巴布亚企鹅40万一只,这里是国家级繁育基地,很多水族馆的企鹅都是从这儿来的。一般可能亏损了就开始卖企鹅,从六只起卖,因为六只就形成一个种群。三只公,三只母,卖出去它们就自己繁育。

不难看出,这些企鹅是极地馆的宠儿,连纪念品商铺售卖的大多都是企鹅玩偶。工作人员称,受到疫情影响,去年生意不好,今年“五一”节假日客流有所恢复,但随之而来的营口疫情让大连受到影响。

退市新规明确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且营收低于1亿元即退市,第一年则会触发退市风险警示。大连圣亚2020年年报显示,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8404.6万元,并且第四季度营业收入陡增,超过前三季度总额,这样2020年全年的营业收入约为1.14亿元,略高于1亿元营收的红线。上交所在4月30日发送问询函,问询大连圣亚第四季度收入陡增的原因,怀疑大连圣亚存在规避强制退市指标的行为。


大连圣亚营收遭质疑 企鹅能否拯救一家上市公司 

大连圣亚第四季度营收陡增,并且出售企鹅获得大量收入,此举是否有规避退市风险警示的嫌疑呢?

大连圣亚海洋世界,目前整体处在一个正常经营的状态,包括场馆的开放以及表演都能够正常参观。目前从A股上市公司大连圣亚的财报来看,它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是来自于水族馆和海洋世界的景区运营,在去年就占到了主营业务收入的57%。

在大连圣亚5月18日对上交所的回复中,大连圣亚称由于疫情影响,大连景区和哈尔滨景区前三季度暂停营业时间长,景区运营收入较少,第四季度则大部分时间处于正常经营状态。此外,第四季度动物销售收入为1204万元,占全年比重64.18%,主要是2020年11月销售了28只企鹅。

在回复函中大连圣亚表示,作为国家级南极企鹅种源繁育基地,2008年开始公司就有展示和销售企鹅的业务。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大连圣亚一直没有将企鹅销售所得作为主营业务收入展示出来。记者试图就企鹅销售问题采访大连圣亚,但大连圣亚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上海金澄律师事务所税务合伙人 汪蔚青:一般企业想让投资者知道自己的实力,俗称“秀肌肉”。对于大连圣亚来说,企鹅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却反而没有秀,我觉得这一点有点怪。

大连圣亚在5月18日再次收到交易所的问询函,要求公司详细说明2018年到2020年企鹅的销售情况。财务专家分析,如果有长期规划,要将企鹅销售作为主营业务,应该要提前披露。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会计学副教授 朱蕾:如果他们确实有长期的规划,商业确实要转型,这个是没问题的。但是出于谨慎性原则,在2020年最后一个季度,他们第一次把卖企鹅作为主营收入,我认为这个是有疑问的,至少是不谨慎、不保守,对投资者来说是比较唐突的一件事情。

值得注意的是,4月29日,大连圣亚发布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主要更正两部分。一部分是要将企鹅的销售收入纳入营业收入核算;另一部分通俗说来就是要将2018年到2019年的部分收入挪到2020年,因为那两年经销商代理销售的一些门票当时没用,到2020年游客才来景区实际使用掉了,审计报告也对此出具保留意见。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会计学副教授朱蕾表示,对于公司来说,这个是最基本的收入确认问题,如果它连这一点财务内控都没有,那么这个数据可能不太靠谱。门票递延收入、长期股权投资没有算进去,她认为这几个加起来意图就非常明显,即为了不退市,拼拼凑凑。  
 

“大白鲸计划”进展不明 大连圣亚在建工程多负债高

不单单是疫情对大连圣亚景区经营造成重大影响,更严重的是,大连圣亚在2020年曾经历多次管理层内斗,而一度投入全部心血的“大白鲸计划”当前进展不甚明了,“大白鲸计划”到底是拖垮大连圣亚的深渊还是使之腾飞的救命稻草?

2020年12月初大连圣亚股价连续五个跌停,直接腰斩。新老管理层交替留下的不仅是腰斩的股价,还有最初雄心勃勃的“大白鲸计划”,意在从海洋极地主题乐园建设运营商向海洋主题的全文化产业链项目转型,这个计划的目标在于使公司成为“中国蓝色迪士尼”。

仅营口、厦门、千岛湖、杭州、三亚五个海洋馆项目,合计总投资就超过33亿元,其中超过20亿元要靠银行贷款。但目前距离2016年12月14日发布公告已过去四年多,五个落地项目均未正式投入运营。留下的只是每年几个亿的高额在建工程,财务专家称大连圣亚或面临巨额减值风险。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会计学副教授朱蕾表示,对这个公司来说,最大的一个风险点就是在建工程,到底有没有完成?完成了以后是不是已经应该结转成固定资产了?如果是的话就要开始折旧,如果还没有完成,什么时候完成?如果不了了之,那就会有减值。

记者查阅大连圣亚近五年的资产负债率,发现呈逐年上升趋势,2020年大连圣亚的资产负债率已超过70%。财务风险指标中的流动比率,衡量企业流动资产在短期债务到期以前,可以变现偿债的能力,这一指标也在近五年大体呈现下滑态势。

上海金澄律师事务所税务合伙人汪蔚青表示,它的场馆比较有限,它的营收是有天花板的,即使满员也就这么多钱,这种情况下它还投资三十几个亿,要去做“大白鲸”,而且已经花了相当多的钱,到现在没有一个建成,这一点比较奇怪。第一就是这个项目本身股权上面看不出和大连圣亚的直接关系,还有一个是,它们在建设过程中有很多的关联的交易。

图片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会计学副教授朱蕾表示, “大白鲸计划”项目最后能否落地?能否为公司带来盈利?卖企鹅能否真正地成为它们的主营业务?她认为,如果两个有一个是落空的,那么退市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