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紫藤

随着全球化程度日益加深、国际间交流合作日益频繁,翻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季羡林先生曾经说过,如果把中华文化比作一条长河,这条长河千百年来生生不息,原因就在于时常有新的水源注入,而“新源”注入的主要方式就是翻译。现代科技使得不同文化间交流逐渐增多、加深,特别随着我国的际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国家会应用型翻译人才的需求也日益增长,这就对相关人才的培养提出新的要求。然而,现有的翻译类课堂教学却无法提供相应的支持,甚至在本科课程的设计中,相关课程还有边缘化的倾向。现有翻译教学仍旧存在许多问题。笔者认为,包括了如下四类问题,分别是:其一,理论与实践的失衡;其二,教师与学生主体位置的错乱;其三,翻译文本评估准则的单一化;其四,具有跨文化交际能力人才的稀缺;其五,教材建设的单调陈旧。

分述如下。

 

一、理论与实践的失衡

 

理论与实践的失衡指的是在教学中片面强调翻译的理论性或实践性,从而忽视了另一面。尽管在今天的翻译工作中,这些“翻译无理论”、“翻译无实践”的论断已逐渐被否定,但其对教学的影响依然持续性存在。

事实上,翻译理论与翻译实操缺一不可,二者既对立又统一。翻译教育者需要意识到理论来源于实践,在一定程度上指导实践,而实践则是理论的终极目标及检验标准。翻译教育者只有在教育过程中实现翻译理论与实践的互动,从实践中得出理论,在实践中检验并发展理论,将理论作为向导,在一定程度上修正实践,才能真正培养出具有扎实的理论基础的应用型翻译人才。

笔者认为,教学中应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换言之,在理论的基础上进行实操训练,以实践训练的结果为来源反观并总结切实可行的翻译理论。教师应在明确主流翻译理论的基础上,帮助学生理解、掌握和运用各种翻译理论,进行理论上的归纳与整合。同时,教师还应针对不同翻译理论给学生创造相应的练习环境,例如,通过寻求翻译企业机构的帮助、为学生提供多样化、多情景的实操训练。这样有助于学生在理解翻译理论的基础上,更准确地将理论运用到实践。教师还应引导学生在实操训练后进行及时的总结,以寻求出最契合特定翻译场景的翻译理论。

接下来,笔者将从功能主义翻译理论的教学为例,进一步阐述如何将实践与理论相结合。在功能主义翻译教学活动中,教师需帮助学生理解功能主义翻译理论中的语言功能三分法,在理解理论的基础上选择相应的文本素材,安排学生进行自主的实操训练。素材内容可包含广告语、诗歌以及政府工作报告等。值得注意的是,每种素材可能是多个语言功能的融合,这就要求学生发挥其自主性识别不同语言功能并就不同语言功能的翻译理论进行总结。为了更进一步加强学生对该理论的掌握程度,教师及相关学院应与相关翻译机构联系,搭建企业-高校之间协同发展的平台,为学生提供进入行业前线进行翻译实操的机会。

 

二、教师与学生主体位置的错乱

 

在传统课堂教学模式中,教师与学生的主体地位发生了错乱,即以教师为主体,以老师讲、同学记为主要上课模式。翻译课堂也不例外。考虑到翻译教学本身具有的实践性,传统教学模式在实际上发生了主体位置的错乱。这就造成了学生无法高效地参与到课堂教学中,进而导致了教学效果不甚理想。翻译课堂是大学本科教育中亟需推进课堂翻转的课程之一。根据建构主义教学理论,学生才是认知的主体、教学的中心。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从其原因入手。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有如下两点:

其一,备课环节简单化、缺乏个性定制。由于时间紧、课程任务繁重,教师往往会将备课环节做简单化处理。相对而言,他们更关注知识的传授,同时忽略了知识和技能传授的有效性设计,也忽视了针对不同层面学生的个性化教学方案。例如,在只有40分钟的课堂上,教师通常会占用大量时间介绍翻译理论的主要观点,因而就无法设计相应的活动以促进学生“在做中学、在学中做”。缺乏个性化指导会造成一部分学生理解困难,他们不得不以被动学习的状态参与的教学活动中来。

其二,互动设计环节的单一化,特别表现在互动问题的设置模式化。在教学中,教师设置问题以加强与学生之间的互动,但教师从学生处得到的反馈却不太理想。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教师设计的问题超过了学生现有的认知能力。例如,在学习变译理论时,教师设计的问题是:根据自身翻译经验来进一步发展变译理论?这个问题显然绝非本科阶段的大学生能够回答的。学生因而会失去学习的信心,继而失去学习的动力与积极性。

在了解造成学生主体性受阻的原因后,在翻译教学中,教师应转变角色,让学生成为教学的中心。教师备课的中心任务之一,就是“备学生”,意即,要了解学情、生情,有的放矢。为有效达成帮助、引导学生掌握知识与技能的这一目标,教师应成为教学过程中的一位顾问、成为引导学生探索并发现真理的向导,而不是知识的传声筒、功放机。在充分掌握学情的条件下,教师在组织课堂时,才能够设置难度适宜、且具有探索性的互动问题,从而更好地激发学生参与课堂讨论的积极性。

 

三、评判标准的单一

 

在翻译教学中,另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是评判标准的单一。然而,从古至今,翻译的标准从来不是亘古不变的。从最早的佛经翻译强调“文”与“质”;到了十九世纪晚期,严复先生提出了“信、达、雅”;再到上世纪90年代,辜正坤先生提出了“翻译标准多元互补论”,由此可见,关于翻译的评判标准是多样化的。然而,大多数学者以及教师在探讨、研究、传授相关问题时,常常采用“非此即彼”的思维逻辑,这导致翻译教学中缺乏对学生思辨能力的培养,也就扼杀了学生的自主创造性。事因此明确语言功能、选择适当的翻译评判标准也显得十分重要。但值得注意的是,一篇文体里可能既涉及表情功能,也涉及感染或表现功能。这意味着,在一段翻译的过程中,译者需要根据不同的语言功能以确定不同的翻译方式及评价标准。

在翻译教学过程中,教师不应全盘否定授课内容以外的翻译评判标准,应以一种客观、公正的态度向学生介绍并说明各个翻译评判标准的利与弊。以培养学生自主创造性和思辨能力,教师应鼓励学生主动思考与总结。

评判标准的单一化还会导致另一个问题。

 

四、跨文化交际人才的缺失

 

众所周知,翻译是两个不同文化间沟通的桥梁,它既是文化的产物、又是特定文化的载体。文化因素必然会对翻译产生影响。因而,对翻译的评价,就涉及到对不同文化理解的问题。

首先,思维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受文化的影响,而思维方式的不同产生了对同一意义句的不同表达方式。以中英差异为例。在英语语言逻辑中,定语可以在宾语前,也可以在其后,而在中文的语言逻辑中,中文习惯于将定语放在宾语前。英语语言逻辑注重于在中心句的基础上进行层层延展(特别表现为各类从句),而在中文里,短句出现的频率大于长句,且易于拆分。

其次,同一事物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也会被赋予不同的情感意义。例如,中国人会在葬礼上选用白色,而欧洲人会在婚礼上选用白色。这就是白色在不同文化下所含有的不同意义导致的。又如,“狗/dog”是在中英文化下较为常见的意象。但是,在中文里,“狗”带有贬低、卑微等负面情感色彩。反观英语中的“dog”,受古希腊罗马文化影响,该词既可以是中性,也可以是贬义。这就需要译者有深厚的跨文化交际素养以正确判断每个意象的情感色彩。

最后,宗教作为各地区文化的体现,也对翻译产生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中文受到佛教、道教等思想的影响,“天”在其语言环境下代表着至高无上,而在西方国家文化中,“God”才有着至高无上之意。

然而在当代的翻译教学中翻译人才的培养与跨文化交际人才的培养脱节教师在翻译课堂上不应只涉及翻译理论翻译实践等授课内容还应系统化地科学地向学生普及跨文化交际的知识。可以适当地鼓励学生课后自主学习跨文化交际知识、支持学生主动进行相关领域知识汇报,不断更新学生跨文化知识储备。跨文化交际能力的体现不止体现在对他国文化的掌握,也在于对母语所属文化背景的深入研究。在目前的翻译教学中,教师缺失对中文及中华传统文化的系统性补充及训练。我们在许多翻译作品中不难看出,译者最大的障碍不是对外语词汇量掌握不够,而是母语的表达能力不足。在教师的引导下,学生必须不断深入了解自己民族的文化,即母语文化。学生更要有深厚的双语能力,双文化背景知识,包括风俗,行为模式,地理历史,流行文化等等。

外语能力与母语能力对于译者而言同等重要,教师应协调好外语学习与母语学习之间的关系。

 

五、翻译类教材的陈旧

 

面对国际化程度逐渐加深的中国,我们急需具有良好综合素质、语言能力及多语言转化能力、跨文化交际能力的翻译人才。众所周知,教材是课程的核心教学材料、是学生获得系统知识、进行学习的主要材料,在翻译教学建设中,教材建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面对中国在新时代的新发展状况,翻译类教材也应与时俱进。

在教材编写中应确定当前培养目标,以培养具有专业技能、能够胜任不同岗位的高级翻译人才。教材建设应着重于语言运用能力、语言转化能力、翻译理论、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应成为教学内容的重点。就目前的翻译教材形势看,我国翻译教材鲜少涉及非文学翻译。然而,非文学翻译更能适应当今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因此,在教材建设中,教材编写者应均衡非文学翻译以及文学翻译。

更重要的是,在教材编撰中,编写者应突出强调翻译辅助软件、互联网以及大数据的使用能力培养。20204月,教育部发布了《翻译专业教学指南》。该指南明确规定了“具有熟练使用翻译技术和翻译工具”是翻译专业毕业所应具备的专业核心素养之一。这项规定的目的是提升翻译的效率和质量,以适应新时代发展的需要。由于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有一套独立的操作流程,教师需引导学生对软件常用功能进行了解与掌握。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的特殊性在于,它将翻译过程分为了三个阶段译前、译中、译后。在译前阶段的操作中,学生需要熟知术语库、记忆库等的使用以及划分句段的方法。译中,学生需要熟悉如何在双库的辅助下进行初步翻译并在初步翻译的基础上进行最后的完善。译后,学生进行翻译质量检测以及语料收集也应基于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

 

结语

 

面对日益国际化的中国社会,面对国家高级翻译人才储备量不足的状况,翻译教学改革与发展已如箭在弦。改革与发展不是盲目的,而是顺应时代变迁、与时俱进。在翻译教学中,我们应注意理论与实践的平衡、学生与教师在教学过程中的角色定位、翻译评价标准的多元化、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以及翻译类教材的正确建设。只有将翻译教学放入时代的洪流中审视、改革、发展、进步,我们才有可能培养出符合新时代要求的高级翻译人才。

 

 

 

参考文献

[1] 胡文仲,1999,《跨文化交际面面观》,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 贾玉新.跨文化交际学.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7

[3] 詹成.论口译中的跨文化交际能力[J].语文学刊(外语教育与教学).2016.0678-79

[4]赵军峰.蒋楠.论口译者的跨文化意识[J]中国科技翻译,19980229-31

[5]周育琦.从跨文化交际的角度看口译中的熟语翻译[J] 福建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0470-80

[6] Dodd, C.H.(1998) Dynamics of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Bostonthe McGraw-Hill Companies. Inc.

[7]Wadensjo, C.(1998) Interpreting as Interaction. London: Longman.

    [8] 刘丹 熊辉 “20世纪中国文学翻译标准理论的演进.Zhonghua Wenhua Luntan, no. 3, 2008, pp. 3740.

[9] 胡继林 “发挥学生主体性的思考.” 商情, no. 25, 2009, pp. 3744.

[10] 易奇志. 功能翻译理论在中国:接受与影响[D]. 湖南:中南大学,2008. DOI:10.7666/d.y1536139.

[11] 万莉,康琦. 功能主义翻译理论研究[J]. 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下旬),2015(10):112-113. DOI:10.16083/j.cnki.22-1296/g4.2015.10.049.

[12] 郑晗玉,黄霁歆. 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教学中的常见操作错误分析及教学对策[J]. 科技视界,2021(29):18-19. DOI:10.19694/j.cnki.issn2095-2457.2021.29.07.

[13]伍娟娟. 论跨文化交际中文化因素对翻译的影响[J]. 散文百家,2021(10):79-80.

[14]杨君如. 以教材建设推进外语跨文化教学的重要性[J]. 科教文汇,2019(1):176-178. DOI:10.16871/j.cnki.kjwha.2019.01.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