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白骨可以入睡,让冤魂能够安眠,把屠刀化铸警钟,把逝名刻作史鉴,让孩童不再恐惧,让母亲不再泣叹,让战争远离人类,让和平洒满人间。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今天是第七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又是一年冬日来临,已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3周年。

历史不应被忘却,罪恶应该被谴责。为铭记侵华日军暴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于1985年8月15日在南京建成开放。

纪念馆选址于南京大屠杀江东门集体屠杀遗址及遇难者丛葬地,是国际公认的二战期间三大惨案纪念馆之一。每日前来参观的观众络绎不绝,节假日更是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在现在互联网几乎等同于百科全书的时代,为何这个纪念馆仍广受欢迎?这里除了文献藏品,还有什么?针对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张建军馆长,他的讲解也许会给你答案。

纪念馆内遇难者数字纪念墙(摄影师:姜弘毅)

1、“还原”,这个展馆“看”起来不一样

——“我们的展览是动态的 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变化”

一踏入展馆的大门,很多人会被展馆内的视听效果所震撼。展馆建筑整体呈现冰冷与割裂感,充斥着压抑、悲伤的气氛,馆内院子里的各种“逃难”雕像、从负一层直插1层的巨型档案墙......不同于大部分纪念馆的展览形式,大屠杀纪念馆运用了大量的高科技,用展陈艺术的方式更好的还原历史、将观众情绪带入,强化传达勿忘国耻、勿忘历史的宗旨。

纪念馆内一楼档案墙(图片来自中国青年报)

跟着时间变化的照片墙

一入大厅,很多人会被两面密密麻麻布满了照片的墙吸引,墙上一共1213张照片,呼应12月13日。前墙左右两侧,是1113张已经离世的幸存者黑白照片对称排列;与之相对,后面墙上对称排列的100张彩色照片是截至2017年9月30日在世的登记在册的幸存者。

据张建军介绍,在当初设计这一部分的时候,有意将在世幸存者照片墙做成动态、变化的,与已去世的幸存者照片墙形式分开。在制作时,给每一张照片做一个能单独控制的灯光,馆内为此有一个“熄灯”仪式,当有老人去世后,纪念馆会邀请其家人来到名单墙前一起举行追思会,与此同时,这张照片将会被熄灭。从17年的100人到现在仅剩73人,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张张照片的熄灭,这部分的展览是一个持续不断的状态,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变化。通过这个方式形成空间、时间上对这段历史的反观与体验。

纪念馆内在世幸存者照片墙(图片来自新华网)

可以“对话”的3D影像

在幸存者中,有一位老人一直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那就是夏淑琴老人。在这场屠杀中,夏家一家九口人最后只剩下两人,今年已经91岁高龄的她早些年一直奔走于与日本的诉讼官司,终生致力于捍卫历史真相。为了让观众更好的了解这段历史,纪念馆运用了3D幻影成像技术制作了一个可以“对话”的3D影像。夏淑琴老人端坐在装置的正前方,“屠杀时你看到了什么?”“大屠杀持续了多久?”……这些问题夏淑琴老人都可以通过对话进行讲述回答。据悉为了保证最好的视觉效果,该影像与美国南加州大学犹太大屠杀基金会合作拍摄,录制时使用了多达110台摄像机。尘封的历史再次被打开,每个来馆参观的人都能直接与历史见证者“对话”。

纪念馆内夏淑琴老人对话装置,游客可直接与夏老“对话”(图片来自纪念馆官网)

“纪念馆的叙事风格是将宏大叙事和个体的围观表现相结合,在宏大趋势的框架下来表现个体人物。”张建军介绍道,这一点从很多地方可见一斑,铁证的文物史料是最好的表现。

2、“尊重”,让文物史料来说话

——“我们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找民国户籍卡,就是为了展现个体的命运”

据纪念馆网站显示,馆内共收藏了国家珍贵文物6000余件(其中一级文物300余件),展出照片近4000幅、影像资料262部,藏品的来源包括出土挖掘、民间征集、社会捐赠等。馆藏文物中最具代表性的藏品包括中山码头集体屠杀遗址出土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物、张纯如作家英文手稿、美国牧师约翰·马吉拍摄南京大屠杀暴行时使用的摄像机及胶片等。

这些文物史料尊重过去、尊重现实、尊重每一个在劫难中走过的个体人物,这些构成了鲜活历史的重现。

已离世的幸存者照片墙

对于战争留下的印记,一张张亲历者的面孔是最好的记录。照片的收集并非易事,据张建军介绍,因历史战乱的环境决定了大屠杀的死难者照片很少,为了寻找到最精准的幸存者信息,纪念馆的工作人员曾历时几个月去南京档案馆查证民国档案的民国户籍卡,将幸存者的照片全部找出,从中挑选了1213位,其中1113位已逝的幸存者采用的照片均是档案馆拍摄于1946-1947年的照片,在那个照片还未普及的年代,这些应该是他们年代最久远的照片。100位截至2017月9月还在世的幸存者照片则是近几年所拍摄,由纪念馆组织摄影师组成10个摄影分队前去完成。“搜集和展示1213张幸存者的照片,正是为了让这段历史更加真实可感。幸存者被铭记,不仅仅因为关联着南京大屠杀这个标签,我们要做的,是尽可能客观、详细地向公众展示,作为普通人,他们的命运怎样被战争改变,又怎样走出阴影、过上新的生活。”张建军介绍道。

站在照片墙的面前,接受着这些来自时光的凝视,这些从浩劫中走来、也逐渐回归历史的老人,从此将影像定格,永远凝视着这段民族伤痛。

纪念馆内已逝幸存者照片墙(图片来自纪念馆官网)

《被遗忘的南京大屠杀》英文原稿

除了亲历者的视角之外,展馆内还保留有华裔美籍女作家张纯如的英文手稿,张纯如作为历史的旁观者去研究、挖掘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细节,她是《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的作者,也是让《拉贝日记》及《魏特琳日记》公之于世的关键人物。

张纯如女士在耶鲁大学看到《拉贝日记》,倍感震惊与愤怒的她从此走上了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的道路。她收集了大量资料,看了很多从未出版的日记、笔记、信函、政府报告的原始材料,通过书信联系日本的二战老兵,甚至查阅了东京战犯审判记录稿。她从受害者、加害者、见证者三个角度研究了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她用自己努力和勇气,直面了人类历史上那一段惨绝人寰的记忆。

1997年,她撰写的《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在美国出版。该书一个月内就进入美国最受重视的《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在西方社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为提升南京大屠杀的国际影响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日军的残暴行径让她的心灵备受折磨,张纯如女士于2004年11月自杀,终年36岁。

《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英文手稿(图片来自纪念馆官网)

馆内的大部分文物藏品在官网都可以看到介绍。纪念馆以其丰富的文物史料作为证据,对南京大屠杀、日军“慰安妇”制度、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等历史在全球的传播和认知做了巨大的贡献。

3、“专业”,展览之外的努力

——“为了分析观众心理,开了14场包括心理学在内的不同群体座谈会”

一个好的展览,离不开幕后团队的研究与策划。对历史的深刻分析、对展陈设计的考究、对细节的斟酌...种种工作只能用“专业”二字来形容。“为了完善观展群体的感受,我们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张建军介绍道。

纪念馆在一次专业的社会学机构所做的数千个观众样本调查中发现,场馆的观众具有两个特点:一是场馆的观众年龄7成在35岁以下,较为年轻;二是馆内七成左右的参观者是自发前来而非旅游团队。针对这两个特点,馆内开了14场不同专家群体的座谈会,从各个方面探索如何更好的提高观感体验。

例如在有关心理学的专家座谈会上,就曾讨论过如何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探索更为合适的展示屠杀题材,包括如何在展览过程中通过展板、灯光、音乐来引导观众心理等。除此之外,纪念馆针对青少年群体也做了单独的研究。在馆内来参观的观众中,14岁以下的儿童占有一定的比例,儿童时期世界观正处于形成中,纪念馆担心屠杀题材会对此带来冲击,馆内在进行一些遗骸展示时特意加入了有关青少年的心理关怀。在展馆中有一个巨大的“黑匣子”,其中放置着2007年纪念馆三期扩建时发现的死难者遗骸。黑匣子是表达的入土为安,同时挡板的高度比较高,可对身高较低的儿童视觉进行一部分限制。除此之外,馆里还召开过多个地方导游、讲解员的座谈会,对每一个流线、每一个路线细节的观感体验都尽善尽美的进行完善。

纪念馆内的“黑匣子”,里面安置着07年发现的死难者骸骨(图片来自纪念馆官网)

纪念馆包括含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展、“三个必胜”主题展、“二战中的性奴隶——日军‘慰安妇’制度及其罪行展”等三个基本陈列与临时展览陈列。据张建军介绍,展馆自2004年免费开放后参观人数涨了很多,展馆免费开放第二年的全年参观人数就从一年63万涨到140万。近几年已涨到全年800万左右。截至今年展馆已经历了4次扩建,正在以更丰富、更完善的状态迎接着世界观众,为了观众更好的观感体验,自今年年初开始馆内采用了预约制限流。

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的观众需要,也为了更好的表达展览主题,在纪念馆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临时展览的身影。

熟悉南京这段历史的人,对“辛德贝格”这个名字应该并不陌生。被誉为“南京辛德勒”的他背负着保护江南水泥厂的任务从丹麦来到南京。自南京沦陷之后,他利用外国人身份,庇护了当时在江南水泥厂难民区和栖霞寺难民所的约两万名中国难民,他用纪录片的形式记录了日军战争犯罪的事实,把日本军队在南京的暴行公之于众,在国际社会传播南京大屠杀的真相。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这段历史,知道这位英雄国际友人。在2019年,纪念馆策划举办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 南京的“丹麦英雄”》展在中国南京市和丹麦奥胡斯市同步开展。辛德贝格雕像也于同一天在奥胡斯市明德帕肯纪念公园落地,由丹麦女王亲自揭幕。该展览以辛德贝格在南京的人道主义救援事迹为重点,讲述了这位“丹国辛先生”勇敢、善良、正义而又传奇的一生。

《贝恩哈尔·辛德贝格 南京的“丹麦英雄”》 中国南京市 (图片来自纪念馆官网)

《贝恩哈尔·辛德贝格 南京的“丹麦英雄”》丹麦奥胡斯市(图片来自纪念馆官网)

历史已经过去,但历史不能被忘却。“白骨为证,废墟为碑”,纪念馆以其独特的身份存在于这个曾遭受苦难的城市中,他是过去苦痛的铁证,也是对未来的警醒。铭记历史,珍爱和平,就好像纪念馆院子里的和平白鸽雕塑的寓意一样,愿悲剧不再重现,愿和平洒满人间。

(作者 李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