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是生长在江南水乡中的一座古镇,拥有1300年建镇史,有“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的美誉。

这座浙江小镇,之所以能吸引众多文艺青年、艺术爱好者前来打卡,离不开兴办于2013年的乌镇戏剧节

10月24日晚,第八届乌镇戏剧节闭幕。回顾十日戏剧盛宴,乌镇成为所有戏剧人的造梦空间:23部共计64场特邀剧目演出、18组共计60场青年竞演演出在乌镇西栅的十余个剧场精彩上演。

近日,因拍摄电视剧《似水年华》而与乌镇结下不解之缘的乌镇戏剧节总监制黄磊与人民文旅进行了对话。黄磊认为,乌镇戏剧节让人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定位标准就是有艺术家在办,这个戏剧节没有商业性质,我们就是在做一件真正的文化活动。

黄磊(左一),图片来源:乌镇戏剧节主办方供图

以下为人民文旅与黄磊对话全文:

人民文旅:经过疫情停办再重启,今年的戏剧节您最想突出哪些戏剧的新变化?

黄磊:

首先一个大变化,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我们没有外国戏,所以今年是一个纯粹由中国戏剧构成的国际戏剧节,但是我跟所有接触到的人,去交流,去了解,没有任何人觉得它不是当年的乌镇戏剧节,没有改变,我觉得大家反而觉得好像更聚气了。

第二个变化就是多了一个戏剧的集市,我们把这个戏剧严肃的一部分,把它拉出去了,而且是特意放在外边,大家不需要门票,现在只要在网上预约成功,就可以进来,在外面就可以看到这些展览,这个是增加的比较大的一个单元。

第三个变化是我们今年的戏剧节是一个重启的感觉,所以大家的心态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我们其实很用心、很谨慎,包括我们今年设计的整个调性都在改变,请了黄海设计师设计,主视觉海报的图标充满了想象和灵性的概念,由一束一束的灯,构成了一颗笋,笋生长得很快,一夜之间破土而出,所以它代表着我们一种心境的改变。刚好今年是第八届乌镇戏剧节,又重启了。

IMG_258

四位发起人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敲响开幕大锣,主办方供图

人民文旅:今年国外的剧都没有办法进来,本届戏剧节主打国内作品。您认为国内的创作力是否已经能够撑起这样一个戏剧节?

黄磊:

没有问题,今年的戏依然是国际水准,并且今年的戏剧节比之前的戏剧节还要飞跃,还要好。

第一,大家停了两年;第二,纯粹都是中国人自己在做的中国戏,所有人都有对民族一种本能的守护感,一种爱国的感觉,不是空泛的爱国主义,而是热爱自己民族,热爱自己民族的文化,愿意去支撑它。所有人都愿意把它做好,带着一种使命感。

人民文旅:戏剧舞台上现在也是越来越多的跨界,像今年金星老师的《日出》,张杰出演戏剧节节目,还有《女女胞胎》等等。您怎么看待“跨界”这件事?

黄磊:

其实所谓当代艺术,并不光是指潮流展、潮流作品、绘画等,戏剧也是当代艺术,所有的艺术都应该进入当代,而当代最大的一个特征就是边界越来越模糊,不是跨界,它是无界。

今天相较之前,舞台上也出了当代艺术的一些装置。艺术最大的魅力就是永远对于当代有意义,对现实有观察,因此不是跨过界,而是把界模糊掉,包括一个人学习艺术也应是综合地学习。

艺术学习到最后就是学习艺术的思维、获取艺术感觉,可以用艺术的这种思考方式跟自己一起生活。

IMG_259

《日出》剧照,主办方供图

人民文旅:青年竞演单元对于戏剧新力量的接触有哪些感触?

黄磊:

我们在培养青年人并传递一些东西,我们鼓励青年人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创意,有独创精神,做到这些,艺术才能够真正有魅力,有生命力,才能长大,才能影响更多的人。

我们开展了学院观察,与青年人一起交流观察,双方互相观察学习,青年人从中能收获到不同于课本上的知识,这样会拥有不同的美学,不同的艺术形式进入到戏剧当中。希望越来越多青年人真的成为新力量。

人民文旅:现在很多的文旅项目也都在“造节”,您认为乌镇戏剧节能够成功,主要原因是什么?

黄磊:

这个节不是一个文旅项目,而是一个独立的、严肃的、专业的、当代的、国际的一个艺术节。

我跟乌镇戏剧节的主席陈向宏一起讨论后认为戏剧节定位标准就是有艺术家在办,这个戏剧节没有商业性质,我们就是在做一个真正的文化活动,或许它会为乌镇的商业带来一定的推动,但跟我们举办戏剧节没有直接的关系,我们没有因为做了一个节,开发了一个项目,延伸了一个商业闭环,对接了资本,我们尊重艺术家,让艺术家在这生根发芽,培养年轻人。

过去几年许多的文旅项目也在做节,但有些就突然不见了,我希望更多的节都在办,都办得好,但是发心一定要对,我们热爱艺术,热爱戏剧,希望严肃的东西可以影响更多人。

来源:人民日报人民文旅(微信号:people-wl)

编辑:李净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