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罗甸采访的第二天,我们选择了最远的凤亭乡,这里有贵州早期地下党支部蛮瓦支部旧址,这是我们此次报道的主题。

顶着明晃晃的烈日,汽车在狭窄弯曲的公路上前行,一路颠簸,终于,车停在了凤亭乡政府门口。

“带你们先去农贸市场看看吧。那里正在收购百香果,去晚了,工人就要下班回去吃饭了。”乡党委书记高少波建议道。

位于乡政府农贸市场的漫香公司收购基地,村民正在分拣百香果

农贸市场内,工人们正忙着将采摘来的百香果卸载、称重、分拣、包装。这些百香果即将从这里发往全国各地。

“这些百香果,是凤亭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实现乡村振兴的宝贝。”高少波指着即将运走的百香果说。

记者采访务工村民

46岁的村民陆小衣在这里上班一段时间了,她说每个月有2800元的工资。和陆小衣一起在这里务工的有好几十人。

百香果产业,不仅在种植环节让村民们打工挣钱,收购环节,也给周边群众提供了就业岗位。

凤亭乡是一个典型山区乡镇,平均海拔480米,山多平地少,全乡最大的平地,就是位于农贸市场的这方“小坝子”。如何在这片大山中发展处适宜当地的产业,多年来,凤亭乡一直在探索。

2017年,凤亭乡依托气候和土地的资源优势,选择百香果作为主导产业。“百香果挂果周期长、种植周期短、耐储存、见效快,并且非常适应我们这里的山地种植。”高少波说,凤亭乡森林植被好,山地土层深厚,年平均气温20.3°C,平均日照1400小时,且昼夜温差大,种植的百香果风味独特,糖度格外高,美味可口,备受市场欢迎。“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在种植百香果之前,这里没有发展过像样的规模产业,是农业产业开发的处女地,土地特别肥沃。”

在推进百香果产业发展中,明确由“村社合一”的股份经济合作社领办,发动群众以土地入股,农户全部入社,享受利益分红的同时,又在基地务工获得收入。通过扶贫项目资金扶持,对建档立卡户实行二次分红,既壮大了集体经济,又带动了群众增收。按照统一的模式,全乡10个村中,9个村领办了百香果产业,百香果种植面积一下子增加到7200亩,其中,采取“合作社+农户”模式和引进公司种植4650亩,县级平台公司种植2560亩,带动1200人就业,辐射带动建档立卡户2578户10178人稳定增收。

凤亭乡百香果种植基地(无人机照片)

百香果品质好,但是深山里的果香难以让外人知晓,销路一直是产业发展中最头疼的问题。

“在引进漫香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之前,百香果销售可把我们愁惨了,看着果子销不出去,心急得要命。”高少波说,除了销路,还有种植技术上的问题,如果这两样解决不好,这个产业就是一个短命产业。“必须找一家专业从事百香果种植、销售、加工的龙头企业来带动。”

去年7月,凤亭乡从福建引进漫香农业发展有限公司,采取“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公司统一育苗、加工、技术指导和销售,合作社负责提供劳务,实现了“村社合一”的实体化营运。

村民正在分拣百香果

“一级果每公斤8元,二级果3元,三级果和次果做加工,有多少我就能收多少。” 漫香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高国龙说,凤亭的百香果品质非常好,市场上很受欢迎,通过线上与线下、零售与批发相结合的方式发往全国各地。“三级果和次果就在这里烘干,然后运到福建的工厂去加工成果干。”高国龙说,下一步准备在凤亭建加工厂,还可以生产酵素、果酒,提取香精等等,对百香果“吃干榨尽”。

百香果是我们此行采访的一次意外收获。你无法想象,这个深藏在大山里的乡镇,能有如此规模、如此标准的农业产业,而且还有一个实力企业带动。

因为百香果产业,革命老区焕发出新的活力。

“我们国光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种植了180多亩的百香果,去年的收益是7万多元,今年到目前为止,收益近4万了。”国光村副支书吴开兵说,特别是公司进来后,通过技术指导,百香果的品质和产量大大提高。“亩产量从原先的1000斤提高到2000斤,整整翻了一倍。”

7月6日以来,全乡9个村百香果基地均已进入采摘期,截至7月24日,百香果销量16万斤,销售额44万元。

村民采摘百香果

“我把自己家的土地承包给基地,在合作社中占有股份,同时又在百香果基地务工,栽苗、施肥、除草、搭架子,差不多一年四季都有活干。”仁兴村村民何小树激动的说,去年他们家还分得了3400多元的分红。

在交吾村,1100亩百香果绵延几个山头,基地里,整洁的水泥路互联互通。百香果种植实现了人均1亩果、户均1人就业,户均年增收5000余元。百香果产业不仅让交吾村稳步实现脱贫摘帽,还让这个曾经的深度贫困村变成了先进村。

凤亭乡交吾村百香果种植基地(无人机照片)


刘雪红 蒙帮婉 肖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