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保护好TA”,这句话用在人们对三星堆的喜爱上,再贴切不过。依法“喜爱”三星堆,指日可待。

5月26日,《四川省三星堆遗址保护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提请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四川省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勇作了关于《条例(草案)》的说明。

说明指出,三星堆遗址是古蜀文明的重要标志,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起源和发展脉络、灿烂成就的重要实证。2021年3月,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新发现,引起国内外极大轰动,三星堆迅速成为网红打卡地和热门文化旅游目的地,其文化影响力、传播力显著提升。为三星堆遗址保护管理提供法治保障,由省级层面制定法规,正当其时,十分必要。

《条例(草案)》将文化自觉和责任担当融入三星堆遗址保护立法目的。第一条规定“为了加强三星堆遗址的保护,确保三星堆遗址真实性、完整性,促进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和历史研究,挖掘、阐释、展示和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定文化自信,增进人类文明交流互鉴”。第二十五条规定“鼓励通过加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博物馆建设等方式,开展三星堆遗址价值和内涵的阐释、展示与宣传”。

《条例(草案)》规定了一系列严格保护三星堆的措施,包括严格实行规划保护制度,实行分类分层保护制度等。其中第九条规定,“三星堆遗址的保护和管理,实行规划保护制度”;第十条规定,“遗址保护区域分为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第十一至十五条分别对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作出明确的保护规定,对可能危及遗址及文物安全的行为作了禁止性规定。为确保遗址保护区域及周边环境的安全可控,第十八条对有关生态环境保护、防震减灾、防洪排涝等进行了明确。同时,第十九条对应急管理进行了明确。

梳理《条例(草案)》发现,对标遗址申遗,突出规划引领,扩大社会参与,注重知识产权保护等,是《条例(草案)》的特色亮点。

比如《条例(草案)》第八条规定“鼓励三星堆遗址所在地的村(居)民委员会将遗址保护纳入村规民约、居民公约”“鼓励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通过捐赠、志愿服务等方式参与三星堆遗址的保护”,还明确提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依法保护三星堆遗址的义务,对损坏、危及三星堆遗址及其保护、展示设施的行为,有权劝阻、举报。”

还有第十六条规定“鼓励通过聘请文物保护员、设立群众性文物保护组织、志愿服务等方式协助开展遗址保护工作”。

值得关注的是,针对近期“三星堆”商标抢注事件,《条例(草案)》也作出了回应。第二十九条规定,“三星堆遗址保护管理机构应当加强有关三星堆遗址的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工作。省、德阳市、广汉市有关部门应当依法查处侵犯三星堆遗址知识产权的违法行为”。

为深入挖掘宣传文化内涵,《条例(草案)》也鼓励通过加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博物馆建设等方式,开展三星堆遗址价值和内涵的阐释、展示与宣传。鼓励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创新文物展示方式,增强互动性和体验性。鼓励利用三星堆文物资源开展教育教学研学等社会实践活动,发挥三星堆文物资源的公共文化服务和社会教育功能。鼓励开展三星堆遗址相关文化交流、文艺创作、开发文化创意产品等活动,在确保文物安全的前提下发展遗址特色文化和旅游产业,促进文旅融合发展。

来源:封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