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汉市三星堆遗址新发现六座祭祀坑后,多个与“三星堆”相关的商标被申请注册。除了“三星堆”,还有“三星堆文明使者”“三星堆火锅”等,国际分类包括科学仪器、金属材料、运输工具、教育娱乐及酒类等,注册的公司包含餐饮住宿、电子商务、电线电缆等。目前商标状态多为“申请中”。三星堆博物馆相关负责人6日告诉澎湃新闻,虽已经做了商标保护工作,但“防不胜防”。 发现多家公司申请“三星堆”相关商标后,他们向商标管理部门提出很多异议。他们希望相关部门能加强对文化品牌的商标管理工作。

金面罩青铜人头像(图片来源:三星堆博物馆微信公众号)

企查查知产信息显示,目前共申请超200件“三星堆”商标,涵盖布料床单、皮革皮具等多个商标类别。其中最早的一件“三星堆”商标,是由四川省广汉市宏南棉纺织有限责任公司于1991年申请的第599547号商标,该商标为24类,主要服务于粗毛呢,目前为已注册状态。


评论:恶意商标抢注之风该彻底净化了

恶意抢注行为,不仅有违公序良俗,也是对相关法律的突破。商标法中明确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不得与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权利相冲突;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而纵观目前的一些商标抢注行为,大多都存在“傍名气”“碰瓷”等嫌疑,其实质与保护知识产权的初衷存在很大出入。低廉的注册成本、巨大的利润空间、诱人的商业价值,已经让商标抢注渐渐成为一种“灰色产业”,催生出一大批以抢注他人商标、标识为业,并通过威胁、投诉、诉讼等方式滋扰实际权利人,进而牟取不法利益的职业商标抢注人。这不仅扰乱了商标注册秩序,损害正常的知识产权保护氛围,也对不特定人群构成了一种新的权益风险。对此,就要加大制度和法律层面的惩治力度。

当然,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起长效治理机制。此前就有专家呼吁,恶意抢注、恶意投诉行为的认定等应该在法律层面进一步明确标准,增加界定上的操作性,并加大对相关行为的责任追究。而对一些职业商标抢注人及其灰色产业链,更要加强日常管理和整治力度。

恶意抢注商标,本质上是借助商标注册进行不当牟利的行为。在当前推进“放、管、服”改革的背景下,要有效遏制这一现象,需要相关部门有针对性地提升治理水平。一方面,对那些依法依规的正常商标申请,应予以程序简化,另一方面,对“碰瓷”式抢注,则要提高审查力度,从源头压缩其“投机”的空间。总之,只有实现“该严的严,该松的松”,才能最大化维护健康的商标注册秩序。(人民财评)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澎湃新闻、大众网、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