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初,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勒通古镇,阳光洒进一间书屋,藏族小伙丁真正一笔一划学写汉字。遇到疑问,他挠挠头,笑着向“文化课老师”高小平请教。这个20岁的学生,让理塘县文旅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理塘旅投公司)副总经理高小平对小城的未来充满遐想。

2020年11月中旬,因一段“野性与纯真并存”的微笑短视频,丁真引爆互联网。几天后,理塘旅投公司将其签下,旅游宣传片火速推出。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的运营,让“丁真现象”成为2020年中国互联网标志性事件。

点击进入下一页

“网红”藏族小伙丁真 刘忠俊 摄

一个2020年2月才实现脱贫摘帽的藏地小县,如何将“顶级流量”接得又稳又好?记者走访后发现,这一切“是偶然也是必然”。

理塘地处川、藏、滇交界处,海拔超4000米,常住人口7万余人,雪山直插云霄,草原一望无垠,有“天空之城”的美誉。

记者2013年第一次到理塘时,县城十分破败,散养的猪和牦牛在坑洼的道路上随地走,停电更是常见。如今,理塘县城焕然一新,藏式民居错落有致,咖啡馆、餐厅、民宿、博物馆一应俱全。

“这些年,理塘的变化翻天覆地。”理塘县国资集团公司董事长张玺说,理塘是川藏南线茶马互市的重镇,文化天然具有包容性,近年来交通、网络、电力等基础设施日趋完善,“来的人更多了,很多摄影师、画家来创作。”

张玺的解释不无道理。因为让丁真走红的第一条视频,正是出自去年在理塘拍摄“世界高城的微笑”的摄影师胡波。

如果基础设施是丁真出现的“硬前提”,那么近年来理塘旅游业的开发、扶贫带来的互联网普及,则是“软指标”。

张玺说,在丁真之前,虽然理塘开发了勒通古镇·千户藏寨景区,举办赛马节、康巴百汉秀、仓央嘉措诗歌节等活动,并频繁进行网络推广,但关注者不多。对此,他们曾慨叹,“苍天啊,给理塘一点流量吧!”

去年5月,在理塘县融媒体中心策划下,濯桑乡汉戈村第一书记文雪松参与了网络直播带货,推广青稞饼干。濯桑乡下汝村第一书记任敏也一直在工作之余联系各大旅游博主,介绍当地风景和特产。文雪松说,“互联网力量巨大,我们按照县里的规划,一直在尝试。”

正是在不断摸索和实践中,古老偏远的理塘对互联网的运用越发熟悉,并“等来”了丁真。

“整个过程就像走钢丝。”高小平说,签下丁真后,理塘迎来了史上最多的媒体记者,网络评论海啸般涌来。面对流量,公司司机化身丁真助理,博物馆讲解员成为翻译,“目前围绕丁真工作的有10多人,还要运营短视频和社交媒体帐号,虽然‘不专业’,但对互联网熟悉,思维还算活跃。”

丁真走红后,并未频繁走穴“收割流量”,而是在当地安排下学习汉语、文艺、马术,以理塘县文化旅游形象大使的身份工作。这一举动,曾被部分网友质疑“浪费丁真的影响力”。

“丁真和理塘现在就像鱼和水。”张玺认为,丁真独特的藏地特色,暗合了人们对“诗和远方”的向往。“现在外界通过他看到理塘的美,他以后也会去感知发现世界,走向更广阔的天地。但他目前还需学习成长,把汉语学好,掌握生活技能,才能更好地表达自己,找到好的发展方向,驾驭自己的事业。”

对于丁真的未来,理塘有更长远的规划。张玺说,丁真会成为青藏高原生态环保的名片、文化旅游的产业IP。与之相比,当前为理塘和甘孜带来的宣传效果和游客导入,只是初步效应。“当然,我们会完全尊重丁真本人的意愿,随着他的成长和自我认知,以后想当演员、歌手,我们也支持。”

离开勒通古镇时,记者在小巷里又碰见了正拍摄宣传片的丁真。镜头前的他从容自信,用微笑和越来越熟练的普通话应对着一切。而对丁真的家乡理塘来说,2020年成功接住了“顶级流量”,也在努力做好迎接更广阔未来的准备。(中新社记者 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