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揭秘修复金面罩铜人头像背后往事
红星新闻 2021-03-20 陈相利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重大考古发现之一”的三星堆遗址又有重要收获!

20日在成都举行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通报,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新发现的五号坑中,三星堆考古发掘出土大量黄金制品,其中包括一张独特的金面具。与三星堆遗址一、二号坑中出土的金面具相比,此次最新出土的金面具,显得格外厚重且与众不同。

那么,自上世纪80年代三星堆遗址1、2号坑发掘以来,三星堆目前到底出土了多少金器?还有哪些重量级金器?背后又有一些什么故事?红星新闻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专业人士,予以权威揭秘……

三星堆遗址1986年发掘现场

三星堆遗址2021年发掘现场

本次考古发掘,考古工作人员在现场提取金器

1、2号坑出土金器65件 

金面罩和金杖最具特色

随着三星堆遗址3号坑的发掘展开,不仅现场考古人员在忙碌着,三星堆遗址博物馆文物保管部部长余健也比平常忙碌了许多。他和同事在对馆藏文物进行保管修复的同时,还要给3号坑出土的文物腾出地方,接下来将在三星堆文博中心进行修复研究。

3月15日,余健和同事收集整理了三星堆遗址1、2号坑出土金器的资料。
“三星堆1、2号祭祀坑均有金器出土,有金杖、金面罩、金箔虎形饰、金箔鱼形饰等,其中最具特色的就是金面罩和金杖。”对于这些金器,负责文物保管、修复工作的余健如数家珍。余健介绍,1号祭祀坑出土金器4件,重650多克。2号祭祀坑出土金器61件,碎片56块,重190多克。一共出土金器840多克。
三星堆出土的金器多为金银二元合金,含金量约在85%以上。
据《四川省志·地理志》记载,四川金矿主要分布在川西高原、川西南与盆地外围山区、盆地西北部等地。有专家推测,三星堆金器原料有可能来源于大渡河、雅砻江流域。
余健介绍,在三星堆遗址此前出土的57件青铜人头像中仅有4件戴着金面具,均出自2号祭祀坑。
这4件头像经过修复后,焕发着耀眼光芒,目前在三星堆青铜馆展厅展示。
金面罩铜人头像分为圆顶和平顶,由铜面相和金面罩两部分组成。戴金面罩人头像造型与未戴金面罩人头像基本相同,大小与真人比例相仿。人头像所带金面具是用金块锤拓成金皮,然后依照人头像造型,眼眉部分镂空露出铜。面罩与人头像的粘合方法,则是采用生漆调和石灰作为粘合剂,将金面贴于铜头像上。
在1号祭祀坑还出土了一件金面罩,残宽21.5厘米,高11.3厘米,重10.62克,也是由金块锤拓而成。该金面罩制作工艺精良,造型和同坑出土的人头像可相匹配。也有专家认为有可能是某件青铜人头像上脱落,2号坑也出土两件残损的金面罩,大小与这件相当。
专家揭秘:

修复金面罩铜人头像背后往事……

三星堆很多器物的修复,出自文物修复专家杨晓邬与郭汉中师徒之手。
三星堆遗址3号坑考古发掘阶段性成果即将揭秘,退休后远在海南疗养的杨晓邬也充满期待。在电话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杨晓邬激动地讲述了当年修复金面罩人头像的往事。
当时摆在杨晓邬眼前的,是各种形状的一堆不成形的青铜碎片。这样的东西,他们谁也没有见过。这些颜色发黑、锈迹斑斑的青铜碎片,让见多识广的老文物专家们都瞪大了惊异的眼睛。
“当年文物修复,我们先是从简单的开始,先修比较完整的,再修残损程度高的。”杨晓邬介绍,1987年三星堆遗址1、2号出土文物的修复全面展开,首先进行玉、石器的修复,其次才是青铜器的修复。
1990年,杨晓邬等人在修复青铜器具有一定经验后,决定修复金面罩铜人头像。
“从来没有出土过真人大小的青铜面具,很多金器揉成一坨了,有的还粘在铜头上。”杨晓邬回忆,金面罩铜头像氧化程度相当严重,为了使其不至松散失去原状,发掘人员给头像灌注约占2/5空间的石膏,修复时用清水浸泡后,用带刃的工具手工清除。要修金面罩铜人头像,先要把这层薄薄的金皮从铜人头像揭取下来。金面罩很薄,如同面膜一般,它的揭取非常考验修复人员的技术。揭取金面罩时,修复人员用竹、木质工具配合微型牙科电动工具交叉进行。“为什么要取下来,因为铜和金的氧化程度不一样,铜一旦氧化要生锈,它就会把金皮胀开。”
杨晓邬回忆,青铜头像由于氧化锈蚀严重,不能进行有效地焊接,因此只能采用环氧树脂粘合修复。其主要是要掌握铜头残片对茬碰缝的空隙要小,铜头不能有丝毫的尺寸改变,以便准确地把金面罩还原到铜头像上。金面罩经过回火处理,把皱的部位按压平展,整形复原后,再用粘合剂将金面罩贴在铜人头上。
三星堆此前出土的金面罩铜人头像
三星堆此前出土的金面罩

他介绍,金面罩铜头像的修复成功,为研究巴蜀先民的宗教观念、灵魂观念和等级观念提供了很好的实物资料。对于三星堆遗址3号坑出土的金器修复,杨晓邬认为,有了前人摸索的经验,加上先进的科技助力,有更多技术用于金器修复,“后人肯定会比前人做得更好。”
黄金权杖:

三星堆镇馆之宝,古蜀国“王者之器”

在三星堆博物馆综合馆内,置于聚光灯下的一根金杖,显得尤其光彩夺目——这是三星堆镇馆之宝之一。
三星堆1号坑出土的这根金杖全长142厘米,直径2.3厘米,重约463克,是目前夏商考古发现中体量最大的一件金器。其制作工艺是用金条捶打成宽约7.2厘米的金皮后,再包卷在木杖上。金杖出土时木杖已炭化,仅存金皮。
金杖一端以双勾手法雕有46厘米长的图案,分为3组:靠近端头的一组雕有两个前后对称的人头图像,笑容可掬,头戴五齿王冠,两耳各有一副三角形耳坠;靠近杖内部的两组图案大致相同,上方是两只鸟头部相对,作展翅飞翔状,后面跟着两条鱼,一支羽箭穿过鸟的颈部,直插鱼头内。
三星堆遗址此前出土的金杖

在《国家宝藏》第三季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介绍说,金杖上面有很多纹饰,一开始认为是刀刻,后来发现应该为錾刻。“其实在中国古代,很少用金杖表示权利,在埃及和古巴比伦比较多。在全世界范围内,体量这么大的金杖,仅此一件。”
对于金杖上面的这几组图案,考古专家众说纷纭。符号文字?族徽?图画?还是某种特殊符号?有人认为代表着崇鸟和崇鱼的两个部族联盟,形成了鱼凫。
三星堆博物馆研究部部长吴维羲介绍,多数学者倾向于认为,金杖是古蜀国政教合一制度下的“王者之器”,象征着古蜀国的最高权力。

据文献记载,夏、商、周3代均以九鼎作为国家权力的最高象征。三星堆以金杖象征权力,与中原王朝以鼎为国家权力象征物之间的文化内涵差异,彰显出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

北大教授孙华:

世界罕见!考古新发现揭示可能是三星堆神庙或祭祀场所遗存

3月20日上午,在“考古中国”重大项目进展工作会上,听完三星堆遗址考古新发现的报告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表示,新发现有助于解决长期悬而未决的学术问题,并且新发现完整揭示了可能是三星堆神庙或者祭祀场所的遗存,有助于我们复原当时神庙的内部空间,在世界范围内少见。

(红星新闻记者 王明平 彭亮、 杜玉全 综合央视新闻、新华社)

编辑: 人民文旅
审核: 人民文旅
评论
请先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
人民文旅融媒体平台

+1

-1